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霜雪寂寒宵】第二十一章、赤金玫瑰

【前情】第二十章、减字木兰:http://www.jianshu.com/p/9f889abf619c

任雪嫣慢吞吞地走进屋子,整个人似乎不是很好。

任叶桐看着她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心里不由得画了个问号。

“丫头,你怎么了?”

任雪嫣不语,默默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到父亲的面前。

一朵黄金玫瑰。

任叶桐的脸色骤然变了。

——阴森的墙角,隐隐现出了一个人影;五十步开外,青石巷的尽头,影绰绰有人。

任雪嫣手中紧紧攥着梅花短刀,心跳加快了起来。

她现在脑子里想的不是火拼一场,而是该怎么逃跑。

她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简直是蠢的要命,蠢到居然一个人去尾随那个小女孩。

也许一大早出来找倪姑娘本身就是个愚蠢至极的主意。

任雪嫣心里盘算着要不要装作没事人儿一样慢慢溜出去……

好像不行……

墙角的两个人影纹丝不动。

任雪嫣的身形忽然如脱弦箭一般,直从西北角胡同飞奔而去。

她方才瞧准了这三个人的站位,丁字形,唯独西北角稍有空缺。而这里也是直通主街的捷径。

这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然而,就在她拐进胡同口的一霎那,忽觉斜刺里一阵疾风扑面,眨眼之间,头皮猛地一麻——

一朵黄金玫瑰,竟剟进了她的左鬓间头发。

任叶桐手中攥着这朵黄金玫瑰,目光阴冷如刀。

他的右手抚摸着女儿的脸颊,还有鬓间那少了半截的头发。

“我本可以一走了之的,但没想到还有一个人。”

任雪嫣说着话,嘴里已有些发干。

“我真是后怕得很……这东西可以射进我的头发,当然也可以射穿我的脑袋……但是他放我走了。”

——任雪嫣大瞪着眼睛看着屋顶那个青衣绢帕的身影,整个人几乎僵在了原地。

那朵玫瑰还插在自己的头发里,头皮一阵恐怖的凉意。

“你走吧。”

屋顶那人忽然开口了。

任雪嫣惊慌地看着他,如惊弓之鸟一般骤然向前跑去。

那人忽然又说了一句话:“等你到家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离开雁门了。告诉你那个汉人老爹不用来找我。不过,我很期待和他的重逢。”

他这句话说完时,任雪嫣已经不见了踪影。

青衣人眺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喉咙深处忽然发出了一声可怕的笑声。

“好久不见了,阿月汐。”

任雪嫣说罢,看见父亲的手在微微发抖。

她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问道:“爹爹,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妈妈?”

任叶桐眉峰紧锁,摇了摇头:“不要让她知道。”

任雪嫣微微一颔首,轻语道:“明白,我先回去了。” 

“这几天好好在家呆着,不要再一个人出去了。”任叶桐轻抚了抚她的面颊,将鬓角凌乱的发丝理好。

“嗯。”

雪嫣慢慢走出了房间。

屋内只剩下了任叶桐一个人。

窗外日光忽地昏暗了,似有阴云密布。

任叶桐紧紧攥着那朵黄金玫瑰,手背爆起了青筋。

玫瑰终于化成了一堆粉末。

“你别想……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想伤害阿月!”

任叶桐走进暖阁时,发现秦苑夕仍然在水池旁静静地坐着,穿着那件白色的长衫,嫣红色的玫瑰零落了一地。

她的目光竟有些呆滞,一反往日的明艳温柔,魂不守舍地盯着潋潋池水。

任叶桐微怔了怔,蹑足潜踪走到了妻子的身旁,缓缓伸手握住了她的肩膀。

秦苑夕只痴痴地看着池中的残花,喃喃道:“有些事情明明已经忘记,为什么老天偏偏要让我想起来呢……”

任叶桐轻叹了一声,双手扶着她的肩膀:“都过去了,都过去了。”

秦苑夕木然道:“玫瑰多刺,插新枝而老木易枯,是为不详……也许我生来便是一个不祥的人吧……”

任叶桐勉强一笑:“不要胡说,你哪里不详?只不过有点扎人罢了……”

他也意识到这并不好笑。

秦苑夕没有笑。碧色的眼波似在流动。

她忽然转身扑到了任叶桐的怀里。

她整个人都在发抖,似是极度地恐惧一般,指尖比冰还要冷了几分。

“不知何为总会想起那个地方……我害怕,很害怕……我不要回到那里去……永远也不要……”

秦苑夕从来都是个雍容的女人,眼下却像一只颤栗的小猫,蜷缩在他的怀里,泪如泉涌。

任叶桐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

他紧紧拥抱着颤抖的妻子,轻吻上她面颊上冰冷的泪痕。

“不会的,我保证。”

残烛幽咽。

秦苑夕伏在他的怀里沉睡,长而卷曲的睫毛轻覆住了眼眸。

任叶桐却清醒得很。

他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屋梁,左手轻轻地,抚摸着她光裸的后背上,那朵血色的玫瑰。

【未完待续】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