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岛之那一剑的风情


天是蓝色的,像忧郁的女子。

蔷薇花,散落在错乱有致的青石上,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花香,自院门走来一位女子。

女子一袭白色长裙,裙角上绣着展翅欲飞的淡蓝色蝴蝶,外肩披着一层白梅轻纱,白纱犹如天上的白云一般,清透。

三千发丝只是简单挽起一个发髻,一支镂空梅花珠钗斜插在耳畔,脸蛋娇媚如月,眼神顾盼生辉,却冷若冰霜。

“你终于来了。”

“是。”

“我以为我等不到你了。”

薛峰心下五味陈杂,看着她依旧美艳如花的容颜,有点感叹,时光的摧残。

“我说过,你只能死在我手里。”女子迈步,每一步走的极轻,踩在薛峰心头,却重如天斤。

“我知道。”薛峰忽然长长舒了一口气,像放下多年的包袱一般,整个人开始缩小,衰老,一张令人羡慕的俊颜瞬间老去,宽大的僧袍都无法填满他偏瘦的身躯。

“动手吧!”薛峰站直了腰,面带微笑。

“呵呵…”她忽然笑了,笑出眼泪,由原来的冰冷,转为淡淡的哀怨。

忽然一道寒光划破暗香浮动的院落,白纱飘起飘落,一柄长剑刺入薛峰胸口。

噗!

血溅在青石上,宛如一朵朵红艳艳的梅花,绽放的妖艳。

薛峰却笑了,一对杏花眼流露出少有的温柔,不同以往的那种风花雪月。

其实,这么多年,薛峰留恋花丛,身体与心早已麻木了,他违背了师傅的意愿,辜负了那么多女子,他早已被折磨的身心疲惫。

朝廷的压迫,仇家的憎恨,情人的幽怨,都让他感觉窒息。

这些他都不曾放在心里,他唯一放不下的是那个恨她,要杀了她的人。

当一种信念扎在心里时,他开始恐慌,害怕死,害怕见不到她,那么她有多遗憾与痛苦。

她所有的耻辱与痛苦都是他带来的。

“这一剑,是那夜的风情,你给我的。”梅千雪镇定自若,从他胸口飞快的抽出剑,剑尖不曾留下一丝血迹。

“这一剑,是你给我的风情,我自愿的!”梅千雪抬起手臂,对准自己的胸口一送。

血染红了她胸前的白纱,像极了一朵梅花,剑掉落在地。

薛峰惊愕,半跪在她面前,抱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惊慌失措哭道,“为什么?你恨的是我啊!”

梅千雪却笑了,笑容有点凄惨,她的右手抓紧薛峰的手,放在胸口上。

那里温热的血,还在流淌,微弱的心跳声从她的身体传来,“我,是恨了你一辈子,但也爱你了一辈子。”

薛峰极力压制住自己的痛苦,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呢喃着,“对不起,是我的错,原谅我好不好?”

“不,是我的错,我不该遇到你。”忽然梅千雪挣扎着从薛峰怀里站起来,捡起地上的剑对准薛峰,斩钉截铁,防佛刚才那个她不是多情的女子一般。

“薛峰,我们就此了段吧!就当从未遇到过!”梅千雪的身体在颤抖,但神情早已恢复之前的冷漠。

薛峰的心突然疼起来,张开双臂,想拥抱梅千雪,去被她冰冷的眼神硬生生止住步伐。

“  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 ”梅千雪凝望着薛峰,身影却渐渐跌落在白纱里,如一只白鸟,咻一声不见了。

半截残纱像一片羽毛,缓缓落在地上,轻轻的卷起一阵尘香。

“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薛峰苦笑着接过残纱,身斜歪倒在地,颈部的十八颗佛珠忽然开裂,散落一地。

