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十)喜欢爱

96
梅凉 Excellent
2016.11.28 19:06* 字数 3353

大梦过半(九)学生会

高中的时候还比较傻气,还会问:这个世界上有永远不变的感情么?

现在的梅凉肯定想都不会想这么愚蠢的问题,不变本身就不可能,何况永远。

但这也就是人,一边相信永远,一边背叛,一边原谅自己。

有很长一段时间,林楠和梅凉的座位挨得很近。

他对娇娇的追求早就已经夭折,也没有人再起哄,好像一开始大家就知道他没戏。

梅凉觉得,娇娇一开始就没考虑过他,但是为何不拒绝?

娇娇不是不会拒绝的人,她很有经验的。梅凉却不是,她从来没有收到过情书。

大侠和她男朋友在一起之前,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暧昧。心照不宣,谁也不捅破那层纸。

寝室里的人都在打赌:什么时候那男的会坦白。

平日聒噪无比的大侠,反而不说话。

大侠做事风风火火,那男生是文科班的,性格相对温和,狮子座,偶尔有点毛躁,不过对着大侠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我们叫他“开开”。(没什么逻辑,不知道是谁先叫的,大概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个“开”字)

两人没事就给对方送点零食什么的。

有一天,开开还之前借大侠的小说,书里夹了一张卡片。

寝室里兴奋地传阅那张卡片,不时还读出声来。

开开的字很漂亮,秀气,梅凉记得,那是一张紫色的卡片。黑色的钢笔字印在上面。

紫色,好浪漫。

大概就是总结自己最近的感觉,然后畅想未来,最后一句总结:做我的女朋友!

于是他们顺理成章在一起了,大侠是典型的野蛮女友,开开就是受气包。

林楠偶尔会在梅凉面前吐槽:真是搞不懂,开开怎么就看上大侠了呢?脑袋长包吧?!

因为常人确实不太能忍受大侠的烂脾气。

开开算得上是百依百顺了。

每天早上、中午、晚上至少一个电话,那个时候流行移动心机,便宜还能上网,大概就是上个扣扣什么的。

大侠早上是不会调闹钟的,都是开开叫她起床。每次被电话声吵醒,大侠会破口大骂:“老子还没睡醒!你烦不烦?!”一边吵吵嚷嚷,一边掀开被子找衣服穿。

这时候,梅凉想起张爱玲的一句话,大概是说: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在某个角落里,等着你,不管多久,一定是有这么一个人的.

以前大侠在寝室里扬言:一定要找个一米八的男人。

可是大侠自己只有一米五四,班长说你这么暴力,要怎么才能打到他的头呢?

大侠特别有气势地跳了两下,嚣张地说:“到时候老子就这样,”说着又大跳了一下,“老子盖帽!”

估计大侠盖帽也不可能打到一米八男人的头。

所以大家一起讨论,给了她一个很合理的建议:要是大侠以后真找个一米八的,就叫那小子随时背一根小板凳。大侠发飙的时候就可以踩在上面扇他耳光。

不过这世上要真有这么窝囊的男人,大侠怎么会看得上呢。开开有一米七五。大侠不用板凳也能打到他。

他们高二在一起的,一直是周瑜打黄盖的相处模式。

而且他们的事儿,建忠哥和开开的班主任是知道的。

大侠是生活委员,也管清洁人员的安排,老师的办公室由每个班轮流打扫一星期。对此梅凉发表过自己的不满,为什么老师自己不扫地?!

那个星期是十五班打扫,大侠正在办公室监工,建忠哥还在办公室没走。大侠正跟兄弟们洒水扫地,干得热火朝天。建忠哥本来也该走了,却老磨蹭,大侠看他座位下面的烟头很久了。

“刘老师,您能不能挪挪位?我得扫扫烟头。”

建忠哥闻言立即让位,看着其他地方很干净,也不好意思把烟灰抖下去,但是他刚刚又点了一支烟。建忠哥毛了,干脆直接坐在办公桌上,用脚把凳子踢开。

“烟鬼!这么多烟头!”大侠一边在心中怒骂,一边奋力清扫。

“柳婷?”(建忠哥叫的是大侠的本名)

“嗯?”这烟鬼又要说么子事?

“听说,你耍朋友了?”(耍朋友就是谈恋爱的意思)

“……”大侠感觉来者不善。

“没啥,我知道。”

大侠更觉得奇怪了,建忠哥突然说这个干嘛。传闻建忠哥是高中就私定终身、大学毕业就结婚的。你有资格说我吗?

