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广州过春节2019-02-04

我在广州过春节

我是广州人

过年前,有人问我:“今年在哪里过年啊?”还有人问我:“今年不回老家过年?”听到这些问题,我都会很诧异,因为我年年都在广州过年,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哪一年不是在广州过年的。

我的父母在年青的时候就来到了广州工作,我是在广州出生并长大的。上学的时候,别人问我是哪里人,我会说出父亲的家乡,填写表格涉及到籍贯的时候我也会写上那个地方名。但事实上,从小到大,我很少回去那里,所以,我对家乡的印象是很淡的。反而是广州,由于我一直在这里,包括出生、成长、上学、工作等等,因此,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城市,并且把自己看作是广州人了。现在,如果有人问我是哪里人,我会很肯定地说我是广州人。随着年岁增长,我越来越感觉到在一个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你的根基会越扎越深,你的情感会越来越牢固地维系在这里。

这几天,看了几篇别人写过年的文章,作者们都无限深情地回忆了小时候过年的情景。那些情景,第一位是吃,各种美食记忆;第二位是穿,穿新衣服的兴奋劲儿,第三是玩,放鞭炮、拜年等活动。受他们的启发,我也来说一下我在广州过春节的情景吧。

一、洗邋遢

    快过年了,首要的任务当然就是大扫除。广州人常说“年廿八,洗邋遢”,就是说到年二十八那天要把积存了一年的废旧物品翻出来,该扔的扔,该洗的洗,该擦的擦,然后干干净净过大年。小时候,不知是不是因为父母承担了主要的大扫除任务,我觉得大扫除工作并不难,即使把柜子、沙发都挪出来屋外擦洗也是一天就能完成的。

但如今,如果到年二十八才来大扫除的话,那就太晚了,必须在过年前一周就要开始。今年我就是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来大扫除。首先就是使用断舍离的原则来整理东西,丢掉了很多的杂物,包括全新未用过的擦鞋机、按摩器等等(它们存在已经好多年了,一次都没有用过,确实没有存在的价值),还有大量的穿旧的、不合穿的、过时了的衣物,以及各种杂物。但我对断舍离贯彻得还不够彻底,还有很多东西想扔又不敢扔,包括用过一段时间就被闲置的面包机、只用过一两次的榨汁机、一年也用不上一两回的烤箱等等。把它们扔掉会很有负罪感的,所以只能擦擦灰尘之后又放好了。估计到某一天我要搬家的时候才会下定决心把它们扔掉。

我感觉,我们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大扫除的难度越来越大。一想到自己扔掉的一大堆东西,我就会告诫自己要控制好对物质的欲望,实在想买东西的话一定要充分考虑清楚再下手,东西太多就会挤压我们的生活空间,而且管理这些东西需要耗费很多的精力。尽管我做不到极简主义,但管理好自己的欲望和生活还是很有必要的。

二、吃

有人对春节的美食印象深刻,我想,部分原因是当时物质比较匮乏,如果好久才能吃上一回肉的话,当然就会对过年可以大鱼大肉地吃几顿印象深刻。还有可能是一种仪式感,有些食物是只有过年时候才能吃到的,这些食物的味道往往与过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甚至还掺杂了家乡的味道、传统的味道、童年的味道。母亲的味道。所以,当你回忆某种过年食品时,你往往分不清哪种味道更重要一点。人们吃东西,往往不仅吃食物本身,还要吃各种情怀。

不同地方有不同的特色过年食品。广州人过春节,肯定要有白切鸡。小时候,每到过年的时候,我们家宰杀的都是自己养的鸡。肉质结实的白色鸡肉,蘸上姜葱酱油调配的酱料,那确实是世间的美味。两个大大的鸡腿肯定是我和弟弟一人一个。除此之外,肯定还有鱼,寓意年年有余;生菜,寓意生财;生活条件好了之后,还会发菜(发财)、蚝豉(好事)等。

