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二奶奶的葬礼(12)

96
那时六月 Excellent
2018.01.09 22:31* 字数 6377

【二奶奶的葬礼】12 都是红薯惹的祸

图/网络+编辑  文/六月

儿子上了高中,离大学的大门一步步的近了,二奶奶心里非常安慰。每每想着儿子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学习,有一天能考上大学,毕业了找个好工作,娶妻生子。自己以后死了见到丈夫,也有的交待了,这也是自己最大的心愿了。

儿子上了高中之后,去了县城上学,回来的次数也少了,两个星期回来一次。开始的时候,自己还不习惯,每到星期六,就盼着儿子回来,几个月之后,才慢慢的习惯了。又开始掰着指头算日子,两个星期儿子就回来了。

儿子回来了,要给儿子做点好吃的,儿子最喜欢吃烩面,还有就是喜欢吃烤红薯。

二奶奶看着红薯的个头也不小了,已经过了霜降好几天了,该把红薯刨回来了。算算日子,再有三天儿子就回来了,自己先把红薯都刨回来,要不然,儿子肯定要去帮她刨红薯了。

秋天的时候儿子回来,刚好赶上掰米玉砍玉米,儿子帮着自己砍了一天的玉米。下午的时候,手把磨泡了,手心通红通红的,自己碰了一下,儿子就疼的呲牙咧嘴的。

看着儿子起了一手的泡,她知道儿子是想帮帮她。可是,磨了一手泡,回学校怎么写作业,能拿笔吗?这不是耽误儿子的功课了吗,儿子现在还是学生,他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不能让地里的农活耽误他。

想到这里,二奶奶想着要趁儿子回来前把红薯都刨回来,说干就干。

二奶奶拿着奔和刨子就去地里了,到了地里一看,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刨红薯了,并且已经有人家用刨子刨红薯片了,地里摆满了一片。

二奶奶开始一下一下的刨红薯,由于已经过了霜降,地有点硬了,不太好刨。一会的工夫,二奶奶已经是一身的汗了,脱了外面的外套,继续刨起来。

快中午的时候,就觉得右胳膊隐隐作痛,很不舒服,每次抬起胳膊都有点费劲。二奶奶知道这还是秋天时割黄豆、绿豆和芝麻时累着了,后来又打玉米,时间赶的急,落下来的病。

只是前一阵子疼了一阵子,买了几个风湿膏贴了贴,就好多了。再后来地里的活也没了,自己也就歇了一阵子,慢慢的胳膊不疼了,自己才又开始纳鞋底,做老虎头靴子。

只是做的时间长了,有点不舒服,自己歇歇也就好了,也就没当回事。这会正是要紧着呢,又疼起来了,真是要命。

二奶奶想着儿子马上就回来了,都刨完了,还可以好好的在家给儿子烤红薯吃。想到这里,二奶奶又开始忍者疼痛刨了起来。

就这样,一上午总是熬过去了,红薯也刨了一小半了。二奶奶中午回去随便做了饭吃了,又到村里卫生所买了几个虎皮贴,贴在胳膊疼的地方,下去又继续刨,刚开始还好,好象膏药已经起了作用,不怎么疼,刨了有一个多小时又开始疼了。

二奶奶没办法,那就不刨了,先把已经刨出来的用刨子切成红薯片,反正这活早晚也得干,先切红薯片,减减疼痛。

二奶奶在地里架起刨子,刨起了红薯,用右手来刨,胳膊难受的厉害。二奶奶就学着用左手刨,虽然慢了点,但是好受多了。

看着还有一半的红薯没有刨,二奶奶想着还有两天呢,只要自己慢慢干,一定能赶在儿子回来之前把所有红薯都刨了,并且刨完。想到这里,二奶奶加紧了刨红薯,就这样二奶奶一会刨红薯,一会用刨子切片,来回的换着来。

