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在伤冬期待暖春(4)

字数 3064阅读 178

文 | 花开半夏香如故

图片原创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上一章 | 以为和解

第四章 晴天霹雳

人说心情好,做什么都顺,这话不假。

现在的宁心,深有体会。虽然和于安有很多甜蜜的回忆,但好像也没有哪一次比这种失而复得的幸福更让人激动和兴奋。下午有一单客户咨询理财投资,和客户聊了不到1小时,就达成个人理财计划,签订了意向书,明天来正式签单。要搁平时,估计得切磨叽会呢。

签完意向书,宁心心情彻底放松下来,办公室喝茶间隙,宁心嘴里哼着小曲,期待着下班,连办公桌对面的小张都开她玩笑,说她走了big big桃花运。宁心半开玩笑半白了小张一眼“嘿嘿,本姑娘不需要big big桃花,本姑娘早就名花有主啦”,引起周围几个同事大笑。

而这一幕,宁心在后来的二、三年里,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当时的自己要多傻有多傻。

下班时间一到,宁心快速关机,拎包,冲出了办公楼。

正准备给于安打电话,却听到于安在办公楼前停的车上喊她,破天荒的看到于安能这么准时来接她,以往的他晚上总有加不完的班,她高兴的跑跳着像个刚刚初恋的小女孩。

“快系上安全带,给你说你怎么总不记得注意安全”于安有点严肃的叮嘱坐稳副驾的她,还是她喜欢的熟悉的感觉,她系好后就开心的说笑起来。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我还想着给你打电话问问你几点到呢?”

“哦,避免赶上下班高峰,我今天给办公室请了会儿假,早走一会儿,咱们吃完饭,我还得到公司一躺,早上去晚了,晚上得加会班赶赶工”

“哦,好吧”,宁心嘟着嘴,本来想着今晚能多陪陪她呢。

她瞥了眼于安,他眼看着车前路,很深沉,也不看她,她很想调皮的逗逗他,不过想起于安之前就叮嘱她开车时不能乱动乱说话,会影响他开车,她就自己拿出手机翻起朋友圈来。

下班的路上,车排起长龙,不过还好,半个多小时,到了海鲜自助餐厅楼前停车区。于安开着车找车位,宁心就打量起外面的喧嚣和繁华来。商场大楼有5层吧,海鲜自助的大招牌占了正面很显眼的位置,电子屏幕上,海鲜自助的大字在霓虹下闪烁,鲜活的螃蟹、大小龙虾、扇贝、鳗鱼等海鲜美食图片在交替更换,看着肚子就咕噜噜叫起来。餐厅覆盖了大楼左半边的2层,大落地窗,里面大堂中部,有10几人一大桌的,也有四五人一小桌的,有举杯欢闹的,也有低头大快朵颐的,视线所及的靠边雅间里,有一对小情侣在互相送东西给对方吃,很温暖。

“走,我们进去吧”,于安停好车说到。

“这里真热闹啊”宁心下车拉着于安的手进了餐厅。里面熙熙攘攘,觥筹交错,刚才在外面只是看到热闹,进到里面才能真正被这种聚会的气氛感染。

“先生,2位吗?请问订坐了吗?”大堂前台问到。

“嗯,2位,早上订的,我姓于,好像是在深海厅”

“好的,请稍等,我查一下,嗯,是的,先生,深海厅,自助398一位,共796,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吧”,于安递上信用卡。

付完钱,另一位服务员带着我和于安进了深海厅。2人的雅间不大,但很温馨,白色的桌布,桌子上是挽成花型的餐巾,和大堂是半透明大落地玻璃,从里面可以看到大堂中的欢快。

“2位,吃东西到外面大堂边沿及中间各自助区去拿,注意不要浪费,谢谢,请慢用”,说完,服务员走了。

“你去拿吧,我在这里先看着包”,于安说。

“好,你想吃什么,我给你拿点”

“没事,你就拿自己喜欢吃的就好,我一会儿可以再去拿,快去吧,饿了吧”,于安温暖的示意我快去。

来来回回,拿了几次,对于喜欢海鲜的我来说,真的是吃撑了,但于安好像有心事,全程没吃多少,他只是给我剥给我或看着我吃。

“你怎么没怎么吃呢?这么贵,你真浪费啊”,我边吃边问他。

“我下午吃了块巧克力,不太饿”

于安看着我吃完最后一块烤鳗鱼,擦完嘴巴,他若有所思的,欲言又止。

“怎么啦你?”