我记得小时候过年前广州很多家庭还有一类重要的食品需要制作,那就是油角、煎堆、蛋散、炒米饼、糖环等。我们家一般只做油角和蛋散这两样难度较低的,但各个工序做下来也要花一整天的时间。我记得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把面皮碾薄,然后用手电筒上的灯头圆环印出一个个圆圆的面皮,然后包上用白糖、芝麻、花生碎等混合成的馅料,最后捏出漂亮的花边。我的一些同学家里还会做炒米饼,我曾帮过忙,就是把调配好的炒米粉放在一个木头做的模具中,再用木头锤子敲结实,最后倒出来就是一个带着花纹或吉祥文字的炒米饼了。那时候大家互相拜年,其实主要就是交换自己制作的这些食品。我最喜欢的是香脆的油角和蛋散,煎堆太大往往一个人吃不完,炒米饼有些硬得能把牙齿崩掉,糖环有些也很硬。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家就再也不做油角了。我也好像有十几年没有吃过了。每年的年夜饭也从自己做变成到饭店吃,孩子们对鸡腿也没有什么兴趣了,反而是我对鸡腿还是情有独钟的。

三、穿

过新年,穿新衣,这是不是一种习俗呢?我记得以前做孩子的时候,大年初一都是一身新的,但长大之后,似乎就不一定要穿新衣了。即使是对自己的孩子,有时也懒得给他买新衣新鞋,反正衣服鞋子已经多得穿不完了。

就像如今搓大餐不一定要到过年过节一样,我们穿新衣新鞋也不一定要到过年。这种习俗的变化其实显示着我们生活水平在不断提高。

其实,我自己对过年吃大餐和穿新衣都没有太大的感觉,也许,尽管自己小时候家庭条件不算好,但在吃和穿方面都不缺,所以对这些东西都不太在意。

四、玩

很多人喜欢回乡下过春节,因为那里年味比较浓,可以放鞭炮,而广州过年的时候太冷清了。但对于我来说,我就喜欢广州过年期间的冷清。到年二十八左右,街上的店铺大部分已经放假休息,行人稀少了很多,马路上的车辆也少了很多,交通顺畅无比,整个广州城似乎少了一大半人。这种情景只有在过年那一个多星期会出现。每当看到这种情景,我就开始兴奋起来了,一定要出几趟门,而且一定要坐公交车,因为这时候公交车不挤了,座位随便坐,路上不塞车了,公交车跑得飞快,坐在车上看看空空荡荡的广州城,感觉太新奇了。到初七初八,陆陆续续有人扛着行李回广州,广州又逐渐恢复喧嚣与忙碌的状态。

有人说,一个春节冷清的城市,是一个富有活力的城市,因为它的外来人口众多,不同层次的人才汇聚到这个城市里为它的发展做贡献,春节期间才回家乡过年。我觉得这很有道理,也非常感激那些为广州发展做贡献的外地人。

我们天天在过年

回顾自己的过年经历,我发现自己对吃、穿、玩等事情的逐渐淡漠,其实反映了我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什么时候想吃好的,很容易就能满足;什么时候想穿新衣服,网购也好,到商场也行,去买吧;想去哪里玩,有钱有时间就可以去。这样看来,我们是天天在过年啊!这样想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可发愁的呢?要紧的是珍惜眼前的美好生活,然后用自己的奋斗去争取更幸福的生活。

有人感叹如今的年味儿越来越淡,但在我看来,年味的含义如今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我来说只要过年时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团聚在一起,至于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全都是次要的事情,然后过年就是轻松、休闲,这些就是年味儿。

最后祝愿各位:

身体健康,万事如意,阖家幸福!

2019年2月4日星期一(年三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当我认为自己目前的生活就是源于自己的能力太需要提高,还需要让自己去清楚不断看世道,还有就是自己什么都是需要的,那么...
    小小梦儿阅读 22评论 0 0
  • 提反馈可能是TWer最得心应手的实践之一。 作为锤炼了这个实践千百遍的TWer来说,大部分老司机开的稳可能不是因为...
    汪泽远阅读 444评论 0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