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可能只是最长情的“解闷”

小玉有段时间非常爱吃面,下了班老是去我们学校附近的一间面馆儿,点青菜油渣面,加个蛋。我不爱吃,坐她对面儿看着她。她整张脸淹没在一团白色的热气里,专注地吸溜吸溜。我申请,我能不能去隔壁点个炒饭吃吃?小玉说不成,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你懂不懂?

我跟小玉有好几年的交情,我们两个又都是女孩子,完全不用牵扯到这句话。她故意这么说,是为了强调所有感情都应当以“相伴”为重。管他友情爱情亲情,不在身边那就什么都不行。她读大学时曾经交到个异地相恋的男朋友,二人十分般配,站在一起是一对璧人,可没多久就分开了。小玉提出的,原因就是不能接受精神上一直处于长时间的想念,实际上却不能相伴身边。

很快有人接替我来陪伴小玉吃青菜油渣面。那是小玉曾经的同门师兄,又是老乡,名字叫阿俊。他们在大学期间就很谈得来,于是一直联系未断。如果耐心地梳理一下小玉与阿俊学长所使用的联络工具,说不定可以写出一篇探讨中国通讯网络发展的小论文。从短信、飞信、QQ,再到微信,两个人各种即时通讯方式都试验了一遭,长时间地聊天,乐此不疲。阿俊学长说最近有部电影新上映,反响很不错的。小玉就说,那不如一起去看看啊。小玉说听说附近新开了家咖啡馆,环境很好。阿俊学长就说,那就一起去坐坐啊。所以现在小玉说,我觉得一家面馆儿的青菜油渣面特别好吃。阿俊学长就说那一起去吃啊,我刚好最喜欢吃西红柿鸡蛋面了。

我以为阿俊学长跟小玉已经走到了一起,只是两人浑然不觉。也许年轻的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幻想过分美丽的爱情。这里面包括:浪漫的不期而遇,浪漫的彼此相知,浪漫地相互告白,而后爱得死去活来,相互挟持着,决绝地选择分手,或是走进婚姻殿堂。而最平凡简单的感情反倒容易被忽略。人总是对幻想出来的东西抱有超乎想象的执念,对已经拥有的东西毫不在意。这是是人之常情了。就好像小玉可以时时把“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挂在嘴边,可是看起来却从未思考过究竟是谁总愿意那样默默陪在她的身边。这是我的个人想法。

一天傍晚,我回学校的路上经过那家面馆儿,忍不住探头进去看,果然看见小玉跟阿俊学长两个人正在门口的木桌旁相对而坐。一片雾气里小玉专注地吸溜吸溜,学长像是在给她讲述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双手比比划划,样子很夸张。小玉心满意足地咽下嘴里的面条,抬头看他一眼,“噗嗤”一下子笑了。看到这场景的我也忍不住想笑。看起来他们是非常幸福的一对儿,恐怕只是两个人还没有把话说开罢了。

不久之后的朋友聚会上,大家不约而同地把话题聚焦在恋爱方面。小玉一直在旁边笑嘻嘻地听着,什么也不多说。过了一会儿她就起身要走,说自己要去看美术展,下次再聚。

一个朋友忍不住问,是上次你约我陪你去看的那个美术展吗?你约到别人了?

小玉撇撇嘴,说还不是你不肯陪我,问了一圈,你们个个都没兴趣,只好让阿俊学长陪我去了。

另一个朋友也开口,说前天晚上想约你一起看电影,你说在陪人打游戏,也是那个阿俊学长?

小玉说对啊,他陪陪我,我陪陪他,相当于礼尚往来嘛。

朋友们都发出了一阵哄笑声,大家说还礼尚往来什么呀,做什么都互相陪,你们两个都要离不开对方了。

这会儿小玉的脸有点红了,她红着脸笑着说,你们不要胡说,我们更像是搭档,毕竟有些事一个人做起来怪怪的。

我们看她有些不好意思,也就不再说了。门口出现了阿俊学长的身影,他探身进来礼貌地对我们点了点头。小玉就起身跟我们道别了。我们看着她走向学长,两个人一同向前走去,姿态很亲密。还有个姑娘冲动地说,“要是能遇见这么一个什么都愿意陪着我去的人,我早就嫁了!”大家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天,小玉很严肃地跑来问我,是不是朋友们都以为她跟阿俊学长已经成为了一对?我坦然地回答说大家只是认为你们很适合成为一对,毕竟他们总是在一起成对出现,当然这种想法出自于好意。小玉听了之后沉默了。我就借机问她,对阿俊学长感觉怎么样?如果两个人对彼此都有好感,为什么不试一试在一起?

