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情叫“杨帆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几天的微博,被杨振宁遗产分割刷屏了。

杨振宁与前妻的四个孩子将获得现金,而他>的妻子翁帆,却只得到了一套别墅的生前使>用权,产权属于清华大学。

消息一出来,就引发了许多网友对杨振宁的控诉,纷纷替翁帆不值。一位28岁年轻貌美的姑娘,嫁给82岁的耄耋老人,13年的无性婚姻,终生无子嗣的定数,最终还要提前面临天人永隔,到头来却很有可能会无家可归。很多人不禁会问,翁帆终身跃入这场相差54岁的婚姻,到底图什么?

从我找到的所有资料里,对于翁帆,我更愿意相信,那是真爱,但这种真爱是非常复杂,难以言述,也是我们这些吃瓜群众难以理解的。

然而这对相差54岁的恋人,却也是和我们平常人一样,初见倾心,再见动心,也经历过相恋如斯和相思至深,然后才走进婚姻的。

一个青春美丽的女孩,遇见了一个历经世事、成就斐然的科学奇才,而他却愿意在自己面前放低身份,委婉地渐近伊人,含蓄地表达自己的好逑之意。虽然有较大的年龄跨度,也禁不住两颗灵魂的互相吸引,互相靠近。

曾经在杨澜访谈录里,翁帆说:

你要知道,当一个你崇拜的男人对你表达了>喜欢或者爱的时候,你很容易就爱上他了。

可想而知,翁帆的这份爱,是缘于崇拜。我对这份崇拜,有一份望尘莫及的敬仰。

在那些被媒体刊载过的照片中,两人要么十指紧扣,要么相视而笑,要么轻轻低语,让人感觉无限美好。而杨振宁不管在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常常昂首挺胸,怡然自得地牵着妻子的手,仿佛在向世人骄傲地宣布:她就是我的妻子,她是我的,我爱她!而一旁的翁帆总是笑靥嫣然,仿佛也在骄傲的随和着:我是幸福快乐的!

哪怕是作秀,至少也秀得自然,秀得大方,秀得发自内心。

翁帆对自我的评价:我在象牙塔中的象牙塔。

年轻的爱恋,是天雷地火,是暧暧昧昧,是试探犹疑,是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翁帆在尝过了爱情的甜蜜与离异的苦涩之后,她已不再是那个追求轰轰烈烈的白纸姑娘。经历过成长以后,她更清楚什么是理性和成熟的婚姻。她相信杨振宁会是她的引路人,会带她看到世界金字塔顶尖的模样,会让她遇到更好的自己。

所以翁帆也许并不是像我们说的另有企图,她只不过是打破常规,勇敢地选了一份如久酿般温醇的爱,一种恩宠式的甜蜜,一种用照顾与付出换来的相濡以沫。她享受的是一份我们常人没有勇气靠近的,超越世俗的旷世之恋。

也许正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于婚姻的名利与世俗的标准,就非要为真正的感情寻找一些别的由头。

身边就有这样一对夫妻,同事娴姐的丈夫就比她大27岁,可却从来没听人说过他们不般配。男的不是万贯缠腰的钻石王老五,女的也不是容貌倾城的红粉佳人,他们每天过得也是柴米油盐,你在闹他在笑的烟火生活,但他们都很享受自己的婚姻。

娴姐是在工作场合一眼就记住亲切随和的姐夫的,后来又看过姐夫一段媒体采访视频,这个男人竟然在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对记者的提问畅答如流,她从心里崇拜这个睿智的男人。

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后,娴姐向姐夫坦露了好感,怯懦和世俗的绯议,都没能阻止她这个看似有些荒唐的行为。

一个年过不惑的男子,身体与思想都已足够成熟,生活也足够安稳平静,然而一个青春活力的生命就这样闯了进来,激起的涟漪估计常人都会无法抵挡的。但姐夫当时也经历了一段很痛苦的挣扎期,他怕这个姑娘是一时冲动,怕自己会耽误了她,也怕他们会承受不起世俗舆论的压力。

直到娴姐毅然地辞掉了工作,来到了他的城市。

娴姐和姐夫从事的是同一个行业,娴姐觉得棘地荆天的工作,姐夫处理起来却轻而易举。看不懂的文件,写不出来的邮件,做不出来的方案,交不了差的任务,谈不下来的合同,姐夫总是有办法帮她解决。

曾经有一个特别难缠的客户,一个订购合同前前后后谈了十几次,但还是不欢而散,就在娴姐准备放弃的时候,姐夫要去了他的电话,结果第二天对方就送来了草签合同。

同事们经常都会调侃娴姐说:“像这样亦师亦友的老公,给我们来一打。”

有多少女生都曾幻想,自己的另一半会是一个身披金甲圣衣、踩着七色云彩的盖世英雄,我不需要你赢天下,只需在灾难来临时,你能帮我挡住它。

有一次,我坐他们的车一同外出,姐夫开车,娴姐坐旁边的副驾驶,在与我交谈之余,她总会偷偷瞥视姐夫,而他也会马上递还一个温暖的眼神,有时还会去握娴姐的手。坐在后座的我,羡慕到无地自容,心想自己的生活中,又何曾有过这样的情投意合。

吃饭的时候,姐夫会很自然地替娴姐接过包,拉开椅子。点菜的时候,也从不发表任何意见,他说:“点菜这事有你娴姐在就不用我操心了,反正她爱吃的我都爱吃。”然而我看同是湘妹子的娴姐,点的却都是地道的上海菜,因为姐夫就是上海人。

《穆斯林的葬礼》告诉我们:两个人的婚姻,需要爱情,需要仰视,更需要依赖。

爱不仅仅是荷尔蒙碰撞出来的火花,也不一定是多巴胺催生出来的产物,爱是源于内心的彼此肯定,灵魂的相互吸引,以及人生三观的无限接近。

相爱的理由太多,崇拜也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其实相爱真的没有什么限定性的条件,所有的舆论和质疑,都敌不过当事人的一句——我愿意!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