大侠腹诽着,但一直不说话,只埋头扫地。

建忠哥又抽完了一根烟,干脆盘腿坐在办公桌上,看起来特别猥琐。

不知道建忠哥后来对她说了什么话,大概是要他把学业放在第一位,感情暂时放一边之类的……

那一天晚上的夜谈会,大侠一直没有发言,平时就她最兴奋,她不说话,感觉气氛不热,所以大伙儿很早就睡了。

梅凉听说了下午的事儿,一直默默观察大侠的一举一动。

梅凉睡眠很浅,睡眠质量很差,半夜有什么动静都会被吵醒,而且很难再入睡,这个毛病,是高二时候开始的。所以梅凉她们寝室晚上没有被偷过。

一般高中的偷儿都是熟人,很熟悉寝室的构造,总是莫名发生盗窃案,却未被侦破过。

梅凉没什么值钱的东西,现金都在身上,柜子是烂的也不怕。不过寝室其他人有掉过现金的,而且不止一次。

娇娇最惨,被偷过几百块钱,连在市场上买的奶茶、馍馍和土豆泥也未能幸免。

最神奇的是,娇娇的钱包藏在柜子深处,那人只偷了她包里的几张大钱,却没把整个钱包偷走。梅凉被偷过十块钱。

那十块钱是假的,寝室里的都知道,一次建忠哥收什么费,随时抓起桌子上的两张十块补给梅凉,也就是说建忠哥自己都不知道那是假钱。多半是那个没良心的学生交上去的,结果辗转到梅凉手里。

不好意思找建忠哥理论,毕竟他也是无心,所以梅凉把那十块钱放在柜子里,被偷了。

“叫你偷钱!去小卖部小心被打!”梅凉为自己的小聪明沾沾自喜。

多亏梅凉的神经衰弱,寝室里只有白天有偷儿敢来,晚上大家都睡得很熟。

梅凉知道寝室里谁会磨牙,谁会打呼噜。

有一天大半夜的,梅凉被尿意憋醒,只得爬下床上厕所,还好是夏天,要是冬天可要命。梅凉至少要在床上纠结俩小时。

刚刚从厕所出来,梅凉正要爬上床,她在上铺,还要爬梯子。

“给老子站到!”(给我站住!)

梅凉被吓得半死,谁大半夜地大叫。

那个场景很阴森,窗外月光投射进来,照得寝室光线含糊。

大侠坐了起来,右手前伸,像清朝的僵尸。

“大侠?”梅凉弱弱地询问。

结果“咚”一声,大侠又睡了下去,不一会儿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梅凉冷汗都出来了,心中骂道:你丫的说梦话也得选时候!

那天建忠哥跟大侠谈过话后,大侠蒙着头早早睡了,半夜的时候有光传过来,梅凉迷迷糊糊,揉揉眼睛,听见大侠在擤鼻涕,止不住哽咽。

大侠居然哭了。

躲在被子里哭,大概每个女孩子都有过。

梅凉偶尔会哭,声音很小,小到自己都听不到,班长在下铺,偶尔会翻身。

有一天梅凉哭得厉害,把班长吵醒了。

“梅子,你怎么了?”班长压低声音,怕吵醒其他人。

“我……”梅凉吸吸鼻子,哽咽地说:“是这样的……我觉得……朴云影太可怜了……呜呜呜呜呜”那天白天,梅凉刚看完可爱淘的《局外人》。

班长无语,没再理她。

没见过看了小说,晚上还会偷偷哭的。

梅凉就是这样的人,看《夏至未至》哭了好几场。之后看藤萍的《香初上舞》也哭得稀里哗啦。

梅凉在想,大侠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流眼泪呢。

梅凉不懂,高中的感情有什么舍不得的。

第二天,梅凉问林楠:“高中,真的有那么深沉的感情吗?分开不是理所当然吗?”

林楠对她翻了一个白眼,早就习惯她的不解风情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这么铁石心肠?”

铁石心肠?我吗?我不明白。

真的不明白。十七八岁,哪里懂什么感情。

好感是真的,喜欢是戏言,爱,更是没资格提的。

没有能力一起走下去,谈什么喜欢?梅凉以为,在高中谈恋爱的人都是没有责任感的家伙,

第二天,开开给大侠写了很长很长一封信。梅凉偷偷瞅了一眼,白色的信纸,黑色的钢笔字,还有几团模糊。

原来真的有人在写信的时候哭。

梅凉觉得自己像偷窥者,可是大侠就坐在旁边,信纸拿得老高,不看也不行。

大概明白了始终。

昨天那场谈话是两个班主任早就勾兑好的。开开也被教育了一顿。

开开的意思,他也是舍不得的,但觉得这么下去也不行,要冷静冷静,暂时把彼此放一放,但是不是分手。

梅凉第一次看见大侠坐在教室里哭,眼泪大颗大颗落在纸上,又是一团团水印。接下来的几天,大侠很沉默。早上那通电话没有了,大侠自己设置闹钟。

女人不依赖男人的时候,正是坚强的时候了。

难道,这就是高中谈恋爱的结局?

当然不是,不到一周,两个人比之前更好了,大侠对开开没那么凶,开开更是惟命是从,每天电话比之前还多,亲情号包的通话数不够用。

也许 ,这就叫“小别胜新婚?”

一切,多亏了班主任的谈话。

后来建忠哥也直接放弃,还是自顾自地抽烟。开开的班主任估计也不抱希望了。文科班数学普遍差,大侠数学还不错。

一次在楼梯口,大侠碰到一个老大妈。大侠错开身子,想让她先过。谁知那老大妈也跟着错身,两人面对面,气氛有点尴尬。

“我说柳婷是吧?你们开开数学差得很啊!你什么时候也给他补补啊!”大侠身子一怔,立刻羞红了脸。

那老大妈正是开开的班主任。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十一)四个人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46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