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子规啼夜月

老人混浊的枯瞳里泛滥的萧瑟拉长着寂冷的视线,眺望树林深处黄土垒起的眷恋。晨雾袅袅,乳白色吞没了暗夜残留的最后一丝音迅。他握着粗糙的手在望;日光倾城,柔暖的气流肆意蔓延至峡谷中仓促吐芬的新蕊。他揉着昏花的眼睛在望;暮色微合,墨蓝的天空中残存下燕雀归巢时愉悦的几声啾。他颤巍的身子踉跄着步伐在望。不管时间将阴阳两隔的疏离撕裂的多远,凝视着那座坟冢的目光永远氤氲着不变的温度。

                                                                                                                                                                                                        ——题记

                                                                                                                                                                                                        文/舒云诺

冷冽的风泛着白光刺进每个人的心里。小树两旁梧桐树上的叶子也在激烈的斗争后功败垂成,缴械投降。风踩过枯叶时,可以清晰地听到粉身碎骨的声音,那是自尊和信仰的绝望自尽。“哐铛”一声响,虚掩的门被风撞开。老人揭开灰布缝制的厚门帘,任由风灌进屋子。他抬头望着灰白的天,年轮穿破云层覆在他的额头上,刻长了一条条勾壑般触目惊心的皱纹。

木桌上静伫着黑白分明的遗像,黑色的祭花勾勒出相框内一张不语不休的面容。一个人一但退去尘世,曾经所有的喜怒哀乐都被浓缩成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嵌进相框里面的,或微笑或思索。留给亲人在以后的年月里千般揣测,万般思量,终为遗憾。老人看着儿子微蹙的眉头,这些天抚了很多遍还是未舒展。又抱着相框,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用袖子擦着它。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儿子走的突然,毫无征兆。那天清晨是什么天气?是风特别大,还是阳光赢弱不已?好像那天的记忆都在听到儿子噩耗的时候被吞噬,惨白的只留下晴天霹雳般的心。只记得儿子像往常一样早起去工地做工,然后再见到的时候就是几天之后抬回来的冰冷尸体。妻子一夜之间白了发。

老人这一生命途多舛,幼年时期便失去了父亲。战火连天的时候,母亲与他相依为命。孤儿寡母的童年让他吃尽苦头。那个年代的人们都贫困,潦倒到与树皮为食,挖野菜充饥。可他内心还是羡慕一到晚上村子里的父母都挨家挨户寻回在外的孩子,无论贫苦都依然在同一个屋檐下守着一盏微弱光线的煤油灯团聚的家。

花园口决堤事件,1942年整个河南都被陷入人间惨剧的地狱里。命运终于眷顾了老人的善良,年轻的他救了家门口一位流离失所的姑娘和她的母亲。后来,这位姑娘成为了他的妻子,孩子的降临让整个家都蒙上喜悦的光晕。生活依然清贫到柴米油盐,但也其乐融融,因为家是完整的。

命运往往翻手覆云间就是一个巨变,我们只能猝不及防去接受。老人在耄耋之年的时候失去儿子,这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人生已经踉踉跄跄走了一大半,这一生遇到的坎坷心酸也都咽到肚子里化在深吸一口又吐出的烟袋里。唯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候,老人的眼泪开始决堤,像是一生的夙愿都被摧毁。

年迈的身体已经被时光消耗到风烛残年,越来越沉重的步伐只能让老人在家的附近远远的眺望着儿子的方向。老人混浊的枯瞳里泛滥的萧瑟拉长着寂冷的视线,眺望树林深处黄土垒起的眷恋。晨雾袅袅,乳白色吞没了暗夜残留的最后一丝音迅。他握着粗糙的手在望;日光倾城,柔暖的气流肆意蔓延至峡谷中仓促吐芬的新蕊。他揉着昏花的眼睛在望;暮色微合,墨蓝的天空中残存下燕雀归巢时愉悦的几声啁啾。他颤巍的身子踉跄着步伐在望。不管时间将阴阳两隔的疏离撕裂的多远,凝视着那座坟冢的目光永远氤氲着不变的温度。

云诺寄语:每个家都有自己的家风,父辈想传承给后辈的或贤或德或义,通过这篇文章想给大家传递的是一位老父亲对孩子最根本的心愿,那就是活着。无论福祸贫富,一切有了生命才会有意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