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19 - 书讯效益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一如预期,书讯并没有为童书店带来很多业绩,倒是开始出现要求加入会员的邮件。至于入会标准,我是来者不拒,尤其是看了我的书讯前来的家长们,敞开双臂欢迎都来不及,哪里还需要什么条件。

为了写好书讯,我投入更多心力在选书上面,给孩子的时间也不能少,我只能跟睡眠偷时间。每当夜深人静,孩子在床上酣睡,我就在书桌前专心写书评,一头扎进绘本故事里,抬头已是凌晨一点。

童书的世界太精彩,我忘却了生活中还要张罗柴米油盐,乐此不疲地看书码字。这期书讯刚发布,就忙着准备下期书讯的内容,就连定期帮童书店引进新项目这等大事,好像也被我忘得一干二净。

我的童书店俨然成了巷弄内一家不起眼的小店,有时候中午会有客人到店取书,下午偶尔会有推着娃娃车的妈妈上门,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们母子三人专享。我乐于用文字跟会员分享交流,大家也好像慢慢习惯了这种方式,非必要不轻易打扰。

岁月静好的日子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半年过去。

有一天,先生看我很晚还没睡,终于忍不住好奇,跟我聊起童书店的生意来。

“你现在怎么常常那么晚还不睡觉,书店生意好到需要晚上回信给客户?”

“没有呀,我不是写信,是在写书讯。”

“书讯?什么意思?”

“就是写给会员看的周刊,类似书评,但又不像坊间那种专业书评。”

一时之间,我好像找不到合适的词句表达。我写的书讯确实没有专业书评的水准,更像是一位妈妈的分享,有关育儿、选书和伴读的心得分享。

“人家专业的都看不完了,还会想看你写的?况且,写这些跟做生意有什么关系,你的书店生意怎么样?”

“没怎么样呀,勉强维持损益两平。”

其实,我没记下每笔进出货的交易明细,不想花太多时间在登记和计算。我用了最简单的方法,每月现金收入总额,扣除当月进货金额和房租水电杂费,就当作是毛利,通常都不会有多少钱剩。

不知道从哪个月开始,我发现书店的童书渐渐多起来,就知道我的童书店开始不亏钱了,赚到的那些钱都被我换成书。三个书柜不够用,我就增加到六个,每个书柜都被塞得满满的,终于有点书店的样子了。

因为不用再掏钱出来贴补店租,让我有了底气做这些细水长流的事情,比如写书讯,跟带娃上门的妈妈聊一个下午的育儿经,不急着引进新项目,一天到晚忙忙碌碌不知道干啥,旁人看来是不务正业。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做什么。

没日没夜地看书码字,让我的童书知识迅速累积,转化成的文字在我脑海留下深刻印象。面对客户,随手拿起一本童书就能说出来龙去脉,绘本作家的画风特色,如何引导孩子喜欢上这本绘本。

跟妈妈们聊育儿经,我写的书讯内容,就不会成为自说自话的碎碎念,读者有对比,才知道哪种方法最适合自己的孩子。从过来人的经验,大家可以少走弯路,带孩子这件累人的活,变得稍稍轻松一些。

暂时不引进新项目,是希望客户要买英文童书,就能马上想到『真真书坊』。童书店的定位还不明显的时候,就贸然推出其他服务项目,绝对不是好事。而且,要在书店推行新的业务,也要有一定的客户人数。

经过半年的耕耘,看似无用却有用的运作模式,让童书店有了质的变化。首先是会员人数已经有接近五百人,从初期的个位数到近期的百位数大量地增加,书讯的效应开始发酵。

然后,上门的新客户,大都是老客户介绍来买英文童书的,大家口中的『真真书坊』就是一家卖英文童书的专门店,这就是我想要的童书店定位。

接着,开始有生意主动找上门,一桩接着一桩,也许是书讯的缘故,也许是会员之间口耳相传的结果。我没去考究,这不是重点,我只负责把关,为会员挑选优质童书和儿童产品。

“您好!我是大象文化的市场部经理刘彩云,我们主编将您写的书讯转寄给我,希望我们有机会合作。”

“刘经理,您好!很高兴接到您的来电,我非常乐意跟贵公司合作。不知道您有什么建议的合作方案?”

“我们可以合作办书展或举办讲座,甚至是绘本课程也是可以的,就看你们童书店的需求。”

“这样呀,可以让我考虑一下吗?我先去官网浏览你们出版的书籍,尽快提供方案给您。”

大象文化成立没几年,在业内名气却很响亮,归功于经营者的理念和营销手法。这家出版社特别在于经营者身兼主编一职,她除了擅长市场营运,还写了一手好文章,并且亲自开班授课,有自己的粉丝团。

如果出版的童书内容没有特色,以上这些条件再好也是白搭。他们家引进的绘本,画风优美、题材多元,尤其对于特殊题材、冷门内容的关注,更是其他出版社无法比拟。

我的童书店如果能跟大象文化合作,对于提升我们的知名度大有助益,还能趁机开拓中文童书的市场。但是,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大家对童书店的观感,必竟我们是英文童书专卖店,这样大喇喇地卖起中文童书,感觉挺冒险的。

我决定先不去想这个问题,把这家出版社的绘本全部过一遍再说。或许,看着看着就能看出什么端倪来,光想容易钻牛角尖。至少我已经确定一点,好的出版社值得合作,方案再从长计议。

我在带孩子和服务会员的空档,花了两天时间看完官网上的绘本介绍,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大象文化引进的绘本,没有一本是来自英美知名绘本作家的作品,原版绘本大多来自法国、德国和西班牙。

意思就是说,大象文化的中文绘本,跟我书店内的英文绘本没有冲突,只是不同的选择而已。我只要让这些中文绘本当配菜,主餐还是英美进口绘本,我想用餐的客人应该不会有意见。

想到这里,童书店跟大象文化的合作案,我已经心中有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