总算在天黑之前,把已经刨出来的红薯切了个大半。

第二天二奶奶起了个大早,起来后抬了抬胳膊,休息了一晚上,好象好多了,不那么疼了。不过二奶奶去地里的时候,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拿了一片虎皮膏,等疼的时候再贴上。

二奶奶早上吃了饭,又背起工具上地了。到地里的时候,太阳刚刚出来,用刨子刨红薯片还有点冻手。二奶奶就先开始刨红薯,一下一下地刨了起来,就这样刨了一会,胳膊又开始疼了,二奶奶就开始用刨子切红薯片。

就这样,二奶奶忍着疼痛,一会刨红薯,一会刨红薯片,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歇一会。就在这换来换去,歇来歇去的,到第三天中午时,总算是把所有红薯都刨完了。需要刨成红薯片的也都刨完了,看着满地白花花的红薯片,二奶奶满足的笑了。

二奶奶拉着车子,把需要下红薯窖的红薯用车子拉了回去,回去之后自己又趁热打铁,把红薯又一筐筐的下到红薯窖里,这才算是完事了。

可能是一直想着要把红薯刨完切完下窖,还没觉得胳膊疼,这一坐下来,觉得这胳膊疼的都有点抬不起来了。二奶奶试了几次,右胳膊是疼的不得了,有点忍不了了。又进屋把剩下的那个虎皮膏贴上,歇了一会,还是疼的抬不起来。

看着太阳已经在头顶了,早上吃的东西早消化完了,这会饿的饥肠鹿鹿,可是胳膊抬不起来,怎么办呀。正在着急呢,蒋大娘端着碗过来了,看着人家已经吃上了,自己还没有做,这会胳膊抬都抬不起来,怎么做饭呢。

二奶奶正在想着怎么对付一下中午饭,蒋大娘一看二奶奶这还没有开火呢,就说:“你也别做了,去前面盛一碗去吧。你这再做,到什么时候了,再说了,我今天做的多,做着二娃的饭,他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估计不回来了,你去盛了吃了吧。”

二奶奶这时正瞌睡呢,就有了枕头,自己这样子一时半会也做不了饭了,所以也就不再推辞了,去前院蒋大娘家吃了中午饭。

吃完饭,二奶奶坚持用左手把屋子打扫一下,收拾收拾,儿子回来了,看着干干净净的。二奶奶本来还想着再干点啥,可是胳膊实在抬不起来,也就想着歇一下吧,要不然明天儿子回来,看到自己这个样子,又该难过了。

想到儿子,二奶奶一脸的满足,好象胳膊也疼的轻了。休息了一下午,第二天刻意的没干重活,干活能用左手也用左手了,到儿子回来的时候,右胳膊已经能自由活动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她的右胳膊不舒服。

二奶奶正在院子里捡黄豆,突然听到儿子的声音:“妈,我回来了。”

二奶奶抬头一看,儿子还没进院子呢,二奶奶赶紧站起来,走到门口去接儿子。半个月没见儿子,儿子好象又瘦了,个头好象高了。二奶奶还没来的及说话,儿子又开口了:“妈,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吗?”

二奶奶边说着,“有,有”,边进厨房,从灶膛里拿出一个已经烧熟的红薯,儿子一看红薯,高兴的不得了。笑着说:“还是妈对我最好了,知道我要回来,提前就准备好了。在学校看到有卖红薯的,就想的直流口水,老想着您给我烤的烧红薯。”

儿子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二奶奶看着儿子好象几天没吃饭似的,有点心疼,就说:“又没有人和你抢,你吃慢点,别噎着了。”

儿子笑了一下说:“妈,没事。”

儿子边吃边说,三下五除二,一个红薯就被儿子吃完了。二奶奶看着儿子,说:”还饿吗?“

儿子说:”妈,这个红薯估计都有一斤,不饿了,吃饱了。“

儿子说完,又说:”妈,咱家的红薯该刨了吧,刚好我这次回来,帮你刨刨。“

二奶奶在心里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提早刨了,要不然儿子这次回来,又要一手泡了。想到这里,二奶奶就说:”已经刨完了,家里的活,你不用担心。“

