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喂?请问是尤女士吗?请马上到市医院,你的女儿跳楼自杀了,正在抢救。”尤梅接到这个电话后匆忙赶到医院,看着女儿冰凉的尸体,她想,也许二十年前,她应该抛下她舍不得的一切,跟她的情人李力私奔吧。



三个月前


尤梅今天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她心虚地望了望走廊,然后开门进了房间。

“又这么早走啊?每次都不留下来陪陪我。”尤梅掖着被子撑起上半身对正穿裤子的李力说。

“我马上就要在四楼的会议室开会,我这个老板可从来不迟到。”李力看了看手表之后说。

“那下次是什么时候啊?你总得好好陪陪我。”

“我会给你发短信的,”他穿上了西装外套,“你还是跟二十年前一样。”说完李力便离开了房间。

“什么一样?”尤梅摸不着头脑地自言自语,“啊!这个死鬼!”她突然明白过来,李力回A市之后再联系她的这一个月,他们已经幽会了好多次了连她自己都忘了。

她心满意足地躺在床上,这个五星级酒店的房间是李力回A市之后专门包下来拿给他们偷情用的,想着自己过了这么久的苦日子,本以为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二十年前的旧情人发达了还会回来找她,不过肯定也是因为自己虽然已年过四十但仍风姿绰约吧,她不禁神经病般地笑出了声。

叮……

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吓了尤梅一大跳。

“喂?干什么啊?不去,你自己去逛吧,你妈我忙着呢!”说完她就挂了电话,这时候她要独自在这豪华的大床上好好休息休息,才不想去跟自己的女儿许可可逛什么街呢。



“你今天下午又去打牌吗?”

“啊?是……是啊。不打牌我还能干什么?”尤梅正在回李力的短信,许代杰突然出现在旁边问她,把她吓了一跳。

“这么紧张干什么?”许代杰若有所思地盯着她。

“我哪有紧张,你走路都没有声音啊,是个人都被你吓成鬼啦!你快点走啊,都几点啦?”

“才一点半啊,”许代杰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一屁股坐到了尤梅旁边,“我说,你还是回去上班吧,整天都跑去打牌,你又不是每次都能赢……”

“你说什么啊?我才不想回去呢,可可又不在那里上学了,我还去学校干保洁啊?累都累死了,现在可可能挣钱了,我就不上班了怎么啦?”尤梅说话声音越来越大。

“你看看,你看看,又来了,我又不是非要让你去挣钱,我是说你整天都只会打牌对你不好。”

“要你管,你快走吧!等下你这个食堂经理也要被别人赶走啦!”

“看我每次打牌都赢给你看!”许代杰走后尤梅自言自语到。



“行,以后每次你出来打牌,我都给你一千块。哈哈哈哈。”李力搂着尤梅说。

“哎呀,八百块就好啦,”尤梅拍了拍李力,“我又花不了什么钱,还不是拿给我女儿用。”

“你女儿,唉,二十年前你刚嫁给许代杰,还没生孩子呢,她现在在干嘛?哪天也让我见见?”

“见什么见?你不怕露马脚啊?被孩子知道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我不比她爹帅?不比她爹有钱?”李力笑出了声。

“是是是,你又帅又有钱,可你又不是她亲爹。唉,要是她知道她娘整天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她肯定会恨死我。”

“嗯,也是,我们……唉,真是委屈你了,梅梅。”

“要不……我们各自离婚吧,”尤梅突然坐了起来,“我是她妈,她肯定能理解我的,其实当初我爱的人也根本不是许代杰。”

“离婚?”李力点燃了一根烟,“我得好好想想。”

李力当年到广州闯荡,遇到了现在的老婆,全靠她家里的帮助,他才有了今天,尤梅不是不知道这狗血的剧情,她也明白要李力离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她不得不承认,他们各自离婚然后结合,是她现在最想要的。这段时间尤梅已经试探出李力对自己的感情丝毫不减当年,所以她决定慢慢地,一点一点地说服李力离婚,为了让自己和女儿过上更好的日子。



