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国产片首推这部!

《未择之路》:我只要30万……
文/何小威


剧照.jpg

未择之路,The Road Not Taken,是什么意思?是无法逃脱的宿命,还是无法选择的选择?

是,也不是。

在电影《未择之路》上映之前,它已在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和第7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收获了不少的奖项和掌声。

如今,上映后,才真正理解了“未择之路”,它带着一种无法挣脱的宿命感,颠沛流离又无法掌控。就像导演唐高鹏所说:“人最难的是始终坚持自己的初衷,容易迷失就是因为走得越远,尝试的越多,挫败的越多,变动的越多,忘了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剧照.jpg

当然,这个“路”同时也暗藏了生活的美好以及真情,并且让走向绝望的人重新看到希望的光彩。只是,这种“光”太弱,有些弱不禁风。

看完《未择之路》后,看着倒下的二勇,突然一句话涌上心头:我只要30万……
这“30万”,带有“未择之路”的悲伤感与无奈的生命色彩。但是,要讲清这30万的含义,还得从二勇撞死一只羊说起。


剧照.jpg

撞死一只羊

二勇在哪撞死的一只羊?

这位生活在无边的戈壁滩上,养着鸵鸟,等待着8个月后鸵鸟下蛋的二勇告诉我们,他所在的这座陌生的地域:了无人烟,充满了未知性。

一边是,他一路追赶着鸵鸟,狠狠地拽着它的脖子,让它窒息,倒在地上垂死挣扎。另一边,他欠下高利贷,被五哥等一行人逼着还钱,并且威胁他:收回他独自抵押其前妻的房子,以及交给了他一个绑架过来的孩子:尕娃。

这两种状态,就像是一次轮回,有“你打我,他打你”的感觉。

在二勇的世界,他还有一个寄托,即前妻。离婚两年了,二勇却总想着要复婚。
只是,这破裂的婚姻想要再重新缝补,是需要巨大的勇气。又或者借用唐诺的话说:“它也无法真正存留,总会毁掉或单纯只是消逝而去。”

前妻的态度与电话传出来的男人的声音,使得二勇坐立不安了,他陷入到了莫名的气愤之中,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忧愁。于是,他驱车,往前妻的方向奔跑。


剧照.jpg

在一望无垠的公路上,焦急的二勇,撞死了一只羊。

羊的鲜血顺着马路的纹理慢慢的流动,被一辆辆飞驰而过的车子碾压。它已没有疼痛,没有呐喊,只剩下一丝的荒凉,最终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但是,它的痕迹,一直留在那里,刻在心里,甚至它一直注视着那个“闯入者”。
这是“谋杀”吗?

事实上,它勾勒出了人性之“恶”的一面。尤其是将“羊”的符号,置入二勇这个人的身上时,人性的贪婪、罪恶便凸显了出来。

换句话说,羊就是二勇,二勇就是羊。

寻妻与美好期望

唐诺在《那时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一书中,写道:“祸都是女人闯的,世界之所以变这么糟,这么多罪恶,只因为有了这个称之为‘女人’的麻烦物种。”
那么,往前走一步,问:“女人真的是闯祸的吗?”

从表面上看,二勇踏上“未择之路”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寻妻(女人)。而实际上,二勇的遭遇最根本的原因是欲望。

导演唐高鹏并没有单一的盯住二勇这一个人,而是试图以一个完整的“家”的概念,来指控现实的丑陋,现实缺失爱、缺失真情与人情等的“罪恶”感。

其中,二勇遇到陌生的孩子尕娃,遇到了女货车司机小眉。他们在一起的旅程即使仅有几个小时,却也勾勒出了一副完美的“家庭”图景。

有一场戏颇觉耐人寻味,小眉拿着啤酒,坐在火堆旁,看着二勇教尕娃打架时的欢声笑语画面,镜头定格为这一凝视的微笑。而这种温情,最终随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而戛然而止。


剧照.jpg

可以说,这个带有“乌托邦”色彩、临时组建的家庭,虽说短暂,却改变了一直在等待中度日的小眉,改变了二勇和尕娃。这是“未择之路”留存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待。

然而,温馨的“短暂驻留”,是暂时性的,在这里,它只是被一系列美好的事情所延宕了。又或者说,是人还未入世时所保有的天真与浪漫、可爱与纯真。

事实上,这种美好的回归,又带着一种人入世后的救赎,即想要回到最初的模样。就像唐高鹏将镜头对准了二勇怀孕的妻子,其丈夫搀扶着她,一步步向家的方向走去,是一抹带着浓浓温情的色彩。


剧照.jpg

风暴即将来临

可惜的是,“驻留”过后,即为“时间的恶魔”——风暴即将来临。

二勇与五哥最终闹翻。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二勇开枪,打了李总。然而,二勇又被李总的跟班五哥利用,让二勇背负了杀人的罪名。还有,二勇因为“勾搭”了小眉,让一直对小眉心有想念的大耳朵,怀恨在心。再加上,二勇看到怀孕的前妻,陷入到绑架、勒索的边缘。因此,围绕二勇的人,就构成了一个“罪恶”的联盟。

在五哥的世界,他是“恶人”形象的代表,贩高利贷,以暴制暴。为了利益,为了不甘于人下,借机杀人,嫁祸给二勇。

在大耳朵的世界,他的心里只有小眉,保存着洁白如雪般的爱慕之情,但是当这一切被破坏之后,他就会走向极端,将抱负统统都施加给与小眉有关的人——二勇。

在二勇的世界,她看到前妻重新组建家庭后,陷入到了悔恨之中。于是,他绑架了尕娃,并向他父亲,勒索了30万。这30万,是二勇给其前妻的,因为他怕五哥收了房子,前妻无地方可住……

颇具反讽的是,这30万,从阳台前的线上掉下来,暗含了他被撞的宿命,都是“砰”的一声,都是无法把控命运的哀嚎。

二勇流动的血,不就是那只羊流动的血,一直流着,直至干涸……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70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16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656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72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0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66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35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9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82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8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6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6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67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5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4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71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9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