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IV同人

凡王之血,必以剑终。诸神的黄昏来临,路明非浴血奋战,神魔难当,所向无敌,直到真正的奥丁出现,他势不可挡的攻击终于凝滞,王与王之间的战争,只有胜者才是正义!

夜幕遮天,大雨滂沱,路明非已经被奥丁击退六十八次,倒退3000米,他们的战斗摧毁了方圆八百公里内的大型建筑,路面蜿蜒破碎,到处都是残砖瓦砾,昆古尼尔的确是神器,因为这是邪神洛基拜托侏儒打造的,枪尖上刻有卢恩文字,枪柄是世界树(Yggdrasil)的树枝制成的。路明非被击中六十八枪,但是仍未死去,神族领袖奥丁表情也凝重了许多,这是百发百中的神器,迄今为止无人能敌,为什么一个混血种可以和神威对抗?他轻蔑地笑了,“凡人都是蝼蚁,你不过比别的蝼蚁强壮些而已,接受审判吧,蝼蚁!”昆古尼尔划出流星的光芒,路明非笑了"I am a master,god,you're wrong! something fornothing,100%融合,16倍增益,神明天征!”路明非变为龙躯,右手对着奥丁张开,两分钟之后,明非为中心的街道尽数爆炸,昆古尼尔断成四截,千米之外,奥丁一脸惊恐,躺在六百米的深坑里,动弹不得,遍体鳞伤。明非变回人形,单膝跪地,大口大口喘着气,消耗体力太多。不过,世界不会毁灭,神族败了,因为他们不懂人性的强大。

诺诺从远处冲了过来,满脸泪水,明非勉强抬头,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至少要笑着看她,小魔女可是很强的,就在这时,奥丁鬼魂般掠至诺诺身后”卑微的蝼蚁,全都消失吧!神陨天罚!!”一道刺眼的金光闪过,奥丁和诺诺灰飞烟灭。明非懵了,呆呆得站起来,过了一会儿,他野兽般嘶吼,眼角睁裂,血泪流淌,他狂吼“路明泽,出来!想办法让诺诺回来!你给老子滚出来!快点!”穿黑礼服的小魔鬼慢慢在空气里显露身影,“我不是神,奥丁自爆了,怎么救她?放弃吧,哥哥,你为什么,为什么那么在乎别人的妻子呢?””你有办法,我知道你有办法,快点啊!不救她我就去死,我说到做到!”“你这样我很困扰啊,哥哥,为什么你总是对外人那么好?你得接近死亡,敢吗?” ”废话!快救她,怎么做你快告诉我!快!!!” “安啦,安啦,我来就好,烂好人。” 说完路明泽的表情就变了,朝圣般肃穆庄严,他拾起饕餮,借了明非的血液,画出一个复杂的图案,轻声念道“炼金矩阵.天地逆演!”

无数道白色光线笼罩整个街区,半个小时才消散。明非喜极而泣,他看到了诺诺,重生的诺诺。他想和她说说话,可是,诺诺居然问他“你好,你是谁?为什么受伤了?需要治疗吗?” 明非呆了,居然,居然不认识我?路明泽的声音想起来“说过了,我不是神,她从亡灵之地回来了,代价是失去所有记忆,这是世界法则,黑王复活也无能为力。你伤得太重,走吧,回学院,以后再说。”

半年后,诺诺的情况没有好转,明非依旧每天陪她说话,希望可以找回她的记忆,因为她是他的牵挂,君临世界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路明非的“血之哀”最重。不过,他都拯救世界了,这点事难不倒他。更多的时候他自言自语,因为诺诺经常昏睡很久。

当时年少。未解离愁

离愁渐解。尔固当归

你在我的弄堂里穿梭

我在你的记忆中斑驳

你知道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知道

你总在退让 我还是谦恭 当飞鸟来去
我们也分飞

你乘我的羽翼 凌世 我负你的伤痛前行

果壳里的宇宙 错过 注定 飘 泊不来你回眸

等不到你转意 天不知我垂首 道不明则明 非暗难暗。

南岸是我执着蒲公英的祷告

彼岸是你决然荼蘼的神伤

白帆在桅 墨云在穹 我甚至触不到你衣角的流苏

你思念着我的思念 为我铭刻

我拘谨着你的拘谨 为你忘却

空气里你的颜容 锈蚀了我的陆离 我的光怪 我的无常

微雨中你的叮咛 侵伐了我的堂皇 我的柔肠 我的彷徨

左岸是意念的我。右岸是存在的镜

天空之上 布你幸福 天空之下 弥我哀伤

心之所想 念之所及 若无别离 何来相聚

三生一瞬 浪子未归 千山万水 只愿长安

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不改初衷。

愿有人陪你光芒万丈,不忘本心。

愿有人陪你跋山涉水,不舍不弃。

浮生不过刹那,人生只是弹指。

相思无解,莫将爱慕深藏。
情亦无终,愿能终成眷属。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诗仙挥毫,佳作天成。而我最早知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就是他的《长干行》,那种美好的画面在我记忆里存在了很久,直到我想象出的世界化为乌有。儿时玩伴是最早的友爱萌发,让每个孩子都不觉得孤单寂寞。也许是一粒糖果,也许是一朵鲜花,也许是一本画册,也许是一抹微笑。陌生人就不再陌生了,悲喜同调,哀乐同行。我温暖因为是你让我觉得温暖,我快乐是因为你让我感到快乐,你是我的太阳,我的光明,我的信仰。

