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愁与开怀之间

人真的是情感变化莫测的生物,会瞬间莫名其妙地伤感,会突然不可思议地沉默,会不经意地傻笑。情感多变,多愁善感,不是只存在于《红楼梦》里面的那个弱不甘风的林黛玉吗?!

何解出现在一个七尺身高满身肌肉满面须根的大男人身上?生活,也许真的分不清男女老幼,强弱高矮。生下来,活下去。其中,有数不尽的故事,数不尽的愁与乐。

追忆是一种愁根。忆往昔,孩童时的欢笑,那是多么的无忧无虑,多么的天真趣漫。而现在,贮立在寒风中,仰慕着顶天大厦。顶天的价钱让你黯然神伤,让你这么一个平常老百姓望楼兴叹。请问老天,能否借我五百年,让我多奋斗五百年,多存五百年的楼费,买个一百平米的居所。老天,你会点头吗?

风水大师骗你十年八年,老天不会骗人的。如果是孩童一定很兴奋的答,是啊!老天爷爷是大好人,会点头的,会点头的。

愁,如丝如缕缠绕着。

得不到的满足,带来愁;曰思夜想的挂念,带来愁;望着含笑的眼眸而拥抱不及,带来愁;生活的诸多重担,带来愁……生活渗杂着苦与甜,连一岁宝宝都明白的真理,可真正品味其中的苦时,会觉得真理也不可靠。如夏天的热风能体会到寒冬的冰雪吗?焗热难耐时,希望冰雪马上降临。寒风刺骨时,希望奉上滚热的汤。两者相互依赖,相互并存。一年四季循环,自然规律,没有任何人或物能够违反的定律。

愁,悄悄地来,又静静的走。正如四季循环反复,落花流水,冬去春来。为什么愁来了,为什么产生了愁。终归想多了,大脑内存爆烈了。

一醉解千愁吧,不,一朝醒来,只有愁更愁。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望着缕缕烟雾,如梦如幻,只能堕入更深的愁海里面。

抛开一切,让大脑清零,眺望远方,蓝天白云,感受云上的乐趣。一群骏马向我疾驰而来,一头雄狮张开血盘大嘴俯视着我,一堆小绵羊挤挤拥拥蹒跚而行,一絮絮棉团若即若离游游荡荡,一缕缕青丝随风飘逸……天上之景,是那么的美。

突然觉得心旷神怡,纠结的思绪一闪即逝。如困在笼子里的猛兽,打开笼子的门,兽自然会平静安稳。果然,烦愁与开怀之间,只隔着一道门,只要你打开了,烦愁自然转换成开怀。

不需要酒,不需要烟,不需要吼。打开你心灵的一道门,别自我堵塞了,放飞心扉。要看懂,规律循环,自然之奥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