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间童书店9 - 进书管道

文丨红瑀

网络图片

台湾的童书进口商,绝大部份都在台北,虽说新竹到台北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我也没办法每个星期往台北跑,交通费和时间成本也要算进去,最好的办法是建立一个便捷的进货管道。

童书店开幕前,我为了选书跑了两趟台北,已经跟四家进口书商做了第一笔交易,对各家习性有基本的了解,折扣高低不是我选合作书商的首要条件。

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如果对方比一般人更复杂,不用说,我会自动消失,因此过滤掉了其中一家书商。剩下的三家,我从童书种类、免运出货额、负责人的童书知识背景,以及店员的配合度这几方面作了对比,最后选定其中一家相对大型的童书进口商。

这家书商是国内一间著名出版社旗下的子公司,由一位年长的女性负责童书采购和管理。今天的任务就是要跟这位大姐谈谈补货进书的事情。他们家的批发折扣比其他同行贵5%,有这样的底气与众不同,不会没有原因的。

“刘姐,我是真真,想跟您聊聊补书的事情,不知道你现在方不方便?”

我搬来台湾之后,也习惯了「一回生二回熟」这种事情,第二次去找刘姐的时候,我们俩相谈甚欢,她左一声“真真”右一声“真真”,我也就老实不客气地“刘姐”前“刘姐”后。

“真真,我正想找时间打电话问你昨天开幕的情形,怎么样?生意如何?”

我愣了一下,差点忘了我的童书店昨天才开幕,怎么感觉自己已经开了一段时间?

“还可以,已经有几本书卖到缺货,打电话就是想找你商量一下,用什么样的方式补书比较好?你知道我没法常常上去你们书店看书挑书。”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撒谎?以刘姐的角度来看,昨天那样的业绩肯定是惨不忍睹,可是,我是真的觉得不错,至少我自己是满意的。

刘姐本来昨天要下来新竹,说要贺我的书店开幕,是我拦住了她。一个住在豪宅的人,跑到公屋来,我怕连生意都搞砸了,刘姐的书店就是豪宅,我的书店就是香港的公屋,也就是廉租屋。

“很好呀,第一天就卖到缺货,可见生意不错。补书用寄的呗,现在都用货运配送,很方便。”

我很想告诉她,也就只有那三本书缺货,甚至是只有那三本绘本有人买,不知道她听了作何感想?我硬生生把这句话给吞下去了,生意场上还是不要那么直白,已经没钱了,不能连底气都没有。

不自觉地挺直腰杆,我寻思着要怎么跟刘姐开口,有些话还是可以坦白说的。

“刘姐,考量到我的童书店才刚起步,这一年半载估计进货量不大,我想选定一家进口商配合,各方面来看,你们公司都很好,唯独一点就是折扣的问题。为什么同行都是7折,贵公司却是75折?”

“这个是总公司定的规矩,刚开始合作的分销商,都是这个折扣进货,合作一段时期,进货金额达到一定标准,才会降到七折。”

“我懂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达到标准再来谈折扣的问题吧。关于补货的频率和方式,我想暂时先固定每星期一次,不如就定在星期四,你觉得怎么样?”

“真真是爽快人,折扣上面你不为难我,我就帮你争取两个对你应该有帮助的付款条件:一是月结;二是用信用卡付月结单的帐款。有了这两个条件,可以舒缓你的资金周转压力。”

唉呀,我的神,刘姐怎么知道我缺钱?!刚开始洽谈合作的那些书商都跟我要现金,后面我就干脆不问可否月结这个问题了,以为这行都这样,竟然忘了刘姐公司背后是财力雄厚的著名出版社。

这事可把我乐的,马上屁颠屁颠地把脸凑近话筒,悄悄地问刘姐,真的还是假的,千万别骗我,并央求她跟我在电话两头分别用拇指比手势盖章。

刘姐被我逗得,话筒传来的笑声上气不接下气。我没想到她的笑点这么低,电话费很贵的,我在电话这头呵了几下就呵不下去了,赶紧问她新书资讯是哪位同事负责,就结束了对话。

我原本只打算要颗糖吃,结果人家没有糖果,只有好吃的饼干,恰好我更喜欢饼干,对方就给了我两袋,够我吃很久。

稍稍缓和激动的情绪,我打开信箱准备写信给刘姐的助理Joey,就看到收件匣躺着一封未读的邮件,是小娴写来的,她说星期三下班前会告诉我地垫的数量。不知道会不会如我所想,大受欢迎?

我知道这件事急不来,幸好地垫要下星期才到货,到时候要请杨小姐帮我分两个地方寄送,书店这里不能放太多库存,大部分要寄到我们住的地方,希望我婆婆看到不会生气。

现在才发现,谈生意很花时间,通电话和邮件往来都费时费脑,像今天跟刘姐讲个电话,再回信给小娴,中间穿插着解决两个小孩的疑难杂症,一个上午就这样沒了。

午餐时间,照例又是等客人上门的时候,今天书店可以用热闹非凡来形容,门铃声没停过,后来我索性不再关门,直接把门打开,用张小木椅顶住,任由人潮川流不息。

额,今天是去动物园看猴子的日子⋯⋯

我干脆跟孩子在一旁玩起桌游来,反正人多到我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何况,还有人抱怨我这家书店怎么那么小,我能说什么呢,不如装傻。

耳朵边终于清静,人都走光了吧,我站起来打算收拾战场,这才发现旁边静静地站着一位年轻的妈妈,出神地望着我和孩子玩游戏。

我猛然站起来,吓了她一大跳,她也成功吓到我,我们两个一边拍胸脯,一边笑个不停。

“请问你需要什么?”

我笑着问她,总不会是想跟我们一起玩桌游吧。

“我……你会帮人带小孩吗?”

“呀?你觉得我带这两个还不够?谁敢送小孩来给我带呀。”

我笑得直不起腰来,开店真好玩,什么客人都遇得到。笑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这样很无理,对方正在真诚地看着我。

“我敢呀,你肯收我明天就将儿子送过来,一岁半的小男生。”

哇咧,来真的呀,吓得我慌忙摇头摆手,郑重地跟她强调,我只是开童书店,不开托儿所。

“好可惜喔,真想把儿子送来,你的儿女真幸福。”

我和她也算是不吓不相识,原来她在附近的一家小电子公司上班,儿子也送到我们社区的托儿中心,但是她好羡慕我给孩子营造的环境,更羡慕我和孩子之间的温馨互动,才会忍不住开口提出这样的问题。

“真真姐,你的地垫哪里买的?好漂亮,外面没看过这种地垫。”

又是地垫,我这里是童书店,能不能先看看我挑的英文书,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都怪这组地垫太耀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