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临行情切心欲飞,出发坎坷铩羽归

字数 2822阅读 60

前篇说到,彦臣经过三、四个月的酝酿,终于确定了青海湖环湖计划。随后又在身边亲友和网络世界中组成了一个十三人的队伍,大家各自开始了自己的准备工作……

回顾:高歌三千追牦牛(二)| 情真意切三百六,缘起骑行一十三


临行的准备

他们的行程时值国庆节和中秋节假期,彦臣给北京的小伙伴们买车票的时候,终于也只买到了硬座。这意味着他们将要面对二十多个小时枯燥的长途火车旅程,但同行的猫猫和小星星听说之后,都只是回复:一切听从安排,小明更只是简单的说了声:谢谢。

然而,越是听到大家这么说,彦臣越是不禁联想到一路的舟车劳顿,反而越是感觉愧疚。后来,还是猫猫的一句话让他释怀了:“最后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那些快乐,而是一起经历的苦。”一直到后来,对于彦臣做出的各种行程安排,大家从来没有说过什么意见,彦臣也从来没有感觉到压力。

在9月1号开始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抢票之争中,十三个人先后买到了并不算完美的车票,但不管怎么说,毕竟迈出了第一步,有了车票就已经满足旅途成行的基本条件了。

后来,进一步给所有人预订住宿和租车的时候,彦臣听到最多的两句话是:“一切服从组织安排”和“我们都拥护你的决定”。

因为感受到这样的信任,彦臣做每一个工作的时候,更是不敢有丝毫的马虎——从住宿地的位置、图片和评价到车行的装备、评价和车辆新旧,以及环湖行程、线路和景点等等,不一而足。先确定备选项之后,又征求了每个人的意见,才终于逐步敲定了前期的行程。

虽然彦臣起初并没有想过队长和队员之分,但是这么一来二去就坐实了队长的位置。他心中那份自豪感和荣誉感,慢慢超过了对队伍涣散的担心和对个人自由的向往。一向习惯独来独往的他,此时已经完全改变了追求。

临行的气氛

假期慢慢临近,万事逐渐俱备,他们一边各自准备自己的装备,一边偶尔在微信群里“侃大山”,只等时间的车轮碾过九月,然后用自己的车轮碾过青海湖。

在这十三个人中,除了猫猫之外,其他人完全没有高原骑行的经验,经常在讨论临行装备的问题时,气氛就显得异常热闹。虽然很多队员都不过是一只普通的骑行菜鸟,但是在群里七嘴八舌地讨论中,每个人的准备工作也都逐渐完善起来。

在这个准备过程中,最痛苦的恐怕就是集纠结症与拖延症于一身的小平了。

“折腾一宿,什么都没有做完!”

“要不要带……?”

“啊,我已经装不下了!”

虽然小平进群比较晚,但她却扛起了活跃气氛的大旗,既能挑起话题,也能带动节奏。每当其他人和她对话,就总能感觉到小平那极富跳跃性的对话节奏——省略显而易见的结论,话里还隐含着各种暗示。

一向说话喜欢拐弯抹角的彦臣竟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他觉得从小平这样的说话方式来看,想必也是个性格伶俐的人,而这些自带幽默感的情节也往往是集体旅行的润滑剂。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她并没有完全发挥出来,这是后话了。

除了和旅途相关的话题之外,小平最喜欢的话题无非一个“吃”字。她不仅准备了很多长沙的特产打算带去西宁,也十分怀念北京的糖葫芦,要群主一定带给她再尝一尝。彦臣本来觉得是个玩笑,在小平的三令五申下,他才最终当了真。

被大家发现自己的吃货身份之后,她便把群名从“高歌三千追牦牛”直接改成了“高歌三千吃!牦牛”,大有以此明志之意。

后来,也没有人再改回去,这个群名便一直保留下来,倒也显得多了几分诙谐和俏皮,与一板一眼的古董鸡汤式的群名相比,新群名有着和大家的愉快心情更加搭调的默契。

在微信群里冷清下来的时候,水哥总是发上两个夸张的表情第一个跳出来,拉几个人吹吹牛,他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聊到兴起,他便像小学生作文一样,承上启下地说到:“这一定是一个难忘的旅行!”

