素未情深(7)

第七章:别扭的关心

陈叔把容素送到华家时,看到华佐棠坐在门口抽烟。

陈叔有些惊讶,但还是不动声色地掩了情绪。

华佐棠冷峻的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刚想抬脚踹车门,陈叔马上伸手拉住,“小姐刚睡下。”

华佐棠低头瞥了眼陈叔沾着血迹的手,毫不客气地甩开,阴阳怪气地道,“你跟她去杀人抢劫了,带这么多血回来。”

陈叔闻言一惊,这才注意到手上的血迹,马上惊呼起来,“这是小姐身上的!”

华佐棠惊慌地拉开车门,朝容素身下摸去,摸到一片稠腻的液体……

华佐棠眉头紧锁,缓缓拉开容素的衣服,原本光滑细腻的背上赫然出现几个血口子,正流着血。

陈叔惊恐地张了张嘴,满心愧疚得说不出话来。

华佐棠愤恨地把陈叔踹开,颤抖的双手紧握成拳,气的声线都在不安地抖动,“你就是这样跟着她的!”

趴在后座上的容素突然难受地呻吟起来,泪眼朦胧地睁开眼看着华佐棠,“我疼,呜呜!我疼,我疼,妈妈。”

华佐棠闻言浑身都僵住了,胸腔的位置好像有什么被活生生撕碎了。他盯着容素惨白的脸,张了张嘴,说出的话像淬了毒的利剑,“你已经没有妈妈了。”

不是的,华佐棠眼眶突然有些湿润,心脏像被无数根细针狠狠地扎着。看向容素时,却还是恶狠狠的神色。

容素意识渐渐变得清明,唇角勾了勾,叹出一口冷气,“华佐棠,你什么时候死!你们华家,什么时候家破人亡!”

果然如此!她终于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华佐棠面色蓦地变得阴狠,可笑自己刚刚竟然还在心疼她!她的心果然捂不热!

华佐棠恶嫌地看着容素,冷冷地道,“把血擦干净再进去,我嫌你脏。”说罢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容素把手搭在眼皮上,一股湿热从缝隙间流出,她突然轻声道,“我用不着你们可怜。”

容素的伤口看着触目惊心,好在并未伤到神经。家庭医生给容素处理完伤口后,容素便趴在床上休息。

一小时后,华佐棠带着一身烟酒味走进来。

容素感觉到身旁的床陷了进去,一条长脚突然搭到她腿上,还似是不满地蹭了蹭。

容素不悦地想转过头,一只大手突然摁住她的脑袋,只听华佐棠大着舌头说道,“不要你的丑脸转过来,讨厌!”

华佐棠伸手戳了戳容素的后背,容素疼得呲牙咧嘴,“别动我!”

华佐棠马上乖巧地收回手,茫然地盯着容素的后脑勺,“疼吗?”

容素微愣,如果不是醉的不轻,这些话华佐棠断然不会说出口。

“你说呢?我疼吗?”

华佐棠朝容素身边挪了挪,紧贴着容素,茫然地捶了捶自己的胸口,“我这里也疼疼的。”

容素不由得冷哼一声,冰冷地道,“别恶心我,我们只能互相折磨,知道吗?”

华佐棠闻言突然坐起来,翻到容素的对面,很生气很生气地盯着容素。半响,他伸出手遮住容素的脸,嘟囔道,“看到这张脸,我就生气!特别特别生气,哄不好那种。”

似是还不解气,他改为恶狠狠地拧着容素的脸颊,狠狠地道,“你就是一个骗子,大骗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