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歌|距离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漂洋过海的鱼


他进来了,我看见了他

他不知道我,鬼才知道我;


我默不作声,但坐着骚动

他在说话,与两位“客人”

他们是客人,他是我亲人——


“一见如故”?

不。

这词太烂。

“看见自己”更不错


倒也写过:干净、孤独、忧伤一类形容词

但也有点烂

比如刀除了一面锋利,还有一面带血

就像此刻的他,一面明亮;

一面在黑暗的更黑处——

我看不清了


我真的看不清


我和他隔着两张桌子,两米不多

他和我隔着飘来荡去的氧气,一辈子有多


但我还是隔他好远,所以他不知道——

我已看了他很多次


这是一次物理巧合,这是一次审美遇见——

必然是更多。


那就到这吧


       ——2017.3.28 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