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期间的禁足风景

2020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大家都过了个“假年”:冷清、萧瑟,还禁足。

这在我三十多年的记忆里,是史无前例,至于会不会有来者——但愿不要。

有网友戏称:终于明白宫廷古装剧里的“禁足”是种惩罚。

平日里调侃996,做梦都想放大假,现在猛地进入无限假期模式,心里反倒七上八下,不安生。

于是,手机进入了996模式——从前是有时间才玩手机,现在手机就是我的主子。一时离开便唯恐错过了天下大事,自绝于人民群众。

禁足日子已有半月有余,不由叨叨,我与“铁窗生涯”之间大概也就隔了扇铁窗。

每个早晨看一看窗外,就是我与外界的唯一联系。

以前总想宅着,感觉身体被床吸附;现在吃了睡睡了吃,涨涨膘,看到窗外的一抹阳光就能唤起我对外界的渴望。

啊!这就是自由的召唤。

禁足,果然是种刑罚。

在视野范围内,窗外的风景也是固定的。

对面的六楼的老大爷每天都会挑被子出来晒,雨天就晾雨衣——但“挑”竿子这个动作是每日的必修课,看一次算一次。

对面楼下有一间水果铺子,据我观察,早上六点开门,晚上十二点关门,年三十也不例外。我怀疑店主人应该吃喝拉撒都在店里,但没有证据。

最让我神往的,是对面的两个小阁楼。因为看过《简爱》,所以对“阁楼”总是充满了神秘的幻想——阁楼是最佳的禁锢空间,除了关疯女人,应该还可以藏很多东西——不止是杂物。

这两个阁楼的一扇窗户,从未关过。在我盯梢般的十五天里,那扇窗,从未关过。这让我疑心,阁楼的主人会不会已经忘了它,但我没有证据。

也有可能,租在阁楼的人回了老家,此刻正在老家禁足。他早已忘记这扇未关的窗。

对面保留风光

今日阳光独好,窗外的一米阳光就唤起了我对外界的渴望。

解禁后,我要出去逛大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命令模式 将请求、命令、动作等封装成对象,这样可以让项目使用这些对象来参数化其他对象。使得命令的请求者和执行者...
    磊_lei阅读 210评论 2 2
  • 福建一个名叫朱尔的三年级学生,写了一首小诗《挑妈妈》,爆红网络。 你问我出生前在做什么 我答 我在天上挑妈妈 看见...
    优祺和平阅读 7,862评论 0 0
  • 2018.08.05 周日啦,天气闷热到极点了,这一天都没有出门。 早上起来吃过早饭,开始练琴,一直练到中午。 平...
    摹喵居士阅读 65评论 0 0
  • 《西游记》这本书,想必大家应该都知道这本家喻户晓的名著。这本书乃是由明朝作家吴承恩写的一部章回体长篇神魔小...
    王星皓阅读 8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