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能没想到刚过情人节就要失恋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个与我无关的情人节,早就把它当成了跟平时无异的一天,昨天是M大人(大姨妈)大驾光临的第二天,请假在家“挺尸”的我在微信接连几声之后醒来,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局促的房间里没开吸顶灯,床头台灯昏黄的灯光好像在提醒我: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我有多孤寂多落寞。确实,那一刻,内心涌上莫名其妙地伤感情绪,几乎就要投进自怨自艾的状态里。

还好,微信工作群里噼里啪啦发来的新任务,把我迅速地解救出来。

家里长长的过道和客厅都陷在黑暗里,是的,其他房间的姑娘们还没回来。我在HOME群里@了其他姑娘,附文:都出去过节了!就我自己在家!你们这些深藏不露的讨厌鬼!

紧接着收到闪复:“我下班后去游泳了”“我在跟女人约会过节啦”

我笑着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时不时地收到几位好朋友给我发来算是安慰或者算是期待和祝福的红包,大多这样命名“情人节快乐,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说真的,挺暖的。尤其是在情人节凌晨第一个给我发祝福红包的男闺蜜,一边帮我排版工作,一边不忘了发个安慰单身狗的红包。有时候,我想,在生活里我之所以能像个能量不断的太阳可能是因为身边的人不停地给我温暖,知足便能长乐。

正在工作的时候,电脑微信噼里啪啦地收到“久旱”小姐发来的内容。之所以称她为“久旱”小姐,是因为她也空窗很多年,最近刚进入恋爱状态一个月。带着祝福地希望她久旱逢甘霖(此处非要多想我也控制不住你),但久旱小姐自从恋爱之后口头禅就变成了:我要分手了。

一周之前,我们俩就以她的男友是否会在情人节有所表示、来个惊喜这件事打赌。久旱小姐说她太了解对方、能吃顿饭就不错了、礼物不指望、惊喜不可能。我说不可能,正好是确定恋爱关系的一个月节点,又遇上情人节,肯定会很隆重。

久旱小姐每天跟我念叨着“我可能要分手了”“我没有很喜欢他”,却口不对心地年后给对方带回很多家乡美食、元宵节送个爱心元宵外卖,我看着她在选元宵外卖的时候纠结得抓头发、陪着她在甜品店试吃汤圆、听见她紧张地喊“外卖送到了!”

是的,女生内心戏就是很足。我也是这么以为的。

情人节终于到了,我和久旱小姐的赌约出了结果:久旱小姐完胜!

对方未定餐厅,两人看着商场里所有餐厅门口坐满等位的人。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说如果是我,我一定会提前定位,如果订不到位置,提前定一个能做饭的酒店房间都可以,两个人一起做顿饭吃都好过在人潮拥挤的商场里,大汗淋漓的,等位。

久旱小姐拉着男友进入了一家还有座位的咖啡店,丧失好心情的她还假装一切如常地看着男友点咖啡蛋糕,她一口未动,男友低头吃得欢,竟看不到她红了几次的眼圈。

那礼物呢?我问。
久旱小姐说,特别俗,巧克力。
也好,应景。我安慰道。
久旱小姐发来“好时,最小的盒子。”
我哑然。

我们都是这样的姑娘:一定不会让男友包揽约会的所有费用,一定不会张嘴跟男友要什么礼物,一定会绞尽脑汁地把男友花的钱变相还给他。我们信守着爱情里经济独立的原则,我们尽量做到不跟男友抱怨任何事情,我们希望自己是温暖的、懂事的、阳光的。

事实是,久旱小姐问男友喜欢她什么的时候。男友第一条说的竟是,“你第一次请我吃饭的时候我很震惊,我以前的女朋友根本不会在约会中付钱,更不会送我什么礼物,你如此懂事。”

这个社会“懂事”“脾气好”已经成为了内涵贬义的词汇。你懂事,所以我不需要在你身上多用一份心,不需要在乎你的感受,因为你懂事,脾气好,你能接受一个在你身上不放任何心力的我。

这一巴掌狠狠地打在我们这样的女孩脸上,火辣辣的,不疼,因为我们承受过比着更多的疼痛,所以才变成今天如此懂事的模样。我们只是觉得可笑,可笑得笑出了眼泪。

一个月工资3万的男友买30块钱的巧克力,包装纸都没有。纵使下班后匆匆去超市随便买的,这仅占月收入百分之一的东西,被称为“礼物”,在一见面的时候就献宝一样地拿出来。
这到底是看不起女友,觉得女友没见过世面,还是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没见过世面?

回答不了,反正,力是相互的。

久旱小姐结束约会后,拖着疲惫的身心来我这儿。一屁股坐在床上,问我什么时候履行赌约。我看着她笑比哭还难看的脸,恨不得把我给自己买的玫瑰塞进她的怀里。

可能看到这儿,会有人质疑我们:你们要爱情还是要礼物?

我非常负责任地告诉提问者:我们要爱情。那种真心实意的爱情。

今天这样的情况,如果男友工作一天非常辛苦,哪怕真心实意地发来一条微信,我们都会被甜言蜜语感动。这甜言蜜语甚至直接跟高价礼物划等号。什么来体现爱情的真心实意?外在的东西,包括甜言蜜语在内的礼物。

我们不是物件,我们这儿“价高者得”的原则从来不适用。
但我们不是傻子,我们掂量得清真心和虚情假意的分量。

久旱小姐扶着正在工作的我的肩膀说“我要分手了”,我第一次不假思索地说“赶紧”。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298评论 4 360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701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7,078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87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2,018评论 3 28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410评论 1 211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729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12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124评论 1 239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79评论 2 242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903评论 1 25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68评论 2 251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94评论 3 233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14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7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435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312评论 2 26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