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身已近桃花源”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心之所向

不满足当下,羡慕其他,这不是大家的通病与人性吗?他说很有趣味。

他说这都是观点和态度的区别,美的差别就是正身和实际人生没有距离,倒影和实际人生有距离。

他说一般人迫于实际生活的需要,都把利害认得认真,不能站在适当的距离之外去看人生世相,于是这丰富华严的世界,除了可效用于饮食男女的营求之外,便无其他意义。

于是不能在艺术品或自然美和实际人生之中维持一种适当的距离。

面对许多人在道德的观点谈文艺,他说道德是实际人生的规范,但艺术是与实际人生有距离的,与极端的写实主义不相容。

他说艺术似乎不近情理,因为艺术本来就是弥补人生和自然缺陷的。艺术只有情感,不是艺术,艺术也要客观。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和人相处,讲究换位思考,以己度人,这样才能互相理解。对物也是,推己及物,也能看到鱼的快乐,因为人与人,与物都有共同点,都有互相感通之点。

他说移情作用是和美感经验有密切关系。

我们写文字喜欢用拟人手法,同时自己的心情也会影响身边之物的“情感”。

古代诗人的诗,是一个见证: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

他说美感就是要达到物我同一的境界。艺术和宗教都是把宇宙加以生气化和人情化,把人和物的距离以及人和神的距离都缩小。

所谓的神秘主义其实并没有什么神秘,不过是在寻常事物之中见出不寻常的意义。

美感经验是人的情趣和物的姿态的往复回流,一切美的事物都有不令人俗的功效。

希腊女神的雕像和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

罗金斯说没有见过一座希腊女神雕像,有一位血色鲜丽的英国姑娘的一半美。

他说是因为罗金斯把引诱性做“美”的标准,去测量艺术作品。

对于快感和美感,他说一个没有普通性,一个有,一个是实际要求的满足,一个是与实用活动无关。美感的态度不带意志,没有占有欲。

他说美感是直接的而不是反省的。

如果自己感到快感,我便是由直觉变而为反省,好比提灯寻影,灯到影灭,美感的态度便已失去了。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自由联想,散漫飘忽。上课想到其他,难以再聚精会神。思维导图是专门训练人的联想,却易让人精神易散,即使艺术不能离开联想。

他说联想的偶然并没有增加所看之物的美,联想太多,也易精神涣散,美感下降。

他说美感的经验并非美感,自然的倾向都不是美感,都是实际人的态度,在艺术本身以外求它的价值。

因为喜欢一些东西,所以可能也会爱上与之关联的其他;因为熟悉一些东西,所以会觉得与之关联的其他的也美;因为一种情怀,所以会感到与之关联的也是好。

那些即使觉得再美,都不是美感,只是一种经验。

情人眼底出西施

他说艺术的欣赏大半是情感而不是理智的,他说美是心物婚媾后所产生的婴儿。

美,关于物,也关于人心。

他说美的欣赏是自然加以艺术化,艺术化即人情化与理想化。

我爱她,所以她是美的,她是已经艺术化过的自然。

你在理想中先酝酿成一个尽善尽美的女子,然后把她外射到你的爱人身上去,所以你的爱人其实不过是寄托精灵的躯壳。

柏拉图式恋爱,无所为而为的欣赏,不带占有欲。极浓度的初恋者也往往可以达到胸无纤尘的境界。

依样画葫芦

法国画家德拉库瓦说:“自然只是一部字典而不是一部书。”

自然美与艺术丑可以互换的,如果我有一支笔,那就全靠我的心情。

他说因为有美才有丑,没有美丑标准,“自然美”就没有意义了。

他说自然美很难,难在件件都合式。就应该是认为无法满足一千个读者吧。

美是创造出来的,

不是天生自在俯拾即是的,

它都是“抒情的表现”。

依样,画葫芦,美与丑,看葫芦,还看笔,看人心。

梵高的《向日葵》

《厚积落叶听雨声》chapter  two,此身已近桃花源:

你的心界愈空灵,你也愈不觉得物界喧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