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朋友的外婆过世了,他请了两天假回去参加她的葬礼, 陪她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朋友说他内心空空的,在看到他外婆照片的时候,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汹涌而出,而其实他知道外婆并不喜欢看到他难过,即使家里人都劝他说,外婆只是去了更好的地方,终于可以和外公团聚了。但是他仍然哭的稀里哗啦,他并不只是难过伤心,他还很愧疚,跟外婆约定好了的下次看她注定要永远食言了,他怪自己,为什么老是拖到下次,而从今以后,他和外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他只是没有想到外婆最后会以这样的方式跟他告别,他想外婆了。

朋友从家乡回来后,在微信群里感叹到,如果有想见的人,就要赶紧去见,不要老是觉得时间很多,时间还够,毕竟你不知道下次再见跟永远再见哪个先来。看到他发的信息,我也万分感慨,我们生命里有多少人就是在一次次下次当中慢慢离开我们的生活,有些甚至连好好告别都没有就已经离开,消失不见,而我们也只是怅然一下,继续赶路,看起来很凉薄,却始终无可奈何。但是真的是无可奈何吗?这些不过是我们的借口,帮助自己逃离过错的借口。我们终究对自己很宽容,不忍心怪责自己的不上心。

这样想想,突然觉得对以前曾经很好的朋友感到抱歉,因为自己懒惰,总是将聚会拖到一次次的下次,最后久了不联系,也就各自慢慢淡出彼此的世界。我不知道有没有朋友对我这样的态度感到失望,对跟我这段友谊感到难过可惜,如果有的话,真想跟他们说声对不起。即使回不到最初,至少彼此不亏欠。现在的我才明白,原来生命里的一些朋友是我自己将其推离的,突然我很想念以前陪我走过某段路程的朋友。不过我也挺庆幸,能够早点明白这个道理,余生的朋友我会倍加珍惜,不再让他们轻易消失远去,而自己却无可奈何,后悔万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