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妻周年祭

        2016年的农历6月27日是个周六。                  吃完早饭,伊说有事情,匆匆出去了一趟,不知为什么接着折身回来,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定。我没怎么在意,所谓的心神不定也是我后来滤了再滤、想了再想才恍然悟到的。                                                                              午饭吃的什么现在已经想不起,吃完后她说要午休,就进了房间。孩子好不容易渡周末是不着家的,我们也已习以为常。我百无聊赖,侧歪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怕干扰,调到了最低音,看的什么节目也忘了,反正是没劲,不一会儿就进入了一种似睡非睡的状态。                                                                  谁知,忽然间一激灵醒来,觉得有些异样,屋里寂静得出奇,除了电视里边有人说话,周围静得有些可怕。我立即欠起身来往卧室里瞧,卧室的床是东西向,门是敞着的,伊头朝东躺着,头和身子被墙和壁橱挡着自然是看不到的,可腿部或者说膝盖以下竟然也没看到,我很是惊讶,从客厅探头往里又望了几眼,结果还是什么都没看到,伊以往偶尔是有鼾声的,此时丁点的声音都没有。                                                                              我纳闷,站起身来探头再往屋里看,这时只看到了夏凉被软塌塌地在床上摊着,依旧没看到伊的腿。是该不是开着空调怕凉,把腿藏进被子下面了吧。 懒得多想,我在沙发上蜷着也又盹了起来。                                        朦胧中,伊从我头前飘过,脚步很轻,直到门想,我才知道伊又要上街了,我看了看表,大约三点多。伊似乎在门口说:“我出去买点东西,一会儿回,你先做着饭。”                这是一个很没时间观念的人。谁知道伊什么时候回啊?这样想着,就没去厨房忙活,而是坐起来继续遥控找感兴趣的频道。没想到,半小时不到伊就回来了,见我一直在沙发上没动,就发了一通火。                              不想招惹伊,我赶忙去厨房忙活起来。炒了两个菜,在炒第二个菜的时候看到佐料盒里还有个红的干辣椒,这可是很好的调味品,一个,而且不用刀切碎,应该不至于太辣。我想都没想就直接把它投到了锅里。            饭吃到一半,伊一筷子把辣椒挑了出来,立即火冒三丈:“怪不得我嘴发麻,不知道这辈子我不吃辣椒吗?成心不让我吃还是想辣死我呀……”                                                          因为在异地上班,半月二十天的我才回趟家,怎么能可以吵架?我赶紧避让,放下筷子去忙别的,不和伊正面冲突。                        但是伊责怪和抱怨着,一直就没闲下来。                                                                              见我不接茬,伊也没了劲头,气氛很快缓和下来。接着就聊了些生意一类的事儿,我还有些小感动,因为伊破天荒地说,下一步要多挣些钱,至少可以帮帮我的姐姐们。以前在我的眼中,伊是自私把钱钱看的很重的人,对我的姐妹从来没这么好心过。                于是,我高兴地给我同学田打电话,看他能否让在伊的生意方面有帮助。我打着电话,问伊需不需要直接和同学对话,伊说着不用匆匆出门,说一会儿就回。这时大约在晚上的八点半多。                                                      没想到,九点多出了车祸。在德州东方红路的岔河桥头,一个愣头小子,无牌无照,超速飞了过来,伊正和她的妹妹通着电话,连躲都没来得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半糖果汁分你一半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撑住倾盆洒落的孤单,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给你我所有的...
    半糖果汁分你一半阅读 87评论 1 2
  • 你在说什么? 我?我不知道啊… 有什么可说… 好乱好乱,一切。 怕的是什么 躲的又是什么 说是不在意终究还是在意的...
    听雷雷说阅读 21评论 0 0
  • 人 生 人生因为得到而开心, 人生因为失去而烦恼, 但是不得到怎么可能失去, 但是,不失去怎么重新得到, 人生...
    RobinWen阅读 63评论 0 0
  • 若尔盖草原上,有一处美丽的海子,人们都叫她“花湖”。 就冲着一个“花”字,我走进了她。虽然为“花”而来,遍寻不见花...
    尘埃里的草阅读 158评论 0 0
  • 下雨了 听到淅淅沥沥的雨声,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特别喜欢下雨的夜晚,这种夜晚非常适合一个人拿本书在昏黄的台灯下静静地翻...
    夏如虹阅读 29评论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