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妹

   杨小优很喜欢有个小妹妹。一天妈妈带他去妈妈的学校,优优和妈妈的一个美女同事聊天。说我们家有一个小妹妹呢,当时国家的二胎政策还没有放开,办公室其他的同事立刻说“小乔,什么时候的事啊,藏的够深啊”。天呐我怎么解释,这根本没有的事,同事们以为小孩子嘴里说实话,妈妈正想这可怎么解释,杨小优说就是上次我妈妈的同事抱了一个小妹妹到我们平房去,小妹妹真可爱,我还摸了她的手,还亲了一下。全办公室的人哈哈大笑。

   还有一次,杨小优给爷爷说:我有一个小妹妹你们谁都不知道。爷爷说:你的妹妹在哪啊?杨小优说:我妈妈还没有生出来呢!哈哈!

   优优一直很想有个妹妹。经常说:妈妈你给我生个小妹妹,我给她喂饭,擦屁股,陪她玩,陪她睡觉,你要是骂小妹妹我就把她抱到我的卧室我们不理你了。晚上睡觉她睡到咱们俩中间,我上学时奶奶和姑姑看她,放学我就哄她,我把衣服不弄脏留给小妹妹穿。今晚妈妈发现自己的睡衣有点缩水变小了,优优很快说那就留给我小妹妹穿,她刚生下来还小呢,她还不能穿,她这么小(他用自己的小手比划像大豆那么大,妈妈用手比划纠正了一下)优优突然说妹妹出生的时候肚子疼不疼,“谁的肚子疼不疼”妈妈问。“妈妈,我是说你的肚子疼不疼,如果疼我就陪着你昂”杨小优很随意很本真的说妈妈却瞬间有泪奔的冲动。妈妈还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你怎么知道生孩子会疼”,优优说:奶奶看得电视上有。电视是帮我们普及知识的有点早吧,而且无时无处不在啊!杨小优三岁半啊

   而且杨小优早就把妹妹的名字都起好了:跳跳。杨小优是真的喜欢有一个妹妹,带他去同学家,同学家的二孩橙橙是男孩,杨小优坚持说是妹妹,要自己抱他,让妈妈关上门,自己想和“小妹妹”并排躺一会,逗她玩,被“小妹妹”挖破鼻子也无悔,真的很“专一”。这让我想起杨小优三个多月时应为肠道感染在兰州住院,同病房有个小哥哥的5岁多哥哥总是把自己的弟弟叫妹妹。出于好奇问他们的妈妈,那个回族妈妈说小弟弟还没出生时问哥哥妈妈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哥哥坚持说是妹妹,并且一直把自己的弟弟叫妹妹,这小弟弟都快两岁多了还是没有改正过来。

   妈妈有时问小妹妹好还是小弟弟好,优优说都好,但是也还是生个小妹妹啊!看来优优真的是孤单,需要一个伴,小时候的玩伴,长大后的连根。想我上一年级时,由于各种原因大弟弟在老家爷爷奶奶照看,小弟弟在姥姥家长大,我有一个小伙伴她家姊妹四人,家中很是热闹,我们每天晚上在我家写作业,写完我总是不想她回家,一来她家人多房子少,二来也是主要原因想让她陪我,同学硬要走,我硬拽着不让走,我还哭了,一个人孤单。后来暑假去姥姥家,返程回家时硬背着小弟弟一起走,舅舅、姥姥、妈妈表哥表姐劝阻时,我嚎啕大哭,现在姥姥还经常提起此事。现在想想当时最难过的应该是母亲,自己的孩子不能生活在自己的身边,而且不是三五天,通常是春种前送走,秋收后接回来,那时家里也不富裕,体力劳动和心里的不舍,比我每隔两天见不到优优沉重的多的多。

   给优优生个伴无论弟弟还是妹妹,母亲多次劝我,说以后长大也是个帮手,但我又怕有了二孩,精力有限就不会全心全意的,百分百的爱优优,教育也怕不是那么专一,操的心也多,不过也可能会利大于弊!(愿鸡年有新机遇,有新转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