小玉流露出困惑的神情,她说,其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学长究竟为什么愿意陪着她做那么多事?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画展,一起爬山,一起跑步,有时候还陪她一起逛街。即便在两个人不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互发消息,早安晚安,从不间断。从某种形式上说,他们的确是一直处于相互陪伴的状态下。也因为这种状态,让小玉感到非常安心。特别是每当小玉感到无聊的时候,只要发消息告诉学长自己无聊了,学长就会打来电话。电话里学长对小玉说,你不是无聊吗?那么我来陪你聊天吧。

对我来说,这已经算是足够浪漫的陪伴,套用小玉的理论,也就是浪漫而又常情的告白了。只是为什么两个人都对爱情的话题避而不谈,有些让人费解。或许是他们担心分手后连朋友也没得做,或许是他们以为自己在表演偶像剧《我可能不会爱你》。总之我不得不对着小玉循循善诱,你想想看,他为什么偏偏想要陪你吃饭看电影呢?他为什么偏偏愿意陪你聊天给你解闷呢?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偏偏愿意陪你逛街呢?

小玉不好意思地告诉我,其实她也怀疑过,阿俊学长应该是对自己有好感的,不然也不会每次自己叫他,他都刚好有空。这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学长没有女朋友,自己也没有男朋友,感情处于一个离奇的僵局里。学长不开口,小玉就只能一直猜测下去,一边猜测一边等待,这种感觉也是很焦灼的。

大概是因为曾经自己也有过类似的体验,我对于这种感觉非常理解,同时也非常厌烦。所以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以为一直揣测对方对自己有没有意思这件事本身是很没有意思的。最重要的应该是看清楚自己对对方有没有意思,如果有,不妨去大方接近。行就行,不行就算了。这样也显得坦荡一些。我把这套理论说给小玉,小玉一面说着“受教”了,一面若有所思。

一个月后,小玉在公司里参与制作的一个项目获得了很大成功,朋友们约好要给小玉庆祝。有个人提议,我们策划庆祝活动的时候应该把阿俊学长也叫进来,说不定在那样热烈的氛围下,两个人的感情能够向前迈进一大步。由此跟学长很熟的阿正就成为了我们的联络员。阿正是个很直接的人,他去找学长聊这件事的时间不超过十几分钟,很快败兴而归。我们问他怎么回事,他说学长比他还直接,非常直接地说,你们要给小玉庆祝,这跟我没关系吧?

阿正笑嘻嘻地对学长说,你跟小玉关系很好,我们都知道,大家一起玩很有意思,你也来参加吧。如果你来,小玉会非常高兴的。

学长说嗨,你们想太多了,就因为看到我总是跟小玉一起吃饭之类的,就想撮合我们两个了?

阿正尴尬地说没,没有,只是看你们关系很亲近……

学长拍了拍阿正的肩膀,说我们只是吃饭搭子,电影搭子,无聊时候相互解闷的搭子,你们别多想了。

然后学长就走了,风轻云淡地走开,没挥衣袖,但是带走了大部分的云彩。跟恋情有关的粉红色的云彩统统带走了。剩下的青天白日,晃得阿正有点晕。阿正说,他作为一个直男,自以为智商情商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听到学长的这番话还是非常震惊的。居然会有人把一种关系直接用“搭子”这个词来形容,略去任何的情感连带,把自身彻底撇清。

听了阿正的描述之后,我们都陷入了一种惶恐之中。这种惶恐来自于“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暖心鸡汤的彻底颠覆。而后我们又感到了歉意,感到大家自作主张,太过多事了,不知道会不会给小玉带来困扰。不管怎么说,那天的庆祝活动照常举行。小玉跟大家一起玩得非常尽兴。快散席前,阿正忍不住问小玉,阿俊学长有没有要给你庆祝啊?小玉说噢,他给我发了消息,表示祝贺呢。大家面面相觑,还是忍不住把去邀约阿俊学长跟我们一起庆祝的事情全盘托出了,不过只是说到学长拒绝,而后的东西没再说了。说的时候大家都心惊胆战,又很愧疚。小玉听了之后并没有生气,反倒笑着说,这也很正常啊,毕竟我跟他的关系并没有好到那个程度上啊。