许代杰正坐在小区对面的牛肉面馆吃面,他今天还多要了一壶酒,刚在家跟老婆孩子吵了架,他的心情非常郁闷。尤梅从上次被他说了之后,打牌居然真的没再输过,今天她又拿出自己赢的钱在他眼前晃,让他觉得莫名的憋屈。他不知道尤梅并不是想让他相信自己打牌总是能赢钱,而是喜欢这种偷情之后还能明目张胆地在丈夫面前炫耀情人的东西的感觉。他之前给高考两次失利的女儿介绍了在饭店当服务员的工作,今天女儿下班回来抱怨了几句工作太辛苦,他便想让女儿再回去读书,没想到许可可却异常生气,说自己根本不是读书的料,只怪他没有给自己找一个轻松的工作。尤梅也一直护着许可可,说他就是个没用的食堂经理,不知道心疼女儿,让她去做那么辛苦的工作。母女俩一起埋怨他让他一分钟也不想再呆在家里,便灰头土脸地跑了出来。

“就是这家,回来这么久还没带你来吃过呢。”说着话走进来的两个人让许代杰更加怒火中烧,他没想到二十年之后还能遇到李力。

“许代杰?”

“啊,李力,”听见李力叫自己,瞪着他的许代杰才回过神来,“好久不见,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一两个月啦,哈哈,刚刚我还在想有可能在这里遇见你,哦,介绍一下,这是我老婆。”

许代杰看着他们没有说话,不过听见李力说他旁边的女人是他老婆,他心里的气竟消了一大半,也许李力早就忘记尤梅了吧。

“你怎么一个人?尤梅呢?”

“她……她在家。”原来他并没有忘记。

“哦,这次回来我还没见过她呢,改天我们两家人聚聚?我儿子也快放暑假了,我直接让他到A市……”李力饶有兴致地说着,不时看看许代杰,许代杰只觉得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你回来干什么?”许代杰突然大声问到。

“哟,许哥,这么大声干嘛?我回来见见老朋友不行啊?”李力故意把老朋友三个字说得很重。

“可是你回来这么久了也没联系人家。”他老婆说。

“哦,呵呵,我跟老朋友开玩笑嘛,”李力回过头,好像他刚刚忘记自己还带着老婆一样,“我啊,挺忙的,这次回来呢,也是因为工作,可能,至少得呆到过完年吧,哪个年也不知道,说不定明年后年呢,哈哈哈,以后有的是机会聚哦,许哥。”

许代杰瞪着他没有说话。

“唉,老婆,我们今天换一家吧。”

“为什么?你不是说你以前最喜欢这家?”

“今天可能许哥跟他老婆吵架了,一个人在这里吃,我们两个就别刺激他了。”李力说完就拉着他老婆往外走。

“啊?我还约了美容呢,来不及啦!”他老婆一脸懵逼。

“走了啊,许哥,改天我打给你,带上老婆孩子一起聚聚啊。”

许代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今天又赢钱了?”尤梅刚回家就遭到了许代杰的“拷问”。

“是啊,哎呀,我都不想赢他们的了。”

“我今天下班的时候去张哥那里了,没看见你啊。”

“啊?我……哦,我今天没在张哥那里打……”

“那你去哪打了?你不是一直在张哥那里打吗?”

“谁说的?哎呀你怎么那么多话,我已经好久都没去过张哥那里打牌了。哎?可可还没回来吗?”

“我今天托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份新工作,比之前的轻松多了,但是晚上下班会晚一点。看她回来怎么说吧。”

“我回来啦!”正说着许可可就进了门。

“哎,可可,今天新工作怎么样?”

“哎呀,可好了,比起之前在饭店当服务员,这简直就是上天堂啦!”

“是做什么呀?”

“就是那边新开的一家美容院的前台啊,爸爸让李叔叔今天带我去的,没跟您说吗?”

