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宁愿相信范蠡带着西施泛舟五湖,但真相却是西施死得凄凉悲惨!


“那是浣纱溪畔的西施。是自己亲去访寻来的天下无双美女夷光,将越国山水灵气集于一身的娇娃夷光,自己却亲身将她送入了吴宫。从会稽到姑苏的路程很短,只不过是几天的水程,但便在这短短的几天之中,两人情根深种,再也难分难舍。西施皓洁的脸庞上,垂着两颗珍珠一般的泪珠,声音像若耶溪中温柔的流水:‘少伯,你答应我,一定要接我回来,越快越好,我日日夜夜的在等着你。你再说一遍,你永远永远不会忘了我。’”这段文字是范蠡与西施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描写,出自金庸先生的小说《越女剑》。在金庸先生笔下,范蠡与西施是一对郎才女貌的情侣,因为灭吴兴越需要使用美人计,范蠡不得不按照越王勾践的旨意把自己心爱的西施送给吴王夫差。两人分隔两地而不能相见,西施更是在敌国君王之怀抱,危险四伏。相思之苦与互相的担心深深折磨着这对情侣。好在最后越国终于灭了吴国,范蠡成功的抢回了西施。然后金庸先生安排范蠡带着西施泛舟五湖,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也算是先苦后甜了。另外范蠡不仅是治国能手,做生意的本事也是出神入化,财富值位居春秋战国福布斯排行榜前列,被后人尊称为“商圣”。我们可以想象西施跟着范蠡那必定是穿金戴银,吃香喝辣,总之幸福得美哒哒的。

金庸先生对西施与范蠡结局的安排是广大吃瓜群众喜闻乐见的。因为郎才女貌、才子佳人、郎情妾意的他们就应该得到长相厮守、天荒地老、比翼双飞的结局。而且金庸先生如此写并非脑洞大开或者纯属虚构,金庸先生本身拥有深厚的文史功底,熟读《吴越春秋》《越绝书》等古籍。他在其中选择了自己最想要的结局进行了小说撰写。比如《越绝书》引用《吴地语》就写到:“西施亡吴国后,复归范蠡,同泛五湖而去。”但是金庸先生却屏蔽了史书中关于西施结局更为真实,更为正统的一种说法。因为这种说法与小说的基调不符,与拥有浪漫主义情怀的金庸先生不符,更因为真正的历史就是残酷与悲凉的

根据史学界很多专家考证,范蠡与西施根本就不是情侣,更不用说范蠡带着西施泛舟五湖。首先是因为在诸如《史记》《左传》《国语》等正史中根本就找不到关于西施存在的记录。如果连西施这个人物在历史上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号的话,那就更别说范蠡和她谈过恋爱。其次,如果范蠡和西施早就认识,那么凭借范蠡的智慧及当时在越国的地位和权力,范蠡完全可以保护西施躲过越王勾践的全国选美。再次,范蠡和西施如果是在去吴国的路途上产生了爱情与海誓山盟,那只能说是对范蠡情商的侮辱。我们都知道女性的思维是偏向于感性的,西施背井离乡带着国家的使命去服侍吴王,虽不敢说心情一定是十分沉重与悲痛,但至少是对陌生的未来忐忑不安。那么作为护送西施去吴的范蠡应该在路上做的工作是不断地安抚西施,鼓励西施,教导西施,而不是去和西施谈情说爱。因为范蠡作为优秀的政治家肯定明白一个道理,如果他和西施在路途中产生了暧昧关系,肯定会削弱西施去吴国的信念。即使西施到了吴国也会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会大大影响美人计的效果。另外,如果他和西施的暧昧关系一旦被吴王或者越王知道,自己也会是吃不完兜着走。还有到底是不是范蠡护送西施去的吴国本身就是一个问号,因为《越绝书》中记载护送西施去吴国的是文种。最后,根据《国语》与《吴越春秋》的记载,范蠡为了尽快离开越国避祸连妻儿都没带上,难道会专门带上西施?如果范蠡为了一个西施而不故自己妻儿的性命,那么范蠡也不会被我们传颂至今。所以结论只能是范蠡和西施根本就没有谈过恋爱,甚至是交情都不深。

既然西施和范蠡没啥关系,吴国灭亡后西施自然也就当不成富家太太了。话说转来,在这样的乱世能求得平安的活下去已经不易,对于其他又夫复何求呢?我想西施在吴国灭亡的那一刻,她也不想获得什么荣华富贵的嘉奖,或许只想平淡平常的活下去,但是历史给她的只能是一条“死路”。下面我根据一些典籍记载及自己的主观推断,来论证一下西施之“死”。