散席后,我跟小玉两个人一起走在回去的路上。小玉对我说,阿俊学长调职了,要到另外一座城市去上班,不过职位有所上升,是好事。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非常自然,是发自心底地为学长高兴。我问,以后没有学长陪你做很多事了,你会不会很闷?小玉想了想,说肯定会有点不适应,不过我还有很多其他的朋友啊,或者我可以自己去做一些事。

我“嗯”了一声,接下来就没再说什么了。

小玉停下脚步看着我,她笑嘻嘻地说,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有关我跟学长之间的情感问题对吗?其实上次你跟我聊过之后,我也决定早点认清自己内心的想法,结果我扪心自问了一下,忽然发觉,原来我对于阿俊学长,并没有任何特殊的情感。

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小玉很平静地说,我发现,他能够陪我去做一些事情我很感激,但如果他所处的位置上换成另外的人,我一样会非常高兴。甚至如果是换成像你们这样,跟我感情更亲密的朋友,我会更加高兴。大部分的时候,我跟学长一起去做什么,更像是吃饭时候拼单,甜筒第二个半价时候互惠,没有其他意图。

我暗暗惊讶于小玉跟学长两个人对于彼此关系定位上的不谋而合。小玉又说,我感到无聊的时候,学长陪我聊天,是因为那时候他也感到无聊,所以说白了,我们只是在相互解闷罢了。

我忍不住说,可是你一直讲,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小玉笑了笑,说可是现在我才明白,有时候陪伴无非是一种解闷罢了,所以在想着这是不是真情的告白之前,先弄清楚究竟这是不是排他性的陪伴吧。

后来阿俊学长调走了,他还是时不时跟小玉聊天,只是频率大大降低。再后来他告诉小玉说自己遇到了个心仪的女生,从此跟小玉的联络就变得淡淡的了。小玉在除了跟我们这群老朋友聚会,也在新公司里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她对我说,渐渐发觉自己是太过于热衷陪伴的人,喜欢身边有人陪伴自己,也喜欢去陪伴别人。而我想,只要她能够把握好分寸,这也算是一件暖心的美德了。

从小玉这件事后,我开始不相信陪伴一定等于告白这件事。我身边也有其他朋友,他们有自己的吃饭搭档、电影搭档,且很多都是异性。类似的交往的确催生出了一些浪漫爱情故事,然而更多的是大家止步于这种“搭子”的关系,更加轻松自如地相处着。也许再多浪漫纯洁的幻想都抵不过一句“生活寂寞,需要解闷”,只是每个人寻找解闷的方式大有不同。我想,只要能够秉持自己的原则,注意界限,做到不伤害别人,不妨碍别人的幸福,也不玩弄别人的情感,那么能够互相陪伴一下,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了。

不是每个人都会依靠别人来给自己解闷。我很佩服一些人,他们能够自己给予自己足够多的乐趣,在情感交流方面非常慎重,既能独善其身,也能关照他人。把感情和时间都放在自己真正想要珍重的人身上去,那样的生活一定很美。只是等待那个有情有意,值得用一生相伴的人出现,大概都要经历等待的时间。这种等待是不浪漫的,期间必然有孤独、厌倦、绝望等等一系列负面情绪,可是当结果出现时,我想是指那个人出现时,会发现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要无形之中成为别人解闷的工具。我后来这样对几个女生朋友说。如果不能相互解闷,那么还是把关系淡出得好,不然肯定会有一个认真的人受伤的。谁说的认真你就输了,现在最珍贵的不就是认真的人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2015年陈奕迅的《陪你度过漫长岁月》这首歌,不知唱哭了多少个以朋友身份爱着他人的人。 大学毕业聚会上,阿朗登台唱...
    含笑please阅读 458评论 4 7
  • 张艺兴值得我们用心来守护, 我要用心来守护他。 小心呵护着那个有着小酒窝的青涩男孩; 小心爱护着那个捐献了很多的慈...
    艺兴一意喜欢Lay阅读 88评论 0 1
  • 今天是班班有读,一本好书读完了,从中我们家的宝贝做了好多笔记,如下图: 当然还有饶有兴趣的鱼骨图: 女儿对这...
    潘昱含麻麻阅读 19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