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香菱学诗分析如何写影评

《红楼梦》第四十八回:滥情人情误思游艺,慕雅女雅集苦吟诗。高中课本节选了香菱学诗的片段,旨在教育学生学习香菱的学习态度。香菱容貌人品俱佳,可惜命途多舛。身为十二副钗第一位,曹雪芹当然不忍心她不会写诗了,所以让薛蟠逛远点,给香菱制造一个进大观园学诗的机会。香菱于是找上了黛玉,事实证明黛玉也是一个不错的老师。

黛玉说,写诗其实不难,就是起承转合,平仄虚实。但是最重要的还是立意,不以词害意。同样的道理,放在我们平常写影评上。最重要的就是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很佩服那些学院派的影评人,能讲出一堆专业术语,分分钟洋洋洒洒产出一篇论文,旁征博引,从电影史讲到同类型的经典作品,以及导演风格、编剧履历。那么,如果我不懂这些,我就不配写影评了吗?不是。

曹公借香菱之口表达了自己对写诗的观点:“原来这些规矩,竟是没事的,只要词句新奇为上。”同样的,每个人都可以写影评,只要你不人云亦云,有独特的见解和感受。刚开始写影评的时候,我犯的错误就是大量篇幅用来描写剧情,具体感受部分比重较少。后来犯的错误就是一心想写出及其专业的,不带感情的评价。如今我想通了,去他的规矩,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每个人都可以写影评,影评说白了也就是一种评论,和时事评论,美术评论,音乐评论,民俗评论并没有孰高孰低,有想法就可以写。只不过学院派的更倾向于专业,阳春白雪;普通大众更倾向于观影感受,通俗易懂。借用黛玉一句话:“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你想走哪种路线,朝哪个路线靠拢就是了。文字的意义,就是记录和表达,不必为不够专业而不敢表达。

香菱喜欢“古砚微凹聚墨多”这样的诗,黛玉说虽然新奇有趣,格局却不够,随后给香菱制定了学习计划:100首王维五言律诗+100首杜甫七言律诗+100首李白七言律诗+魏晋六朝合集。写影评也是同样,从经典的电影开始写起,一开始的格局如果就只是定为某些没营养的热闹玩意儿,后来再想往质量高的电影上写就难了。虽然在如今金钱至上的行情下,很多影评人都在自降档次为烂片背书,但是人家已经具备了写好东西的能力。

能屈能伸,能雅能俗。

前几天有读者问我,会不会写AB和思聪出演的某电影影评,答案是当然不会。写出来我怕我的洪荒之力收不住。有些明星出演的电影基本可以不用看。如果看了也不要写影评。

已经浪费一两个小时看了,再浪费一两个小时评多不划算。打星都是给面子。

说了不以词害意的大方向,说了格局,接下来就是内容。香菱在读诗的过程里,发掘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里“直”“圆”二字的妙处,“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的画面感,有些字看似不合理,一推敲却十分精妙。

唐朝诗人贾岛由于“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被人熟知,并且赋予了“纠结”一个美好的名字----“推敲”。在诗里是一两个字的推敲,在影评里是一个镜头的推敲。哪个镜头为什么触动了你?

《花样年华》里的那一堵墙,《东邪西毒》里张曼玉窗边的那个眼神,《大话西游》里土楼上对立的两个人,《霸王别姬》里的“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海上钢琴师》停在楼梯中间的沉默,《楚门的世界》在世界尽头张开的双臂。这些细节数不胜数,都可以写。

香菱试作的三首诗,从措辞不雅,到太过穿凿,直到最后一首“新巧有意趣”,中间耗费了多少工夫。呆,疯,魔,仙,茶饭不思,时而发呆,时而坐卧不宁,甚至蹲在那儿抠低,连梦里都在作诗。但是她写诗并不为了做诗人,这一点是最难得的。探春笑着说要请她入社,她只说:

“我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这个玩儿罢了。”

写作最难得的就是这份纯净的心,哪怕底子不好,没有受过专业的教学,却没有放下过想写作的欲望。为了写出点儿像样的东西,一个吃货能忘记吃饭,一个睡神能半夜不眠,这就是文字的魅力。在简书上我写的影评比较多,虽然不够专业,甚至曾经为此都有点不好意思写下去了,但我仍然厚着脸皮坚持写下来了,并且一直在随心所欲的写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