我看着你的一颦一笑,一喜一嗔,看着你的眉眼,你的青丝。然后发现明眸皓齿,延颈秀颈之类的词语也不足以形容你的容貌,那都是人间描述,怎能及得上你。原谅我的无力,找不到可以形容你的词语。只是有你陪伴,苍白单调也可以比彩虹还绚烂。在我失意痛苦的时候,在我牢骚满腹的时候,在我茫然四顾的时候,在我伪装坚强的时候,在我怒发冲冠的时候,你只是浅浅笑笑,就让我心平气和,保持清醒。而所有的恐惧都是我夸大了对“未来到之事”的想象,自己给自己套紧枷锁,戴上镣铐。你安抚我的情绪,抹掉我的恐惧,让我自由存在。

你说你只管两件事,一件是小事,一件是你决定这事情是大事还是小事。这样的率性,这样的真诚,让我着迷。我反正也管不了大事,你管的事情已经足够我在艰难的世道里生活。快乐得生活。你说从万永那拿东西是借不是偷,你说师傅是好人,你陪我到长安看世间繁华,你陪我在世间去颠沛流离,你对所有人所有花都很好,你对我很好,你很会做饭,你不忍心离开我,你。。。。。。

你为我做了我数不清的事,我欠你一世安稳,我欠你一世荣华,我向你许诺却没实现诺言,我和你成亲却没有向你行礼。我现世还不了你的所有,我来世再慢慢还给你。我曾经欠你的时间,我以后再一点一点补全。

诺诺,和你在一起就很好,我会在长安等着你,等着你曼舞轻歌的归来,等着你喜笑颜开的返航。我等着你,和你做未竟之事,享未全之福,你一定要来,我就在长安静静地等着你,和你看天上明月,赏人间喜事。

诺诺,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喜乐,你是我的全世界。

我感激每个在我生命里出现过的人,深深感激,我知道他们都是我心神里的思念,让我变成了如今的我,和过去不同的自己。

只愿你们有个自己做主的人生,有着自己想要的前程,有着自己贴心的朋友,那最好。

即使再也联系不到,但我衷心这么期望着。

但好在生命里还有留着的那些人。

告别季的空气大致就是这样,像是到处都是水汽一片,雾浓霜重,又画满离别,又充满愁绪。

而你也终究会和一些人分道扬镳,因为自己的野心和目的。你们会去不同的城市,开始不同的人生,彼此看起来毫无关联。江湖如此之大,孤单是此起彼伏,多到淹没你所有的意气风发,所

有的雄心壮志。多到你忘了以前的自己什么样子。

但你会知道,总有那么几天,你们会见面。你们会约好一个地方,不管多远都会抽空去见他(她)而你也知道他(她)一定会停下身边所有事情,卸下自己的一本正经去接你,抛下自己的成熟世故去看你,江湖很大,你们也许会再也不见,你会在脑海里想象你们见面的场景会多搞笑,会多温馨,会多古怪,会多快乐。所以,江湖那么大,我只愿你不孤单。

离别了太久,你才会明白漂泊那么久,最好的时刻就是将见未见的那一刻。

直到那时候,你就会发现,有些默契怎么放都不会忘,有些事情只有你们彼此知晓,有些人不管相隔多远,你们都会是彼此的后盾。哪怕隔阴阳,哪怕断因果,哪怕花事已了。

江湖风大,愿你不孤单。

江湖路远,愿你不孤单。

“诺诺,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喜乐,你是我的全世界。所以,求求你,醒过来,好吗?求求你,别让我一个人在学院待着,我很难过。”这一刻,整座卡塞尔学院鲜花怒放,彩虹升起,圣光遍布医护室。明非转身,有人扑进他怀里,“喂,看在你拼命的份上,我回来了,李嘉图。”路明非笑了,诺诺也笑了。卡塞尔学院的传奇永远不会结束,只要有他在,是吧,路明非。

离别了太久,你才会明白漂泊那么久,最好的时刻就是将见未见的那一刻。

直到那时候,你就会发现,有些默契怎么放都不会忘,有些事情只有你们彼此知晓

有些人不管相隔多远,你们都会是彼此的后盾。哪怕隔阴阳,哪怕断因果,哪怕花事已了。

江湖风大,愿你不孤单。

江湖路远,愿你不孤单。

诺诺,对我来说,你是我的天堂,你是我的全世界。以后就让我带你看遍世间繁华,看着夕阳,直到我们都是白发苍苍。我也会拉着你的手,绝不放开,哪怕瀑布逆流,末日降临。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348评论 4 35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5,906评论 1 28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191评论 0 235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295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06评论 3 28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07评论 1 202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07评论 2 30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17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48评论 1 234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183评论 2 238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34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084评论 2 247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0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21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27评论 0 190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03评论 2 26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054评论 2 25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