“李叔叔?哪个李叔叔?”尤梅莫名有些紧张。

“李成强啊。”许代杰盯着尤梅说。

“哦,哦,他呀,我还以为……啊,可可,你还不好好感谢一下你爸爸,帮你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是啊,谢谢爸爸,您还是疼女儿的嘛,我还以为您要一直让我在那个饭店工作呢。”

“妈妈,您什么时候去办个会员吧,我觉得我们那家美容院很不错的。”

“哎呀,我又不美容,花那些钱干什么,”尤梅摸着自己已经有些许皱纹的脸说,“那是家很高档的美容院吧?那肯定很贵了,我们哪有那个钱呀。”她酸不拉几地朝许代杰说。

“哎呀妈妈,没事,等我这个月干完发了工资,我帮您办,让您永远这么美丽,是吧爸爸?”

许代杰笑了笑没有回答。等许可可回房间后,许代杰问尤梅到底去哪里打麻将了,尤梅支支吾吾地说了另外一家麻将馆。

“可可还有别的李叔叔吗?”许代杰又问。

“啊……啊?”尤梅显得十足的心虚,她刚刚听到许可可说是李叔叔带她去的美容院时,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李力。

“你知道李力回来了吗?”许代杰不打算再卖关子。

“嗯?李力?”尤梅假装迟疑了一会儿,“哦……我好像前几天在路上遇到过吧,不记得了。”

“他没找你?”

“他找我干什么?”尤梅的声音突然提高了八度,“他不是早就结婚了吗?”

“哦……是啊,上次我还遇到了他跟他老婆。”许代杰的表情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哦……是吗?呵呵。”尤梅尴尬地笑了笑。



“哎?这不是我女……这不是天美美容院的会员卡吗?”尤梅拿着李力送给她的卡问。

“是啊,你也知道?不是新开的吗?我就去给你办了一张。”

“哦……我知道啊,你怎么想起让我去美容了,你嫌弃我啦?”

“我哪会嫌弃你啊?你们女人不都喜欢做这个吗?反正我老婆……”李力迟疑了一下,“她就喜欢做这些,我想你可能也喜欢吧。”

“切,我跟着许代杰,哪能去这些高档的地方啊。”尤梅又是一阵阴阳怪气。

“哟?还生气了?你比她年轻漂亮多了,不做就不做,照样迷得我魂不守舍的。”李力说着就往尤梅身上扑。

“哎呀哎呀,等一下,我还没洗澡呢,”尤梅有些不快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我说啊,你到底肯不肯离婚啊?我都快受不了家里那个死老头子了。”

“呃……你们家老许有什么不好,他现在赚的也够你们花的吧?再说你女儿也上班了,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什么叫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觉得我是看上你的钱了?”尤梅激动地跳下了床,“行,李力,既然你不肯离婚跟我在一起,那咱们以后也别见面了,你以为我喜欢现在这样跟你偷偷摸摸的?”

“哎呀,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让我再考虑考虑,再考虑考虑。”

“那你考虑好了再来找我!”尤梅说完就提上包往外走。

“哎?你就走啦?”李力坐在床上锤着被子骂娘。



尤梅没想到过了两个星期李力都没有再找她,但她心里就是有种迷之自信,李力肯定是在跟老婆扯离婚的事,过两天就会来找她的,所以她每天的心情依旧很好。

这天她突然在包里翻到了美容院的会员卡,心想不去白不去,便兴致勃勃地来到了美容院。

但尤梅并没有在前台看到许可可,前台小妹问清楚她们的关系后,告诉她许可可今天下午请假了,一会儿就会回来,让她先去做脸,边做边等。

两个小时后,尤梅心满意足地从包间走了出来,正感叹自己应该早点开始进美容院,说不定她就可以永葆青春了,就看见自己的女儿从外面进来。

“哎?妈?”

