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

突然想起今天是父亲的生日,绞尽脑汁也记不起来,曾经父亲过生日的记忆。

不是我的记性不好,而是父亲过生日时总是不在家,总是去外地打工。

记忆中又浮现出,每次父亲打工回家的情景。

父亲总是背着个脏 兮兮的大包,笑嘻嘻的往家里跑,边跑边喊:“翠儿,我回来了……”

我听到父亲的声音,总是很开心的接过父亲沉甸甸的大包。笑咪咪的像找宝贝似的翻找着大包,其实包里都是些父亲的换洗衣服。有些天没洗,总是有些汗臭味,但我不嫌弃[呲牙])、父亲捡的有用的东西(父亲是捡破烂的)、偶尔会找到几个硬币,最后是重点找吃的。

父亲那时挣的钱少,回来时,只是买一点包子馒头坐车吃。但他总是多买点,好让我回来能找到点惊喜。写着写着,我就想流泪,父亲是我最亲的人,无论他离开我多少年,还是很思念的。

每次找到包子或馒头时,我总是开心的大叫:“哇!爸爸你真好,又买了包子馒头回来了”。家里也有卖包子和馒头的,但总感觉爸爸在和县(和县是安徽的一个小县,父亲拾破烂的地方),带回来的肉包子和馒头特别大,特别香软好吃,父亲喜欢把我搂在怀里,用他长满胡子的嘴亲我的脸,我总是被扎的想躲,但父亲还是亲到我了。我总是嫌弃的说:“爸,你该把胡子光一下了”,父亲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哈哈大笑:“原来翠儿嫌弃爸爸的胡子呢!我还以为我的翠儿长大了,和爸爸不亲了。”于是父亲剃了胡须,再把我搂进怀里亲亲,我总感觉女儿就成了父亲的宠物狗。

每次父亲回来,母亲总会多做两个菜。所以童年的我,总是盼望父亲早日回家。父亲回来时,一般都是傍晚。晚餐时分,母亲煎了几个蛋下面给父亲吃,父亲总会夹一个蛋给我,夹一个蛋给奶奶,再夹一个蛋给母亲,最后父亲的碗里只剩青菜面了。父亲看着碗面的青菜碗,吃的很开心,妈妈奶奶总会把碗里的一个鸡蛋,再夹给爸爸吃。爸爸的碗总是躲来躲去,就是不让蛋进他的碗。我在他们拉扯中,偷偷地把蛋给吃了,哈哈!

吃过晚饭,父亲把我搂进怀里问:“翠儿,长大了,过年过节都给爸爸买点什么?”

我咧着一口被虫吃的黑牙:“翠给爸爸买好吃的,中华烟,茅台酒,还会给爸爸好多钱,让爸爸痛快打牌,省的输点钱就被妈妈骂。”

父亲摸摸我的头,开心的大笑:“翠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每天早上起床默念十遍,不要等十年后你长大就忘了,不给爸买好吃的,不给爸钱打牌呢!”

我皱着眉斜着眼看父亲:“臭老爸,竟不相信翠翠,哼!等我长大,只买好吃的,给奶奶和妈妈吃,不给你买”

父亲投降了:“好翠儿,别生气,爸爸错了,长大了一定要给点钱,给爸爸打牌哦!”

父亲的一生最爱打牌,家里再没钱,他总想去打牌。为了打牌,父亲和母亲吵了很多次,每年过年时,母亲会放父亲七天打牌假,父亲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莫过于过年。我暗暗发誓:长大一定要好好工作,多挣钱给父亲花。

可是谁也没想到,年轻力壮的父亲,在1999年,离过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突然离世。据他的一年七天乐打牌时间,只有半个月时候,父亲怎么就不声不响离开呢?父亲为什么不为了打牌,再多活半个月呢!呜呜呜!父亲原来那么爱打牌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只有半个月就过年了,父亲怎么舍得丢下翠儿和牌友呢?

人生就是这么的喜怒无常,事事难料,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

童年的快乐记忆,是任何金钱都买不来的,童年的遗憾也是任何金钱都遗补不来了。

如果有来世,我还是愿意做父亲的女儿;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不嫌弃自己的父亲;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挣很多钱,让父亲在棋牌室舒舒服服打打小牌;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让父亲尝尝茅台酒和中华香烟的滋味,不会让他永远抽大前门和散装酒;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给父亲过一次生日,好让我的记忆中有过父亲生日的记忆…………

朋友们,不要等到失去父母后,才去遗憾。希望朋友们在父母健在时,多多去关心他们,珍惜自己的父母和亲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