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 | 如果生活千篇一律,我宁可死去

图片来自相机

在空间晒照,得到的回应无外乎是:

怎么一个人去啊?一个人多无聊啊?怎么不多叫几个人啊?一个人多不安全啊……

我是个怕麻烦的人,甚至懒得事无巨细规划自己的行程,那天夜里的千厮门大桥之旅,亦是在解放碑时的一时兴起,想着那么一个凉爽的夜晚,上桥徒步走几个来回也不错,于是开着高德,弯弯绕绕总算找到,所见所闻也算是不虚此行。

从来都没有什么虚了此行,只要你是心甘情愿出门,跟着感觉走,就永远不会觉得在陌生的地方浪费了时间。

我承认一个人旅游有些孤独,但我可以孤独地散步,孤独地坐在没什么人的店里吃着单球榴莲冰淇淋,我可以孤独地看前面的两个小哥哥秀恩爱,孤独地穿梭于各大商场寻找我想买的东西或者根本什么都不想买,我可以。。。当你所有的事情都是一个人的时候,这一切都不怎么孤独,反而是一种自在。

想走就走,想停就停的自在

随时冒出想法随时实现的自在

逛很久的街也不会有人催的自在

在桥上走走停停不用管任何人想法的自在

你看啊,多自在。


青旅的深夜啤酒

十点多回到青旅,彭于晏正慵懒地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一声“我回来啦~”,像认识很久的老友,像是期待已久的归家。

趴在大厅的桌子上写日记,心里乐滋滋的,也没有一定的原因。不断有人回来,我转过去张望,几个结伴而来的小姐姐,一个无比高大的小哥哥,还有许多我还未来得及眼熟的人们,他们深夜归来,青旅的暖黄色灯光一直为他们亮着,彻夜明亮。

图片来自相机

彭于晏看我不断张望,装作一脸正经:“你怎么好像很高兴啊,年轻就这么高兴么?”

“当然啦,年轻为啥不高兴~年轻多高兴啊。”我抬头瞅了他一眼,继续写着日记。

他笑了笑,继续窝在沙发上看手机。

“有水喝么?”

“喏,那边有我刚刚烧的。”

“不要喝热水,我想喝饮料。”

“饮料喝完了,只有这个了。”他头都没抬,指了指地上的啤酒箱。

桌上那本《花间词》和啤酒的搭配太奇怪,台灯的灯光也太刺眼,索性关上了书,聊起天来。

其实前台小哥哥叫阿斌,只是长得很像彭于晏。叫他彭于晏他也只是笑笑,相处时更多的时候不会叫名字,只要说话,他便会抬头懒散看着你。

他会陪你喝酒,跟你干杯,摇摇你的易拉罐,吐槽你喝得慢。

他干了两瓶,又像个大人一样语重心长告诉你,只是为了开心嘛,酒只是为了放大开心的情绪,喝不喝完都无所谓。

坐在我对面一起聊天至凌晨两点的妹子也在重庆上学,大一,视觉传达,白天刚刚去纹了文身,她说想好的图案又怕后悔,就纹了当天的日期。

没有特别意义,就是最大的意义。

妹子的紫色头发不能再好看。

紧紧规划行程的俩闺蜜,坐在大厅的地上,对着地图翻了又翻。

记者小哥哥Lawrence深夜夜宵归来,腿长一米八,躺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跟我们闲聊着,他的手长得真好看。我们聊大学聊书籍聊新媒体,聊到毫无困意。

他说他对床的那个男生,是28岁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博士,来重庆大学做讲师。

哦?就是那个刚刚出来倒水的看起来很小的男生?

彭于晏叫外卖失败,一边看着舌尖上的中国一边吃着泡面,结果把自己越吃越饿。

Lawrence一再表示Airbnb的中文名字无法直视——爱彼迎,是什么鬼?