“可可啊,你去哪了?怎么请假了?妈正想来看你呢。”

“呃……那个,我……我中午吃多了,肚子有点不舒服,就去休息了一下。”

“哎?怎么回事啊?怎么吃多了?”尤梅紧张地对着许可可的肚子一顿乱摸。

“哎呀哎呀,没事了没事了,我吃了点消食片,已经好了。哎?妈妈,您不是不愿意来美容院吗?她们给你打折了吗?”

“我……我这不是没找到你,然后就顺便做个脸等你吗?打了打了,我办了个会员。”尤梅拿出会员卡给许可可看。

“哟,妈,可以啊,钻石会员,您可真舍得。不过也是应该的,您现在就该好好保养啦,永远都这么漂亮。”

“啊,是啊是啊,”尤梅之前没注意,没想到李力出手这么大方差点让她不知道怎么圆过去,“那你快去好好上班,妈先回去了。”

尤梅担心自己漏了马脚,着急忙慌地往外面走。突然她看到李力的车停在了路边,李力正从车上下来。

“梅……尤梅?”李力先叫了她,本来是想叫梅梅的。

“你怎么在这?”尤梅环着手莫名傲娇地说。

“我……我……我来接我老婆。”

“你老婆?”尤梅一开始有点惊讶,不过想着自己刚从美容院出来,便明白了。

“对,她也在里面。”

“哼!”尤梅生气地跺了下脚,快步走开了。

“看来他这几年都是不会离婚了,哼,他就不怕我直接告诉他老婆吗?”走了几步之后尤梅想,“可是我都不认识她老婆啊。”想着,她便转过头往回走。

“哎哟。”李力正带着他老婆走出来,没想到尤梅又回来了,他们差点没撞上她。

“哎呀,这不是李总吗?”

“哦……尤……尤梅,”李力两个星期前还没料到会有这一出,他现在非常后悔送了尤梅美容院的会员卡,“老婆,这是我……以前的朋友尤梅,就是……”

“就是上次那个许先生的妻子吧?”李力的老婆接话说。

“对对,就是就是。”

“哦,尤女士你好。”

“你……你好。”尤梅顿时觉得自己气冲冲的样子有点像个泼妇,跟对面这位端庄的女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我们先走了。”李力倒想着赶紧离开。

“哎,尤女士你去哪里呀,我们可以送送?”李力的老婆却说。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就去前面,前面。”

“哦,那好,我们改天再聚。”



那天美容院偶遇之后,李力果然又找了尤梅,但是是告诉她不要再出现在他老婆面前了。尤梅没有放在心上,只是让李力赶紧离婚,没想到这次李力居然答应了。不过随后一段时间他也没再找她。

这天尤梅又来到了天美美容院,刚进门却看到许可可又在往外走。

“可可?你去哪?”

“哎?妈,您又来啦?阿玲,你带我妈去!妈,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你自己先去做啊。”说完许可可就离开了。

“这孩子,怎么老是不好好工作,老往外跑啊?”

“阿姨,可可一个星期都来不了几天的,她还说过几天她就辞职呢。”

“又辞职?我怎么没听她说啊,她不是挺喜欢这工作的吗?”尤梅有些摸不着头脑。



尤梅当天下午没有做脸,由于不放心女儿,她跟踪了许可可,惊讶地发现她进了一家酒店。之后尤梅便回了家。这时她已经顾不得再去想自己和李力的事了,她心里隐隐觉得许可可有什么不好的事瞒着自己。

“可可,你是不是谈恋爱了?”晚上许可可回家后,尤梅问她。

“……我没有啊,妈,你怎么问我这个?”

“那你下午去酒店干什么?我都看见了!”尤梅觉得许可可不说实话很让她生气。

“您……您怎么看见的?您不是去做脸了吗?”

“我……你整天不好好上班,我能不担心你吗?人家跟你一起的小姑娘都跟我说了,你三天两头就往外跑。你……谈个恋爱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都二十了,怎么不能让妈妈知道啊?”