儿子听了二奶奶的话,说:”妈,这些重一点的活,你等我回来干。这又不是小麦,赶时间,红薯晚几天一点事都没有。你一下又刨又切的,累坏了吧。“

二奶奶听了儿子的话,心里特别的安慰,儿子真的太懂事了,就笑着说:”妈没事,咱家今年种的红薯不多,我也没着急刨,慢悠悠的刨了两天呢,一点不累。再说了,妈成天的干活,你不让妈干,妈还着急呢。“

儿子听了二奶奶的话,有点内疚的说:”妈,我都大了,一点也帮不上你。再说了,这些活你一个人干,肯定很累,你要累出个病来,我可怎么办呀。妈,我不要你累着,我要你好好的。“

儿子说到最后,声音都有点变了。二奶奶知道儿子是心疼自己,怕自己生病。

二奶奶记得春天的时候,自己赶着手里的老虎头靴子,那是人家订做的,赶时间的。所以自己赶了好几个晚上,才做好。那几天每天晚上赶到夜里十二点多,有几次还赶到夜里两点多,着了凉,生病发烧,说话都说不出来了。

儿子从学校回来,自己还没有好,躺在床上说话都困难,总是迷迷登登的,也起不来,头晕的厉害。那是儿子第一次看到自己生病,也是第一次儿子从学校回来,自己不能照顾儿子。反过来,儿子得做饭照顾自己,晚上起来几次给自己量体温,用毛巾给自己冰额头。

那次,儿子还请了两天假在家照顾自己。也是那次,自己生病吓着了儿子,也是从那次起,儿子从心里害怕自己生病。她知道,儿子是害怕自己也象丈夫一样,离开他。

从那时起,儿子每次回来都抢着干活,有什么重的活就干什么重的,每次儿子都累的不得了。象上次砍玉米,拉车子,儿子都是一个人干的。

二奶奶在欣慰儿子长大懂事的同时,心里也难受,她有时候希望儿子不要那么懂事,象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似的成长。可是,自己家的事情,逼着儿子快速的长大,快速的懂事。

就象现在,儿子一回来就提着要刨红薯。象儿子一样大的二娃,已经不上学好几年了,初中没毕业已经不上了,前几天蒋大娘让他去地里刨红薯都不愿意,刨了一会就说累,就说渴要回家喝水,回了家半天不见去地里,再去地里都快刨完了。

可是儿子呢,怕自己累着,怕自己生病,一回来,没有歇着,就想着刨红薯了。二奶奶心里是百感交集,想到这里,安慰儿子说:”放心吧,妈没事。这红薯一刨完,小麦也都种上了,地里也没有活了。这一冬天,妈不就歇着了,放心吧,啊,没事。“

听了二奶奶的话,蒋大川又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活,你得等着我。“

二奶奶笑着说:”知道了,一定等着我儿子,再有脏活重活,妈都等着你,好不好。“

蒋大川看看妈妈,说:”妈,我说真的,不是说着玩的。“

二奶奶这才敛着笑说:”妈也是说真的。“

母子俩说了一阵,儿子又和二奶奶说了一会学校的事情,二奶奶也简单的说了说家里的事情。没说一会,几个小伙子知道大川放学回来了,来找他玩。二奶奶也知道,儿子学了两个星期了,也该玩玩了,就放了他出去玩了。

儿子在家一天,二奶奶坚持着给儿子做他喜欢的烩面,他喜欢的煎饼,让儿子吃的饱饱的。儿子吃煎饼的时候,直嚷嚷着说:”妈这煎饼真是太好吃了,我天天吃都吃不腻。“

儿子吃烩面的时候,说:”妈,这烩面怎么这么好吃,我们学校旁边也有卖的,我也去吃了两次,就是没有妈做的好吃。“

二奶奶看着儿子吃的香香的,自己也高兴。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儿子又返回学校去了。

