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择优理赔有用吗?

这个节点,我是真的着急了。

 一边是老产品下架的通知纷至沓来,一边是很多亲朋好友没有重疾保障;一边是我知道我替你着急,一边是我不知道我也不着急。

提要:

1、择优理赔是什么?有用吗?

2、想买重疾险,要不要等新产品上市?

政策性的东西不能简单定性为好或不好,但我想你们会认同:社会的发展总会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至于这部分人是谁不重要,但都希望不是自己。但是,“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重疾新规从征求意见稿到今年11月5号落地用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很多朋友多多少少会听到一点或看到一点。但更多的人会觉得这事儿跟我有什么关系?今天来看看到底有没有关系。

今天重点关注一下重疾新规引发的“择优理赔”浪潮。目前有30多家保险公司发出了择优理赔的通知。

择优理赔是什么?

从上图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于有旧版重疾险的人来说,若11月5号之后发生重疾,可以对比旧版和新版两个重疾规范,哪个宽松就按哪个赔。若2021年2月1日后首次投保重疾险,后面发生重疾,只能按照新版重疾条款约定赔付。

开始时,很多人认为这不过是保险公司的一个市场促销策略而已。确实是策略,但这个策略对消费者来说有莫大的优势。最近信泰出了第一个重疾择优理赔案例。

假如没有重疾新规这件事儿,当然也谈不上择优理赔,案例中的被保险人因为不符合重疾险条款中对于“脑中风后遗症”的约定,换句话说,依据现有重疾条款不能被确诊为重大疾病,因此不能获得赔付。但依据新规中对于此项疾病的约定,被保人顺利获得了30万赔付款,还豁免了后续十几万的保费。这对于备受疾病折磨的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除此之外,重疾新规和现有重疾险条款的区别详请见下面的对比图片。现在购买旧版重疾,叠加择优理赔就相当于给自己的重疾险做了最大可能的优化。甲状腺癌可以按旧款赔付100%保额,原位癌轻症还可以赔,冠状动脉搭桥术不用非得开胸才赔付,还有其他诸如上面信泰的理赔案例涉及到的疾病种类都可以择优理赔。

这是保险公司给到消费者的一项实用权益。有没有此项权益的区别只在于是现在投保还是以后投保。

我们当然希望自己和家人永远用不到重疾险。

但是,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一定不会生病吗?有人可以决定自己什么时候生病吗?有人可以决定自己生大病还是小病吗?

如果答案都是否定的,那么我们是否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应对这个不速之客呢?比如足够多、需要时可以随时拿来用的资金,随时可以按自己期望变现的资产,随时可以抽离出来的投资?

如果答案还是否定的,那么我们又哪来的自信说自己不需要重疾险呢?

既然需要,又赶上新旧交替和对我们有利的政策(择优理赔+开门红核保政策),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新产品会如我所愿吗?

这个涉及到再保公司和保险公司之间的定价规则,此篇不做展开。目前横琴人寿在大湾区的优惠政策下出的新重疾产品,价格高了20%左右,被大家狂吐槽。猜测未来一段时间,大部保险公司处在观望状态。既不出新产品,老产品又下架,有一段时间怕是没有重疾险可以买……

至于价格,不用期待。会涨。可能不同年龄段涨幅不同。关键是现在可以享受到的权益,未来就没有了。如果能接受,当然没问题。

至尊宝说“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了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你说三个字‘我爱你’。”

我不希望2021年2月1号后,你跟我说“曾经有一份双赢的选择摆在我的面前,但是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尘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你说三个字:马上买。”

上周接了两个重疾险咨询。一个是彩超异常,想看看能不能投保重疾险或医疗险,最好能覆盖异常部分的责任;一个有多项异常,不确定能不能买重疾险?平常没有任何征兆或不舒服的感觉,都是体检时发现的。检查出异常后,都很担心。我能体会到他们的心情,但也禁不住想问:如果早一点有所准备,还会那么担心吗?很多时候我们担心的背后总少不了财务的牵绊。

保险的特质之一就是尽早与预防。事后诸葛谁都可以,事前预见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预见才能遇见。我们做各种准备并不能让风险不发生,却可以让风险发生时遇见更好的选择和方案。

我上周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话上,跟大家沟通加保、新保的问题。反应如何暂且不说。这一通两通电话,我至少尽到了作为朋友的告知义务,未来不落埋怨就行。至于到时有人说你怎么不坚决点让我买,我会回一句:我在等你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