“哎呀,我就不想让你们知道,您就别管了。”

“哎,你不说是吧,看等下我跟你爸说,看他怎么说你。”

“您跟谁说我都不会让你们管的!”许可可说完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许代杰回家后,尤梅赶紧跟他说了情况。

“是吗?”听完尤梅的话,许代杰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你这是什么反应啊?她偷偷摸摸地谈恋爱,你居然不着急?”

“着什么急啊?可能她觉得还不到介绍给我们的时候吧。”

“都一起去酒店了,还不到时候?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直接给你抱个外孙回来?”

“你说什么啊?她又不是小孩子了,你就别太操心了。”许代杰说完竟又若无其事地看起了电视,尤梅暗暗地骂了一句就也回房间了。



这天下班后,许代杰开车去天美美容院接上了许可可。

“听你妈妈说,你最近谈恋爱了?”

“没有,您别听她瞎说。”

“这也没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你也早就长大了。”

“爸爸,真的没有,要是有的话我肯定带给你们看。”

“行,没有就没有,我们今天去吃牛肉面吧。”

“好啊,妈妈不来吗?”

“她估计还在打牌吧,我们先去吃,不等她了。”

而在这天下午,尤梅还真的去“打牌”了。

尤梅已经等不及要和许代杰离婚了,所以这次她要使出全力说服李力离婚,毕竟她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如果再不敲定,李力就会慢慢地甩掉她了。

“你已经好久没约过我了,你是不是在跟你老婆谈离婚啊?”尤梅今日说话显得格外温柔。

“呃……是啊,梅梅,这事,得慢慢来,急不得。”

“有什么急不得的?你现在又不靠他们家了,你直接提不行吗?”

“我怎么直接提啊?”

“你跟你老婆,已经好久没那啥了吧,早就没什么感情了吧?我就不信她不知道你外面有人。”

“她是知道,”李力紧紧地皱着眉头,“可我儿子又不知道,他一直以为我和他妈好好的,我突然提离婚,你让孩子怎么能接受?”

“那……那你儿子也不小了啊,爸爸妈妈没感情了要离婚,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再说,又不是只有你有儿子,那我还有个女儿呢。”尤梅越说越激动。

“那我怎么就能为了我们两个豁出去啊?你怎么就不能啊?”她不停地推桑李力,惹得他心里很烦。

“你是不是就是不想离婚?你跟我在一起就是为了发泄是不是?”尤梅开始大喊大叫,“你信不信?你信不信我憋急了我让你多一个女儿出来?”

“你说什么?”李力盯着头发已经乱七八糟像个疯婆子一样的尤梅说。

“对,”尤梅捋了捋头发,扬起她那张写满了怨妇两个字的脸说,“你没想到吧,其实,我女儿,是我跟你生的。”

“尤梅你疯了吗?这种话你可不能乱说。”

“我没乱说,你不信,你去做亲子鉴定啊。你以为许代杰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二十年前我就把他绿了。”

“那……那他也知道他养了这么多年的,不是他的女儿?”

“知道啊,怎么不知道。可他有什么办法,他自己不能生,他就默认了那是他的孩子,谁能想到你还会回来啊?”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得静静,你让我静静。”李力垂下了头。

此刻李力的心情十分复杂,当年是他和尤梅两个人情投意合,但迫于家长的压力,尤梅只能嫁给当时家里还算富裕的许代杰。他难解心中之痛,也为了让瞧不起他的尤家人后悔,才离开了家出去打拼。如今得知尤梅竟然生下的是他的孩子,许代杰还帮他养了二十年,他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痛快。

“你静你的吧,我先走了。”

李力一抬头看见尤梅已经收拾好准备离开,他也没说什么,他还在想这件事到底该怎么收场。



“梅梅!”尤梅刚走到面馆门口,李力竟追了上来。

“干什么?许代杰这会儿肯定在里面呢!”尤梅把他拉到一边小声地说。

“那正好,我们就去跟他摊牌!”

