袈澜记 第二卷 三日 第九章 一战成殇(一)

上一章 第八章 孟云

第九章  一战成殇

听完孟云的话,菲狐郡主眉梢微凝,又如春风指晓般的浅笑:“你在拖延时间?”

“也许!”孟云又啜一口茶,轻声道。

青鸾不由在心里默问了一句:“也许?”

像是回答他似的,孟云接着重复了一句:“也许,会有人为了这几个孩子的命正在来的路上,我自然是要来拖上一拖的。”

“好一个也许!有意思,我也想看看,这个也许、或者、某个人,会是谁。”菲狐郡主移步过来,意态风流,却又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的气场,吸引着院中众人的目光,施施然坐在了孟云的对面,一副怡然神色,示意零继续为她煮茶。    孟云双眸含笑:“你没有发怒我倒是有些意外。”

菲狐目光落在零身上:“教养这孩子的人,我想见一见!”

“凌云你不是见过了么?”孟云问。

“凌云个性深肖乃父,眉眼像他的母亲,对身边人极端护短倒是我妖狐一族的通病。”菲狐啜一口茶,又问:“这孩子打一开始你们就当继承人培养的?”

孟云斜靠在椅子上,笑容极淡:“这应该是他父亲的意思。无论是八百年前狂坠入冥界一事,还是五百年前凌云重新统一此间妖族,这些事我都没有参与,亦不曾过问。”

见菲狐面露不解,孟云略慵懒的道:“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以然给了他们安身立命的本事,其他的,要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菲狐面露深思之色,少顷,眉头复又紧锁:“相较之下,这几个孩子都幸福好多!知道吗,我爹想要亲手掐死子轩!”孟云闻言愣在当场,心中的一个疑问豁然明朗,双目灼灼的盯着菲狐。

“我们即然救了他,自然会让他继承妖狐尊者之位,而后统一妖狐与魔狐一族,让我爹看看,我会如何帮助这个孩子取代妖尊,统一魔界。”    菲狐的语调平淡,像是在说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一般,孟云柔声道:“很辛苦吧!”    

“确实很辛苦!碍眼的人太多,好在杀起来尚不算太难。”菲狐收回眸子,落在孟云面上。

孟云面露苦笑:“郡主打算花多长时间来实现这一宏愿?”

“三千年,五千年,甚或一万年,又有什么关系?只要我坚持到底,一定会成功,你说是吗?”菲狐端起零新煮的茶水,端详着杯中的云山翠影。

“那个叫子轩的孩子愿意吗?”一直旁观的青鸾突的开口相询。

“孩子?”孟云与菲狐一起笑了,菲狐接着笑言:“子轩已经有七千多年道行,相比之下你才是小毛孩子呢!”

见她双眸含笑睇过来,青鸾面上不由自主的一涩,心神一动的瞬间,心中猛的一悸,周身泛起一阵柔和的白光,一阵温和的声音响在耳际:“你这孩子也太没用了,对这位可真是半点抵抗力也无呀!人家要的,是你的血!”

不知何时,缩在廊下的繁漪已经起身,立在廊下,周身泛着柔和的白光,与青鸾相呼应。

“菁云散灵,蛟化魔而去,做为蛟的侧室,本公主是幽冥城少主青鸾的唯一监护人,菲狐郡主若想对这孩子不利,恐怕得问过本公主!”繁漪踏足庭中,极淡的波动在她身边晃动。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仿若用尽全身力气,缓缓地挡在青鸾身前,面对菲狐郡主。

“老祖宗真的是不公平!只要血统纯正的继承人,可这个不过几百年道行的小妮子,身负妖狼、风魔、人族三族血统,和一个尚未成气候的魔龙旁支的生死契约,就能闯入本宫设置的结界!你说说,混血的后代怎么就不能继承祖宗的权威?”

菲狐的语调慵懒,漫不经心的看着孟云,孟云轻叹一口气,看向菲狐:“那是因为你并非第一继承人,所以你从不知晓这个秘密。”

见菲狐凝目过来,孟云声音略带悲凉的道:“混血的孩子,若想获得权杖的认可,则必须在自己身负的血缘中选择与权杖相应的血缘进行血缘反噬。就算血缘反噬成功,但本身力量会迅速消退,需要重新开始修炼,若失败,则要及时放手权杖,否则权杖本身的禁制足以将他杀死!”

菲狐略一思索,看向孟云:“好吧,我会放弃让子轩继承妖狐尊者之位,但我会让他一统魔界,你只需要答应我,到时候你们这边的妖族无条件认可他取代妖尊就好!”    孟云浅笑摇头:“我们是否认可他并没有意义,问题在于你如何让他得到妖尊权杖的认可?就算你杀掉所有反对的族人,你又如何让陈少青答应,将手中的权杖让给一个半妖?”    菲狐微微颦眉,突然转向零:“我突然觉得我不仅不应该阻止这孩子,还应该帮他继承这边的位置并统一此间,若有他做榜样,应当不会有什么问题。”    