(一)当吴王夫差即将被勾践破国灭身之时,他会干些什么?我想到了项羽和崇祯。“霸王别姬”不论是虞姬自刎还是虞姬被项羽所杀,总归逃不过死路一条。因为楚霸王的女人是不能留给刘邦享用的。同理,李自成快攻破北京城之时,崇祯让周皇后和袁贵妃自缢,甚至亲自提剑到后宫砍死嫔妃数人。因为在这些帝王眼中,女人是没有独立人格的附庸品,只是专属于自己享用的私有财产,可以随意处置。既然项羽和崇祯如此,号称春秋五霸之一的吴王夫差会把活色天香的西施留给越王勾践吗?即使夫差对西施有真爱放过了她,夫差自刎后,因为越国而灭国的吴国人会放过西施吗?会不会越军还没进入吴王宫殿之时,愤怒的吴国人就已经处死了西施。难道我们忘了马嵬驿的杨玉环了吗?


(二)在《墨子·亲士》一文中写到:“是故比干之殪,其抗也;孟贲之杀,其勇也;西施之沈,其美也;吴起之裂,其事也。”可见,墨子提到西施的结局是沉入水中。虽然我们不知道西施是自己跳水自杀还是被他人投入水中杀死,但结论是西施是沉水而死。那墨子的记录可不可靠?如果说墨子的记录不可靠,那么其他记录更不可靠。因为墨子是春秋末期战国初期的人,离吴越争霸的年代相去不远,所以墨子给出的结论应该最接近于真相。


(三)《吴越春秋·佚文》称:“吴亡后,越浮西施于江,令随鸱夷以终。” 《东周列国志》称:“勾践班师回越,携西施以归。越夫人潜使人引出,负以大石,沉于江中,曰:‘此亡国之物,留之何为?’”根据这两段材料记载,西施是被人为沉入江中至死。《吴越春秋》描述的死法应该是将西施装入特制的皮袋,投入江中,令其在江涛中漂流直到沉没。至于是将她杀死后再装进皮袋,还是活活生地被塞进皮袋投入江中,我不得而知。但不论对待西施的是哪一种死法,手法都极为残酷与冷血。《东周列国志》描述的死法是将西施捆绑上大石头沉入江中,这应该是活着的时候就被沉入,细思极恐。那为什么越王勾践或者是越王夫人要杀西施呢?我想勾践要杀西施的原因和杀文种的原因是一样的,就是西施知道得太多了。越王复国称霸的一些阴暗面是不能让世人所知道的。要想让这些阴暗的东西永不见天日,只有死人最值得信任。越王夫人要杀西施的原因就很简单了。如果从国家政治的高度上出发,越王夫人估计是害怕勾践迷恋上西施,重蹈夫差覆辙。如果从人性的阴暗卑劣面出发,越王夫人估计是怕西施进入后宫得宠,影响自己的后宫地位。所以不论是越王勾践还是越王夫人,都有杀死西施的充分理由。


(四)当然,西施完全有可能自杀。她或许一直在夫差对她的真爱与国家对她的使命之间痛苦地挣扎。帮助越王覆灭吴国,仰不愧祖国。陪同自己的爱人共赴黄泉绝不偷生,俯不愧夫差。只有用自己的鲜血,才能洗净一切的罪过。只有用自己的死亡,才能不负如来不负卿。世上让人痛苦不堪的事情很多,不能寻得“双全法”就是其中的一种。西施如此,乔峰也如此。乔峰面对生母辽国与养母北宋,也只能“教单于折箭,六军辟易,奋英雄怒”。如果西施的出路只能是死亡,我希望她凋零在自己的手上。

中国四大美女皆红颜薄命。西施被沉入湖底,杨玉环在马嵬驿被逼自缢,貂蝉在吕布死后下落不明,王昭君据传是先嫁给呼韩邪单于,呼韩邪单于死后又被迫嫁给他儿子复株累大单于,复株累大单于死后,又继续嫁给复株累的长子。王昭君从爷爷辈嫁到孙子辈,我也是醉了。据说呼韩邪单于死后王昭君上书汉成帝,请求返回汉土,成帝拒绝了她的请求,敕令昭君遵从匈奴习俗。这真是比一入侯门深似海还要悲凉十万倍。最后以李太白《西施》一诗结束本文,已做对这位绝世美人的缅怀: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浣纱弄碧水,自与清波闲。皓齿信难开,沉吟碧云间。勾践征绝艳,扬蛾入吴关。提携馆娃宫,杳渺讵可攀。一破夫差国,千秋竟不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