二奶奶送走了儿子,用左手肤着右胳膊,右胳膊疼的好象比前两天更厉害了,不过想着,终于没有让儿子看见,省得儿子担心了。二奶奶想着歇几天就好了,可是这次好象与以往不一样,歇了三四天了,一点效果没有,并且有越疼越厉害的样子。

并且这次虎皮膏药也不管事了,这已经帖了三贴了,一点效果没有,二奶奶想着,这可怎么办呢。更严重的是,到第四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胳膊彻底抬不起来了,穿衣服都穿不了,胳膊动都动不了。二奶奶费了一番工夫才把衣服穿上,之后去蒋大娘家里,蒋大娘和蒋大伯听了二奶奶的话,知道她是累着了,就让她去医院看看。

二奶奶在蒋大娘家吃了早饭,蒋大娘陪着二奶奶去了镇上,镇里的大医院看一次病肯定贵的很,二奶奶舍不得去。还好,蒋大娘听说一个诊所的大夫也很好,就去了那里,还好人不是很多。

排了一会,就到二奶奶了,医生是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长的高高大大,看着很壮实,说话很温和。问了问二奶奶情况,又扶着二奶奶的胳膊这里捏捏那里捏捏,往前动动,往后动动,左动动、右动动,一番下来。告诉二奶奶说,她这是累的了,不过还好,时间不长,吃中药的话,四个疗程就好了,说着就开好了药方。

二奶奶拿着药方去抓药,抓药的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小姑娘,先算了算账说:”大娘,一共62块。“

二奶奶问:”这是四个疗程的药,还是一个疗程的药。“

小姑娘说:”大娘,这是七天的药。“

二奶奶一听,这才一个疗程就这么贵,要是四个疗程下来得二百多块钱,这也太贵了,想了想没舍得。就对小姑娘说:”姑娘,我这钱没带够,我先回去取,一会再来抓药。“

二奶奶说完,也不等小姑娘回应,拉着蒋大娘就跑出了诊所。蒋大娘也知道贵,可二奶奶这胳膊都抬不了了,不治怎么办呀,但是她也知道二奶奶家的情况,也就没有再说啥就回去了。

二奶奶就这样回了家,又捱了两天,一点缓解的迹象都没有,胳膊疼的抬不起来。

穿衣服都难的不得了,这两天都是让邻居一个媳妇给自己做伴,早上帮自己穿衣服。脸也洗不了,每次就是用左手胡乱划拉两下完事。做饭也做不了,都是在蒋大娘家蹭,可是这也不是长法,二奶奶愁的不得了。

二奶奶正发愁呢,突然想起来前几年二哥也是胳膊疼,吃了药,后来说是吃了一个什么偏方好的。二奶奶想到这里,好象看到了希望,急急的往娘家赶去。

到娘家时,二哥刚好在家,没有出去。听了二奶奶的话,给她说了自己当初吃的偏方,主要是炖鸡子,里面放一些茄子花、金荞麦根、丝瓜根等等,告诉二奶奶哪样放多少。

二奶奶听了,茄子花、丝瓜根等这些药都不用去买,自己家都有,就是自己没有的,村里人家也都有,借借就有了。想到要吃鸡子,觉得有点可惜,家里的鸡都是母鸡,都要下蛋的。又转而一想,这总比吃药好,不用花钱了,还能治好自己的胳膊,想到这里,二奶奶决定试试二哥说的偏方。

回到家里,二奶奶开始找炖鸡用的药料,没有的去村子里人家借,借了两三家,就都借齐了,主要是这些药料都是老白姓常种的东西,也不金贵,随便一借就借到了。

二奶奶看着齐全的药料,第二天早上就让蒋大伯帮忙杀了一只鸡,自己照着二哥说的方法,把那些药料都按分量都放了进去,开始炖了起来。二奶奶为了早日能治好,早上也不吃饭了,煮好就盛了一碗鸡汤喝了起来。

