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未知的恐惧,阴云密布

和他的堂哥一起吃过饭

堂哥做气球降落伞去对面山崖,结果出了意外,死掉了

最后和他一起吃饭的人成了最后的嫌疑人

面对盘问,我没有说话

我没有害他。

对面的山崖云雾缭绕,不可见,我也即将和一帮队友前往。前面一片未知。尝试了两次,气球都没有起飞。

在这之前,我总是从屁股里往外跑臭大姐,搞得我非常尴尬,也被自己恶心到了。

堂哥的意外成了一个迷。包括我的老公在内,我只字未提和他一起吃过饭的事情。

我问领队是否可以用别的方式过山崖,领队说不可以尝试其他方式,坐气球过山崖可以保证队友们在一起。我心里在打鼓。那么多人坐同一个气球会安全吗?明明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我们在等待再次起飞的尝试。

一个姐姐带来了堂哥意外死亡的尸检的分析报告,一切都是在描述那个最后和堂哥吃饭的人。看到这些,我的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喔的最后的饭导致了堂哥死亡,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死的。可是我的泪就是控制不住。老公和姐姐没有怀孕我流泪得原因,他们只是安静的没有悲伤的在旁边。我想我的眼泪在他们那里是不会被理解为谋杀的,因为我哭的那么伤心,那么动情。他们大概会以为我只是伤心堂哥的离去,我猜测。

梦醒了,一身冷汗。

在梦里,我不敢承认自己是最后和堂哥一起吃饭的,不敢面对他的死,不敢为自己撇清可能的误会。不敢穿越未知的山崖,不敢尝试起飞那个气球,被自己恶心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特别的日子给特别的你:今天:是我进入“嗨…死鬼们!的读书吧第十天\在这十天里每天不顾一切.不顾家人的反对.以完成了...
    园园姐_智慧联盟阅读 79评论 2 1
  • 周五晚上,在家,收拾了屋子,看电影《完美陌生人》,意大利片。讲述的是四个亲密无间的多年好友家庭聚会的时候,女主人提...
    布小姐阅读 728评论 0 0
  • 本篇为 Runtime 系列文章的第二篇, 其他文章的传送门见下方: Runtime系列 1 -- 类与对象...
    MixReality阅读 269评论 0 2
  • 冼彦甫阅读 2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