众人愕然的一瞬间,菲狐身形一动,直取繁漪身后的青鸾。繁漪似是早料到她有此举般后退将青鸾横着扔出结界,抛到了阁楼二楼的走廊内。

“能向我解释一下她和力量是哪来的吗?”菲狐悬空看向与她对峙的繁漪,孟云又饮了一口茶水,才道:“根据狼族的法则,应当是你们这数百年来为控制她对她本命的压制,导致她的血缘在反制中不断增强,如今你和明心对她的控制撤去,她体内的狼族血缘得到爆发,所以才会有与你相抗衡的力量。”

“怎么解除?”菲狐问。

“我不知道。”孟云一边答一边起身收起茶具退到一边,立在庭中那棵高大的桂花树下,这力量是以焚烧繁漪的生命为代价,这傻孩子……

眼见菲狐已经被繁漪锁定,孟云冲巫云眨了下眼睛,巫云心念一动:“菲狐郡主,还我云氏一族命来!”执剑再取菲狐。

菲狐郡主手腕一翻,一枝桂花破空冲巫云而去,巫云轻晃身形凭空消失,下一息已经出现在二楼。    巫云一把拎住正凝目沉思的徒弟,随手打开一道空间裂缝,提着青鸾进入缝隙,下一隙,空间打开,巫云沉着脸拎着面带讶色的青鸾自一道裂缝出现在黄泉客栈的上空。

菲狐郡主面容无波:“零,我会助你一统此间,除了青鸾,你们都可以走!”

零与繁漪对视一眼,率先攻向菲狐郡主,原本一直立在廊下不曾言语的公子柒与白同时发难,攻向菲狐。

青鸾欲动,却被巫云牢牢制住,动弹不得。巫云眉头紧锁,等待着菲狐的防护圈缩小。

“好孩子,听姑奶奶的话,乖乖待着呵。”菲狐微微一笑,云袖轻展,零连人带剑弹飞出去,跌撞入桂花树上,掉落一地的花与叶。

白飞身到半空,一直闭目的李晋北后发先至,一把抓住他腰带身形一晃上了楼顶,将他按入房间内,就地封入结界,只丢下一句:“替你娘好好活着!”便自破顶处出去,全力袭向菲狐。

“不错!这个像点样子,看来姑奶奶要改主意了!”菲狐看着连破三重结界欺入身前一尺的公子柒,再次立起一个结界,面上笑容越发妩媚:“零,你可以去死了!”

语毕,完全不理会柒拼尽全力的一击,手腕一翻,被零撞落的枝与叶夹杂着细小的花瓣突的旋转起来,带着肃杀之气攻向零。

公子柒一击失败,以剑割破手腕,猩红的红瞬间流满他手中的三尺长剑,剑身殷红,血色的符文渐渐显现遍布剑身,嘴中轻念:“穿梭世间的风啊,吾以吾血为祭,以吾祖的名义招唤汝,与吾同行!”

“风魔血咒?”菲狐惊讶的看着公子柒,原本受她影响攻向零的枝叶全部调头攻向菲狐。

菲狐欲腾身避开,但因为已经被繁漪锁定的缘故,只能原地守着。当下不再轻敌,手捏剑诀支起护盾,硬撼公子柒此招,血咒破去,公子柒被弹飞出去,叫侍立在一旁的李晋北接住,立时受伤吐血。

菲狐郡主也未占着便宜,也吐出一口鲜血来。    

见她受伤气场减弱,繁漪双手化为利爪抓向菲狐的右肩。菲狐全力相拼,嘶的一声,利爪抓破衣衫刺入肩头,就在这一瞬间,巫云再次打开空间裂缝,带着青鸾进入虚无之境,狂奔而去。

见巫云成功带走青鸾,孟云叫道:“撤手!”    

零纵入二楼拎上白,李晋北抱着公子柒,孟云在菲狐收缩气场包裹住繁漪的瞬间,破入气场将繁漪护入怀中,同时向菲狐虚击一掌引她自保后退。

在菲狐错身后退的瞬间,两条彩色丝带自孟云袖中逸出,分别将零与李晋北锁住,刹时一齐进入虚无之境,自黄泉客栈消失无踪。

青鸾被巫云领着在虚无之境狂奔,只觉耳边呼啸风响,正想提醒师傅施结界,话未到嘴边,孟云已经带着其他五人出现在巫云身侧。

“师傅,我们往哪去?”巫云问。

“去找流云,她能治小柒的伤!”面色略显苍白的繁漪看向青鸾,青鸾一怔:“小桃精流云?”

繁漪点点头,孟云小心翼翼的抱着繁漪:“怎么找?”    繁漪的目光停留在青鸾腰间的玉环上:“我的时间不多了,你记得去找小袈澜,让她帮我超渡幽冥涧那四十万怨灵。”

青鸾还未说什么,繁漪已经穿过孟云的臂弯走向青鸾:“孩子,我多想替你爹娘看顾你!你要好好的活着,绝不可沦为任何人的傀儡!”    

青鸾怔愣着,心的某处开始针扎般的疼了起来。繁漪的光影消散,化为一只白色的兔子直往虚无之境深处而去。孟云撑起结界,如当日初云带着澜等一行人般带着众人追着那光点而去。


下一章 第十章 一战成殇(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