图片来自相机

阿斌看我无聊,索性坐我对面来,晃晃易拉罐,眯着眼,讲起故事来。

阿斌第一次结识他现在的女朋友就是因为喝酒——面前的妹子,干了几大瓶红酒,毫无一丝醉意,各种红酒洋酒混合着下肚,最后一不小心把阿斌这个酒场老手给撂倒了。后来,她从房客变成了女朋友,东十三的那面电视墙上许多做装饰的酒瓶子,还只是她一半的杰作。他讲着讲着就笑出了声,语气里,是佩服更是想念。我偷偷瞄了一眼阿斌的微信聊天背景,姑娘的笑灿烂而热烈。

他说她在英国,隔着大半个地球的时差,所有的想念都不足挂齿。

阿斌就要离开了,他要毕业了,自然也就不会继续呆在那儿了。

“快来个回眸一笑,给你照张相。”

“明天再照呗,我真的不上相。”

后来我才知道,阿斌的字典里,不上相的意思是,本人比照片更好看。


相见不再见

凌晨两点半,面前的重庆啤酒还剩了一大半。我在13层的窗户边坐着,伸出手感受窗外凉凉的风,解放碑附近偶尔有深夜的士呼啸而过,大大的闪光灯,也并不会显得刺眼。

偶尔被深夜流动的气息触动到的时候会想,成都有《成都》,那重庆也应该会有《重庆》吧。我用了不到24个小时,近距离感受着着这个灯火通明的城市——重庆。因为想完整感受,想白天黑夜通通感受,所以我放弃了赶最后几班地铁回学校的想法,选择了住在解放碑。或是因为停留的时间太短暂,所以夜里迟迟不肯睡去,我知道一觉醒来我就得离开,所以尽可能晚一点,再晚一点吧。

微醺之时,想起了上一次住青旅结识的大哥哥,因为一直有联系,便轻而易举戳开了微信。

“你这一个人拍恐怖片呢?就两只脚和一个影子,还是大晚上的,就你一个人啊丫头”

“失恋了还是心情不好?”

“且行且珍惜啊,重庆还是蛮好玩的。”

“把你的公众号推荐给我哈”

“最近在考虑我孩子的名字,帮忙参考一下呗?不过你可以先猜猜男孩还是女孩。”

……

上一次见,刚刚考了公务员的他,和我坐在青旅高高的桌子前打游戏,那时候的“一年级”青旅,还是思远和月月的家,他们的宝宝才刚刚学会走路,咿咿呀呀地叫,看着好生可爱。

半年后的现在,那个经常喊着带我飞的大哥哥就快当了爸爸。

就好像这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到了差不多的年纪,结婚,然后就要考虑生孩子。

感叹时间飞快之时,看到了他发给公众号的留言:

“你很好,大概到这里我才有点了解了你大概的模样,清楚的样貌,模糊的背影,映衬着空间的距离和时间的年纪。也许当时那熟悉的味道来自于那一个状态的我和我的曾经,敬我一去不回的青春。你很好,加油。暂时我看不到你的未来,至少时代告诉我前方的路总会越走越宽阔。”

我默默点了收藏,将这份语无伦次收起,也算是一份成长的意外之喜。


如果生活千篇一律,我宁可死去

我喜欢青旅的气氛,天涯海角,皆是过客,无数过客有幸彼此相识,相处的感觉亲切而独立。故事和酒,清茶和热牛奶,一坐下,就可谈天说地。倘若即将启程,挥一挥手,不必说什么再见,也自然是没有离别。

“相送情无限,沾襟比散丝”,这是韦应物的送别;“一看肠一断,好去莫回头”这是白居易的离别,“挥手自兹去,萧萧班马鸣”,这是李白的告别。

我们比古人好太多,至少留下电话,还能有些联系,亦不至于没了交集。

第二天起来,因为学校还有事儿,便早早离开了。他睡眼惺忪地起来接待新来的房客,看他那样怕是不会愿意入镜吧。临走的时候把自己喝水的一次性杯子带走了,没和阿斌合影,总得有点什么做纪念吧——纪念东十三以及可能下次去就看不到的"彭于晏"小哥哥。

这些天,偶尔走在学校上学路上的时候,被繁重作业缠住叫苦不堪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些一个人也能傻笑的时光,被落地灯闪花了眼,被夜景赶走了困意,烂漫却又无所畏惧。即使每日的生活终将归于平淡,也要不时创造些会发光的日子,正是这些平淡生活里的波澜与梦境,让我下一次重返平淡之时,还能期待惊喜。

也许下一次再去青旅,阿斌就不在了。

他说他的下一站是江湖。

你呢?


图片来自相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