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破相”

这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把我困在了无锡,本来只是打算住一晚,但是大雪让城市交通陷入瘫痪,没有办法只能等到雪停才匆匆逃离无锡。本来我可以非常享受这难得的独处时光,可偏偏我旧病复发,失眠症朝我发起了正面的猛烈袭击,于是在万般无奈之下,把Vivi小姐邀来一起喝酒赏雪八卦,想借助酒精的力量让自己入眠,结果意外卷入到Vivi小姐一桩私事中。

Vivi小姐长得娇小玲珑,皮肤白皙,乌黑发亮的卷发披在肩上,显得楚楚动人,性格活泼开朗,她那爽朗的笑声在无人的雪夜里显得更加清脆嘹亮,穿透力可以达到20米之外。我们在饭店里点了几个菜,在超市里买了一瓶二窝头,打包一起拿回宾馆。几杯酒下肚,身体和房间都渐渐变得暖和起来,Vivi小姐就把一位别人刚给她介绍的男士微信给我看,我翻了下朋友圈,发觉居然也是一位单身的才子佳人,跟我们已到适婚年龄的Vivi真是绝配的一对,于是我就劝Vivi千万别放弃这难得的机会,借着酒劲,Vivi小姐一晚上没再搭理我,跟这位才子聊到半夜,聊着聊着,嘴角就自然上扬了。

第二天才子继续送上暴雪中的温暖,可是Vivi小姐突然性情大变,各种莫名其妙的怪想法,怪念头像魔鬼般一个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冒出来,对方很正常的问候,突然就变得难以承受,情绪180度大转弯,怎么转都再也转不回去,把很简单的问候硬是要赋予它一大堆别的意义,别的猜测,别的内涵,简直就差把导演出一部电视剧的才华锻炼出来了,电话那头,接到消息,我拼命地让她一定要控制自己,不要再让脑袋里的那些小鬼们捣蛋,坏她的好事。

男婚女嫁,人生大事,想法多也是正常,可是这两人连面都没见,Vivi小姐就开始想象以后的婚姻生活,将会因为这个那个原因,有可能会导致这样那样的结果,然后就要纠结,就要不停地折磨自己的内心,似乎要把这么好的一桩美事折腾到无影无踪,无声无息,才善罢甘休。

这件事情给我的触动很大,作为旁观者看她,可以一眼就看穿她那点小心思,而且还看得一清二楚,但是换作自身呢?那可能就未必了。我们往往总是在同一个阴沟里翻船,所以对这件事做再多的反思都不会嫌多。

很多人说想活的简单一点,这个话的潜台词就是,不要产生那么多想法,可是想法,是你能控制的吗?显然不是,这是要有一种强大的元认知能力,才能控制大脑。首先你要意识到,自己脑子里想法太多,其次知道用怎样的组合拳把它们一一从大脑里击倒,控制自己的大脑,不要总是浮想联翩。

同样在投资世界里,每天盯着K线图看的人,谁不渴望能在K线图最低的那个点买入,然后在K线图最高的人卖出,这样,人生不就赚大发了,可是如果脑子里概念清楚的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K线上的最高点和最低点,其实只是人生幻相,它们根本就从来不存在。

《金刚经》里边一句名言:“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另一句“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金刚经》 的核心思想就是两个字“破相”。

首先它让我们“不着相”,“相” 是什么? “相”是佛教里边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它的涵义比现代汉语的“形象” 要广。一切事物的形象,性质,我们对一切事物赋予的概念,定义,都叫“相”。简单来讲,能想到的一切东西都是“相”。

我们大脑里有太多的杂念,虚相,按照佛家的语言,就是我们太爱“着相”了,只有把所有的“相” 都破除了,心里就没有妄见和执念了,也就见到真正的佛法境界了,这就是“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那么怎么能“破相”呢?“破相” 的具体路径有两条:一是从空间上破,而是从时间上破。从空间上破,万事万物和任何名词概念都是集合体,不是独立自存的实体;从时间上破,万事万物从“集合体”的角度来看,总是瞬息万变的,没有确定性和一贯性。

想要破除“相” 对我们的干扰,我们就必须要认识世界的“真相”。宋代禅宗大师有一段很著名的话,说他自己才参禅之前是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参禅之后是看山是不是山,看水是不是水,后来功力深了,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普通人“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大师眼中的山就不再是山,而是无数石头,土壤,植物的短暂聚合体,瞬息万变,弹指间就死掉了几棵树,弹指间又碎掉了几块石头,我们只是出于沟通和理解的便利,才把这一团变动不居的,由无数五花八门的东西临时排列成某个形状的“集合” 叫做山。

一切事物都没有自性,都不能自主,都是由很多东西通过各种机缘暂时聚合,又迅速消散的产物。我们可以看一朵云,这朵云是我们为了方便起见给某一团水蒸气取得名字,它在实质上并不是一个独立实体,而是很多水蒸气的暂时聚拢,这就是“缘起”,这些水蒸气一边聚,一边散,风稍微大一点就散光了,遇到冷空气,就变成雨,从来没有一个稳定,实在,能自主的形态,这就是“性空”。

“缘起性空” 是佛陀历尽千辛万苦之后悟出的那个“道”。如果想要活得简单点,那么就要修行,学习“破相”。这也就是《金刚经》教我们的全部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