在侃天谈地的群聊气氛里说出这句话,真的不好接话。但是,彦臣却忽然觉得自己的努力是有价值的。


节前在北京的最后一次晨跑,晴。

有乐亦有忧

其实,在九月准备行程期间,微信群里的大部分时间都很沉默,彦臣也有一点儿担心——这样临时组成的队伍,一点儿感情基础都没有,没准到时候就会松松散散的。

担心毕竟只是想想,不管怎么说,彦臣还是觉得既然大家有缘分“同上一条船”,那就抱着最好的心态去面对可能发生的一切。

此时,正值骑行圈热议的“落坡岭案”二审改判,终审结果是:组织者和同行者需要对由于死亡骑友自身造成的单方面意外事故承担一定的责任。小平看到这个新闻之后,发给彦臣一个链接,问他:“群主,你怕不怕?”

彦臣其实早就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案子了,但是对他来说,一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来,他相信做好自己,公道自在人心;三来,凡事都是有风险的,但这不代表我们需要因噎废食。

但是,他没有解释那么多,只是回复小平道:“我早就听说了,根本没有想这么多。”

小平回复了两个大笑的表情,说到:“既然群主都不在乎,那我就买装备去了!”

临行前,彦臣在群公告里说了一句话:因为队伍人数比较多,路上可能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这次出门大家就是一起玩儿,我也不是什么领队队长,只是希望大家玩得开心。所以有人想要分开,只要开心也无妨,但是也请放心,我反正是收队的。

这句话的意思是彦臣早就想好的,也是所有准备工作中最后一个步骤。这么说是为了防止出现意见分歧,从而导致不愉快的状况,一来是为了消除部分人的担心被束手束脚的顾虑,二来也为了打消担心自己跟不上队伍的那部分人的顾虑。

就如同猫猫对彦臣提醒的那样:“从经验来看,因为人太多而带来的麻烦可能会超出预期。”说到底,他们所做的包括心理准备在内的所有准备工作,不过就是为了在出发前给他们自己一颗定心丸,即使难免有几句多此一举的话。

在最后的群内公告中,彦臣还进一步详细地确定了一下行程和攻略,包括逆时针环湖、爬南山远眺青海湖、环湖西路看日出、如何避免在当地掉坑等等。但是,他此时并不知道当事到眼前的时候,这一切的预期都变得很快,他自以为的完美计划不过是他自以为的而已

但还得把话说回来,临时改变计划也往往不过就是顺其自然的行为罢了,这其中的得失也根本无法评论。而这一切的不确定性,恰恰就是旅途的魅力所在,也是一个团队成长的时候。

坎坷出发时

9月30日,蜗牛和坤哥作为排头兵,已经提前坐上前往西宁的火车了。

假期前一天,彦臣也请了假,打算办完自己的事情之后再坐火车回北京,然后直接换乘去西宁的火车。在前一天黑夜中行驶的汽车上,彦臣恰好看到了车窗外一路随行的弯月,他想到:当月圆之时,他就已经在青海湖边了。

此情此景忽然让他回想起那年坐车去漠河北极村的夜晚,当时的心情和现在一样,都对未来的几天充满了想象。

换乘去西宁的火车之前,彦臣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这期间,他还有件事情需要做:给小平和大家带一些北京糖葫芦,再买一些在火车上吃的东西。

然而,当彦臣出站的时候,北京同行的另外四人——猫猫、小星星、小超、小明——都已经快要到了。彦臣便不由得加快了寻找糖葫芦的脚步,而他此时并没有意识到他那个装身份证和火车票的裤袋拉链并没有拉上。

就在彦臣寻找现做糖葫芦的时候,“高歌三千吃!牦牛”的微信群弹出了一个消息,来自从保定独自出发的水哥:

“兄弟们,我没赶上火车,钱包也丢了,这次去不成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