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粥比深夜的酒好喝

记不太清究竟有多久没有刻意的在深夜里喝过酒了,回想起来还是第一次的宿醉,和最后一次被他抢下的酒杯,可第一次和最后一次再也不是同一个人。

白先生是和我第一次喝酒的人,我,闺蜜,和他三人坐在夏夜的清凉里喝着酒聊着天,喝醉的我,说的满满的都是与他无关的话,他也曾满满的心疼,向闺蜜许诺会照顾好我,也对我说过一大堆情话,可终究他还是成为了那个深夜里陪我喝酒的人,再也不会心疼我的人。

毛球先生,我们是认识多年的旧友。三年,不长也不短,我们在打打闹闹中度过,那时的情谊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真诚,却也在最后一年他的一句话让我尴尬,没不喜欢,也谈不上爱,在我和白先生在一起后就没怎么联系过,却在我最伤痛的时候陪着我。后来在一起,也没那么多理由,他了解我的坏脾气,知道我的性格,和他在一起,我不需要掩饰自己,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

最后一次喝酒,是闺蜜来看我,深夜,三个人,一提酒。用馋酒这一借口来佯装自己的心事,不用说什么话闺蜜都懂,那天的酒没喝多少,就被毛球先生抢下一饮而尽。

和他在一起好久了,再也没有在深夜喝过酒,闺蜜说,那是因为没有过不去的坎了,我想他说的对,在这一年四季中喝惯了清晨的粥,偶尔还会想起深夜里让人愁绪纷飞的酒,但再也没有了饮酒的念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