“宁心啊,咱们,咱们分手吧”,于安看着我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的说。

我愣了,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分手?咱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你什么意思?”

“宁心,咱们分手吧,我想了想,觉得咱俩不合适,我不喜欢你了,你太倔强、太自我,脾气又很不好,我喜欢温柔一点的”,于安怕自己说不下去,一股脑说完了所有计划要说的话。

“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认真的,你之前说喜欢我的独立、喜欢我的小倔强的”,宁心已经无法控制的反问到。

“但我也有累的时候,我真的累了,咱们分手吧,希望你找到真正爱你的人和属于你的幸福”,于安声音增加了8度的说。

“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认真的,我不分手”,宁心哽咽着。

“我是认真的,咱们不合适,今天是咱们最后一次吃饭,走吧,我送你回家”。于安一字一板清晰的说完这句话,然后去拉哽咽哭泣的宁心。

宁心啜泣着被于安半拉半抱着出了餐厅,于安开车门,把宁心放在副驾驶,发动了汽车。

“于安,你听我说,你在说慌,你明明很爱我,你刚才给我剥虾剥螃蟹,看着我吃,我能看到你眼里有爱!”宁心拽着于安的胳膊极力挽留说,好像他就要跑掉一样。

“宁心,你别小孩子脾气了,刚才是因为这是最后一次了,不想你太难受,才那样,咱们都分手吧,独自过一段时间,都安静思考思考吧”,于安认真的说,但其实,他的心在淌血啊,但已经走到这步了,他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回头。

“于安,如果你,真想自由,我宁心,可以给你,但也请你记住,我爱不爱你,和你无关,那是我的事,你停车,我要下车”,宁心字正腔圆,一本正经的说。

“我送你回家,这里现在哪能打到车,别闹了”

“我说,你停车!”宁心很大声音的喊着,于安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向往常,这样的时刻,他早就一把抱住了她,任她在怀里使小性子,但今天,他不能,看到宁心第一次气成这样,他心如刀割。

“你再不停车,我开车门了!”,宁心大叫到。

“好好好,我停车,你别乱来。”

于安被迫停车,宁心自己开车门,走下来,“砰”的一声打碎了于安已经残裂的心。

这一次,她自己解的安全带,自己下的车,但这一次,她觉得心是真的死了。

泪水止不住的流,她心里大骂于安你这个王八蛋,时不时还使劲的踢一脚。她甚至开始回想相处2年中自己的脾气和倔强,哪怕从这里面能打探到一丝于安讨厌她的情绪,但,她没打探到,她内心有解不完的疑问。

而于安,并没有开车走,他慢开着车,在路边跟着宁心,担心她出事。

宁心回头冷漠的扫了眼海鲜自助餐厅的大招牌,想起深海厅,真是心伤似海啊,波涛汹涌。而这一夜,这个餐厅,深海厅这个包间名,从此,在她的心里刻下了一道疤。

手机响了,是楚雪的,“宁心,你还没下班啊?快回来,我们给你留了好吃的”

“哦,你们快吃吧,不用管我了”,宁心有点控制不住声音的颤抖。

“宁心,你怎么啦?你哭了吗?你在哪里?”

“我这就回去了,我半个多小时到家吧。”

“好,我们等你,好不容易狂欢一次。”

“哦,好。”挂断电话,听到狂欢二字的宁心,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个笑话。

经过了第一次的分手痛苦,以为失而复得的兴奋,到这次真的分手,她没想到自己如此冷静,没有大吵,也没有大哭。而于安,也没有想到宁心会如此冷静,但他知道,也许故意克制的冷静是最伤人也最可怕的,他骂自己是个混蛋,这次真的伤透了她的心。

招手拦了辆出租,“师傅,清水湾小区。”

“好嘞。”

出租车里,宁心冷静恍惚的看着窗外,心像被一直揉捏着,但她却流不出来眼泪,大约这才是真的心死了吧。

于安跟着出租车,目送宁心下车进小区,才折回去单位的路。今晚,他打算在单位通宵了,他不想让爸妈看到他现在的样子。爱而不能,大抵是最折磨人了吧,而此刻的于安却选择了承受折磨,因为,他觉得自己扛不起宁心妈妈描述的幸福。

他以为他放手,宁心就会自由幸福,然而,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每想起今天的情景,都让他无法为原谅今天自己的懦弱和放弃而找到合适的理由。

而在宁心的脑海里,今天就像一个叹号!,从心活到心死,嘎然而止。

下一章 | 曾经情深(1)
目录 | 在伤冬期待暖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