“摊什么牌?”尤梅明知故问,脸上乐开了花。

“我想好了,我爱的人本来就是你。起先我确实还有些犹豫,但听你说我们竟还有个孩子,哈哈,虽然你都还没带我见过她,但是……梅梅,我觉得我们以后在一起肯定会很幸福的。我们先去跟许代杰说,然后晚上回去我就跟我儿子他们说。然后我们就各自离婚,我们再结婚!”李力双手扶着尤梅说。

“好!呵呵。那我们进去吧?”

许代杰正和许可可面对面坐着吃面,他脸朝向门外,看着李力和尤梅牵着手走进来,他却好像并不生气。

“你们二位吃点什么?”

面对店员的询问,尤梅没有搭话,而是松开了李力的手,毕竟他们都还没离婚,而且她看到许可可也在这里,总觉得牵着李力有些别扭。

“妈?”许可可回过头,喊了一声妈后,脸上竟写满了不知所措。

尤梅看出她是因为看到了李力。

“哦,可可,这是你李叔叔,你还没见过,”尤梅笑嘻嘻地介绍,“这是我……女……。”当她转头向李力介绍许可可时,在他脸上却看到了惊恐。

“啊,李力老弟,”许代杰这时候站了起来,“还没见过呢吧?这是我女儿,许可可。”他把许可可从座位上拉了起来,脸上有着一种尤梅看不懂的神色,好像电视剧里阴谋得逞的坏人,说话时脸快贴到了她和李力的脸上。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许可可突然扯着呆住的李力发疯似的问到。

“可可你干嘛?”尤梅拉住了许可可。

“你跟他什么关系?”许可可仰起脸问尤梅,尤梅看到她脸上的泪水,吓了一跳。

“你李叔叔啊,我不跟你说了吗?我跟他……其实他是你……他才是你……”尤梅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你别说了!”李力突然吼到。

“你……你搞我妈?”许可可再次冲向了李力。

“哎呀,可可,你怎么说话啊?”

“是啊,可可,其实这位李叔叔跟你妈妈,是老相好了。”站在一旁的许代杰开了口。

“什么?爸,你说什么?”许可可泪如雨下。

“哎呀,可可,妈妈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其实我跟你爸……我跟许代杰根本就不相爱,二十年前我就跟你李叔叔……其实李叔叔才是你的……”

“我叫你别说了!”李力再次阻止了尤梅。

“是我的什么?妈,他就是你想见的我的那个男朋友。”

尤梅被许可可这一句话吓得突然跌坐在了地上,她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他之前带他老婆来美容院就开始找我,说要包养我,我不想上那个破屁班,可是我又不能跟你们说,他妈的他都能当我爸了。”

尤梅还是没有说话,她也开始哭泣了。

“你他妈的什么东西?睡了我妈还来睡我?”许可可用力推搡着李力。

而李力已经不敢看她了。

可怜的许可可还没意识到这一切比她知道的还要不堪,这样的事实已经是她难以接受的了。

“爸,你带我回家吧,我不想再看到他们了。”许可可望向许代杰。

许代杰看到泪眼婆娑的许可可,心突然软了下来,他本来想告诉她,他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但毕竟有了二十年的感情,他也突然有些后悔,因为许可可是他送到美容院去的,他知道李力经常要去接送老婆,他本来对李力看上许可可也没抱什么太大希望,怎料李力就是个十足的大色狼,也有可能是许可可跟尤梅长得有些像吧。对于这项他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报复,此刻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太狠了。

然而最后许可可还是知道了真相,跳楼自杀了。尤梅和李力失去了他们的亲生女儿。许代杰也失去了自己养了二十年的孩子,他觉得是屈辱和仇恨让他失去了理智,他毁掉了许可可,害她丢了命,世间也再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于是,他也从许可可离开的那座楼上,跳了下去。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