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两则

96
胡八毛
0.7 2019.05.23 15:18 字数 703

2019.5.17

突然间走到了一根电线杆底下,旁边是一颗樟树,打字的时候,有一滴水掉在屏幕上,我抬头,想看看它是从哪片叶子上掉下来的。我正努力分辨的时候,一大滴水掉在了眼镜片上,刚好挡住了我的视线。透过那水滴,樟树叶不断放大后又被切割,我甚至能数一数叶子的纹络。

不断有水滴从樟树上降落,有一只鸟停在其中一根枝丫上,我有听到很多鸟在叫,但不能分清它有没有开口啼叫。身后是一家蒙城黄牛汤的小餐馆,红色的招牌挂在门头上,门口支着的一口大锅里是正在熬煮的牛舌、牛肉、牛筋,暗红色的汤汁不断涌上来,漫过堆积的牛肉后又再度退下去。一只小麻雀在地上走来走去,它也许在找肉碎,这实在有些困难,我仔细盯了一会,在那潮湿泥泞的水泥地上,并没找到一丁点肉碎。

我离开那颗电线杆时,它还在地上找。


2019.5.23

坐在回公司的出租车上,脑袋还是一阵一阵的疼,像寺庙里的钟声,也是一阵一阵,盘旋回荡。淤积在胸腔里的那一团气也不能顺着气管从嘴巴或者鼻孔里冒出来,只好猛吸一口气后又大口吐出来。

今天北仑的太阳实在猛烈,我斜坐在后排座位上,阳光追着我跑,只得不断变换姿势,以便逃离它。

夏天的太阳总是招人恨,春天或者冬天,哪怕是秋天的太阳又总让人喜爱。若是碰上十天半月的梅雨,大家又无比惦念它了。若是大自然都有思想,大概都会讨厌人类吧,矫情又自大,实在不好相处。

车子开的很快,偶尔瞥向窗外,眼睛从电线杆、树梢、房子、路灯、指路牌上一一掠过。远处山峦重叠,一大团太阳光聚集在山谷里,微微泛着金光。车子从隧道里钻出来了,无意中看见半山腰上还开着花,嫣红色的花在一片绿树里格外鲜艳。

一小团阳光赖在我腿上不走了,我也懒得驱赶它,脑袋还是一阵一阵的疼,算了,还是闭目养神好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