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遇见我,你怎么活到现在

字数 2541阅读 190
图片发自简书App

难得在老婆休息的日子没有那么多课,下午的课结束后立马陪老婆出门逛逛。

老婆喜欢花花草草,于是我们直接朝吴山花鸟市场奔去。花鸟市场总是这样,无论哪个季节,总是百花争艳,馥郁芬芳,让人丝毫感受不到时间的轮回。这盆好看,那株太美,远处的更是看的让人心醉,心里念着要是能把喜欢的都搬回家该有多好,又明明知道那是一个多么小孩子式的单纯想法,最后我们只挑了一盆含苞待放的长寿花,离开了花市。

花市在地上一楼,地下一楼是虫鱼宠物市场。还没从电梯到达负一楼,底下那个五彩斑斓的活泼世界就冲入你的眼帘。满世界都是鱼,色彩比楼上鲜花还要繁多,还要灿烂,他们在那游来游去,轻松惬意。也不知道这些鱼是不是真如传言所云记忆不过几秒,所以才看上去永远那么无忧无虑。遗憾的是除了小丑鱼和西湖里常见的锦鲤,我基本上分辨不出他们的名字和种类,好在很多浴缸上贴有介绍,鱼老板也不遗余力的热情推荐,我才知道他们几乎都有着媲美于其颜值的漂亮名字,如白玉凤凰,埃及神仙,墨龙睛,燕子美人,白云金丝......除了各种鱼,市场里还有的是各种萌死人的小家伙,仓鼠,松鼠,乌龟,兔子,小狗,小海马,小海星等等。呆久了逼仄的办公室以及抽屉一般的住宅楼里,突然间闯入这样一个色彩缤纷、生机勃勃的世界让人一时有点晕眩。城市工作和生活始终充斥了太多的呆板和沉闷,人也极容易深陷其中郁郁寡欢,如果常常走走看看这样的地方,也许更能感受一点我们作为一种生命同样具有的美好。

拎着长寿花,我和妻满意的出了市场的大门。

与花鸟鱼市场紧挨的就是河坊街和吴山广场,虽说这是个杭州人再熟悉不过的小地方,我也逛过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有别样的感受。熙攘的街道总会让人感觉些许嘈杂,少一份清净,不过有时生活总需要一些热闹的氛围不是吗?我和妻漫无目的地逛着,鼻咽馆里转一转,丝绸铺外瞧一瞧,只看不买也挺不错。逛到小吃街时刚好到了晚饭的点,索性找张桌子坐下,寻摸几份小吃。小吃街里的铺子大概是借着G20峰会的东风改造一新,搬进了新装潢好的大通铺,虽少了几分露天练摊时的风韵,却显得更加整洁而规范。叫花鸡、羊肉串、小笼包、葱包烩、酸辣粉、炒河粉、炒粉干......南北小吃花样不少,让人食欲大增。我们要了两碗“西施豆花”,两串“比脸大的铁板鱿鱼”,一份“虾扯蛋”,光听这些名字就够让人食趣盎然,尤其那个“虾扯蛋”既有趣也颇有滋味,令人印象深刻。

晚饭后,继续散步,顺便消食。逛至吴山广场,天色不早,西天边最后一缕红霞也慢慢沉入刚刚降临的夜幕里。广场上,晚风徐徐,孩子们玩轮滑,老人慢悠悠地踱步,长长的露天阶梯上则坐着三三两两小憩的游人。我和妻也选了一处坐下,欣赏着夜幕慢慢降临下的城市。广场上来了许多放风筝的人,不一会夜空里升起一个个亮着彩灯的风筝,它们飞的那么高,却又在青黑的天空里那么闪耀。妻仰着头专注的看着天上的风筝,一会数数个数,一会对它们评头论足,一会又兀自忧心那些长长的风筝线会不会彼此缠绕。我见她仰头甚是辛苦,就把腿伸直,让她把头枕在上面,这样她刚好可以舒服地躺着看那些天上眨眼的“星星”。

看着专注看“风筝”的妻子,恍惚间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她知道,风筝是她夜空里的明月,而她却不知道她也是我窗外那一轮纯洁无暇的明月。

有些后悔至今才把这样的语句写给她,到今天才想着如此热烈的去秀,去炫我对她的情。恋爱时,我们两地分居,我常常诱惑她,杭州是个多么美好的城市,自不说西湖、湘湖、钱塘江、孤山、飞来峰、西溪湿地这些绝美的自然风光,河坊街,良渚文化街,运河桥西文化直街,灵隐寺、香积寺所蕴含的文化风韵也非一般城市可比,以后只要你嫁到杭州来保证把你美死。可如今她已随我在杭州生活了一年多,这些地方中我只带她去过西湖、河坊街,曾经允诺的那些美好,大都成了一纸空文。我自然有自己的理由:我们的休息日总是错开的,那些景观就在杭州,就在身边丢不了,只要想去立刻就能去。只是这样的理由再“充分”,其实也只是诸多借口罢了。虽然成家不久,但不能否认婚姻是个有趣的东西,它可能真的能剥掉婚前恋爱时的浪漫唯美,但留给我们的也绝不仅仅是生活里刻板、沉闷的务实主义。

自认是一个很早便蛮独立的一个人,读书、洗衣、做饭、赚钱、理家,基本的生存技能一样不差,但短短一年多的婚姻生活已经让我变了一个人。我已然成了一个不会收拾家,一个做饭找不到盐,出门寻不见袜的人,所以妻子常常半开玩笑半埋怨的问我:“没遇见我,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这样的话,我自然满心不服气,却也“不屑”和她辩驳,仿佛还很享受这种近乎邋遢“老爷们”的生活调调。前两日,做饭的时候,居然怎么都找不到存盐放在哪里,一个电话打给妻子,她告诉我:“小客厅,储物柜第二层抽屉里面一点就有盐”说完就挂了电话。挂断电话,蒙圈的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一点小伤感,一点小幸福。伤感的是这些事以前不都是我掌控的吗,幸福的是,这些事如今不再只是我掌控了。我开始像那些老夫老妻一样慢慢习惯乃至享受这种动不动就问“老婆,这个在哪里?”,“老婆,那个在哪里?”的生活气氛。

思来想去我觉着不是我变懒了,变笨了,而是我一直就很懒,不聪明。只不过独身一人时难免要硬撑着坚强,毕竟哭也找不到人看。而今你的世界再也不是一个人,多了个肩膀依靠,她不会笑话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给了你一个可以放下坚强,脱下面子,卸下一切假装的小小的家,你可以做一个不完美却真实的自己。我不知道什么是好伴侣,好婚姻,也许一个会骂你:“你这么笨,没遇到我,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的人就是好伴侣,一段让你退化掉所谓“超能力”,变成不完美却真实自然的凡人的婚姻就是好婚姻。

夜色完全浸透天宇,广场上的人熙熙攘攘,城市似乎永远都这么热闹,但这一刻,我和妻子仿佛置身于星辰璀璨的旷野。想想新闻里不停刷屏的明星撕逼,师徒的相爱相杀,散不开的战争硝烟等等,突然有点小确幸。生活里永远都少不了这些嘈杂的声音,但我们可以只选择倾听内心的天籁。

我得感谢这个躺在我腿上的你!我真的没那么聪明,也没在外面时的那般坚强,我常常照顾不好自己,没遇见你,真不知道我是如何活到了现在,你那么久没有出现,我这一路走得如此艰难不易。

我当然要感谢你,因为还好,终于等到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也是木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