可是这样,只喝了一碗鸡汤,吃了一点点鸡肉,不到中午就饿的不得了,没办法就用馒头对付对付。为了能早日治好,二奶奶改变了策略,每天一只鸡,一天三顿,每顿喝一大碗鸡汤,早上中午各一个馒头,晚上把所有的鸡汤全部喝了,把鸡肉也吃了。二奶奶吃鸡肉的时候,连鸡爪子、鸡脖子都吃了,她是怕如果不吃,好的慢。

就这样,二奶奶一连吃了四天,也就是吃了四只鸡的时候,明显感觉好了很多。起码能够自己穿衣服了,也可以自己洗脸了。虽然还不能纳鞋底,不能做老虎头靴子,但是四天就有这样的效果,二奶奶还是很高兴的。

又吃了一天,又吃了一只鸡,这天二奶奶站在鸡窝旁边,看着少了五只鸡。二奶奶想着,等到鸡都下蛋的时候,每天就少四五个鸡蛋,一个月起码少七八十个,如果鸡干活勤快的话,可能得少一百多个。一个月一百多个鸡蛋,能卖十几块钱呢,这够儿子两个星期的零花钱了。

二奶奶抬了抬胳膊,舒服多了,基本不疼了,只要不干重活,养一阵子就会好了,所以二奶奶决定不吃了,省下来,等鸡下蛋卖钱。

虽然蒋大伯和蒋大娘劝二奶奶再多吃两个,彻底治好了,再不用担心了,也不会再犯了,可是二奶奶就是心疼,没舍得吃。二奶奶又歇了一个星期,刚好又有人来要买虎头靴子了,二奶奶想着胳膊已经没啥事了,就答应了。

二奶奶又开始了纳鞋底,做虎头靴子,刚开始两三天还很顺利,没有再疼,二奶奶暗暗高兴,觉得没有事了。可是到第四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二奶奶觉得抬起胳膊梳头时很费劲,有点举不起来,洗脸时端洗脸盆也不舒服了。二奶奶心想糟了,这又犯了,还是吃的鸡少了,没有彻底好。

早上做饭时,二奶奶拿勺子搅锅,胳膊又隐隐的疼,二奶奶知道又必须要吃鸡了,要不然落下这个病根,从此好不了,那就是成大病了,再也干不了活了,儿子的大学梦可怎么办呢。

二奶奶是思前想后,早饭后又站在鸡窝旁,又看着一笼子的鸡,数了数,还有四十五只,再吃几只,还剩四十只呢,儿子春节回来了杀两只,还有三十多只。自己好了,继续做老虎头靴子也是能赚几个钱的,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倒下,自己是家里的支柱,必须好起来。

二奶奶咬咬牙,跺跺脚,狠狠心,又吃了五只,二奶奶心疼的不得了,要是上次一直连着吃,估计也就再吃二三只就行了,起码可以少吃两只。二哥吃了五只就好了,自己比二哥的严重一点,也不过六七只吧,这两次加起来,已经十只了。

虽然很心疼,但是这次的五只吃完之后,明显觉得和上次不一样了,这次二奶奶没有休息又开始做老虎头靴子了。主要是也不能歇息了,人家预订的日期快到了。

幸运的是,吃了十只鸡,吃了一大包一大包的金荞麦根、茄子花、丝瓜根、白查豆等药料,已经彻底好了。

二奶奶做完这一双老虎头靴子,就一遍一遍的抬胳膊,抬上去放下来,一点事没有,二奶奶高兴的好象捡到钱似的。

二奶奶就是靠着自己辛苦一分一分的挣钱,一点一点的种庄家卖钱,一点一点的攒钱供儿子上学。

2018-1-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二奶奶的葬礼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