记忆如同潮汐的海水一般,封印住了他的心。

不知是不是雾里看花……

那是他第一次重振求心寺,光明正大立在武林中,崭新的黄色僧袍在身,十八颗圆润的佛珠勾勒出他独特的异域风情,那是一张足够令男人嫉妒,女人疯狂的脸。

目如朗星,唇红齿白,面目皎好如少女,而神情之温柔,潇洒,却又非世上任何女子所能比拟。

多少人爱慕他的容颜,踏破了求心寺的门槛,就连高高在上的夏阳公主,也禁不住低身慕名少来,跪拜在他的僧袍下。

唯独一人,孑然一身,纯白色的梅花长裙,腰间佩一白笛,懒散般躺在火红火红的树枝上,一曲低婉的曲音从她樱红的双唇溢出,撞击他多年刻意坚强的心房。

起初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她是真的美,是凌驾在天上的仙女一般,纯洁,美好。

他情不自禁喜欢上了她,头一次心里有种春暖花开的感觉,在接受夏阳公主的爱意后,内心也存起想拥有她的想法。

夏阳公主是从个聪明的女人,她喜欢他这张脸,而不并非他这个人,两人达成协议,互不干扰自己的生活。

白天他是求心寺高高在上的大师,夜晚他是夏阳公主宠爱的幕下宾。

两人也算恩爱两不疑,可再多的宠爱,也无法填充内心对她的渴望。

他冲破世间伦理枷锁,于一个月满星楼的夜晚,两人相约。

华美的鹦鹉杯里,流出琥珀色的美酒,品尝着花前月下真正的浪漫,倾心醉于她,那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长长的睫毛在那脸上,形成了诱惑的弧度,人随音而动,偶尔抬起的头,露出的微笑,让人呼吸一紧。

他的心在一层层褪下盔甲,拥着眼前的女人,亲吻着她的花颜月貌,两人忘了自我,冲动之下,有了一夜露水夫妻。

一个月后,梅千雪有了身孕,薛峰又惊又喜,他想给她一份承诺,却在夏阳公主面前毁于一旦。

夏阳公主出尔反尔,不允许他的离开,在政治,权利的压迫下,薛峰低下了头。

梅千雪恨他,怨他,他必须承受着。

有道是,天若有情天亦老,薛峰最终离开了梅千雪,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即使少了她,也没关系,可以在其他女人身上获得需要的情感。

就这样,薛峰风流成性,两人的裂痕越来越深,终于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

夏阳公主毁掉了梅千雪的孩子,并告诉她,

“没有人能逃离权利的中心。”

梅千雪咬牙切齿,双眼含恨,毅然对天发誓,有一日,一定要亲手血刃这个淫僧与夏阳公主。

薛峰是痛苦的,可她并不懂他的心。

如果你的心,关上了一扇门,我纵使倾尽全力,也无法走进,因阳光在你心里。

泪,无声,苦涩,有点麻,这是薛峰痛失她后的第一泪。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

“嘭嘭!”

忽然院外传来一阵打斗声,随即院门口冲进几人,正是宁玄等人。

“啧啧啧,想不到华山第一美男也会哭……”

宁玄黑色的统靴轻轻一脚踩在那散乱的佛珠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讥讽着。

“哼,卖色的老秃驴,失去了花颜月貌,夏阳公主还会对你宠爱吗?哈哈,真想让夏阳公主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段凯得意大笑,一手提起薛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一脸鄙夷。

“好了,你们把他带回去,交给王大人,也算大功一件了!”宁玄撇了薛峰一眼,见他就像丢了魂一样,也没了兴趣。

李飞与段凯点点头,押送着薛峰离开了华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11:27他拉的后代、记在下面.他拉生亚伯兰、拿鹤、哈兰.哈兰生罗得。 从11章末尾开始到25章初, 就是亚伯...
    旭乐阅读 584评论 0 0
  • 袅袅的云烟是天空的痕迹,黑色夜幕划过闪烁的一道光,是流星陨落的痕迹,隐隐约约的斑点,是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 ...
    我是若水阅读 72评论 0 3
  • 昨晚,我梦到了流星。我迅速将双手合十握拳,闭上眼,许下心愿。流星好像在等我,它在天空中盘桓,越来越亮,然后在我睁开...
    蓝鲸min阅读 26评论 0 0
  • 惠惠的故事一一(二) 跟园园一起逛街。买了几串鸭肠,没吃几串,惠惠吐了起来,肚子也痛,本想忍一忍就会好,喝了些水好...
    岗岗hg阅读 163评论 1 3
  • 导语:饭堂里的机器人做饭、煮菜,好像越来越普遍化了。认真思考一下,以后我们的饭堂会不会再也看不到打饭的阿姨和叔叔?...
    三马视界阅读 13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