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温哥华攻略 - 58

余航出事了

我匆匆走回房间,心还是止不住地狂跳。

从来没有与警察打交道的经验,还是异国他乡的警察,可这短短的几个月内,警察竟已经造访两次。虽说与我无关,可毕竟事关身边人,我不想他们遭遇什么变故。

我把耳朵紧贴着门,试图听到只言片语,隐约间好像警察在问余航平时与什么人交往,可能会在哪里。

时间在焦急中流逝得特别慢,既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要不我直接打电话给余航?可我好像没他的电话号码。对了,厨房里间的记事板上贴了他的电话号码,可这个当儿不好下去。

我急得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天色渐渐暗下来,月亮弯得如银钩,窗外的树叶被晚风吹得乱跳,室内的温度忽然低了好多。本想看书,可字节在眼前跳来跳去,根本读不下去。又想睡觉,可翻来覆去根本睡不着。

“叮叮叮叮”手机声忽然划破了沉寂。

来电号码被屏蔽,我看不到是谁打来,平时是不会接这种没有主叫号码的电话的,今天不知为什么,冥冥之中我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电话,便接了起来。

“喂,哪位?”

“是王茜吗?”一个低沉的男中音,沉稳而平静。

“是啊,请问您哪位?”

“我是余航。”

“啊?”我吓了一跳,蹭地从床上站起来,“余,余,余航?”我的声音颤抖而微弱,生怕被楼下的警察听到。“你在哪里?家里来了警察在找你。”

“我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伊莉莎她都没有接,想来想去就只能打给你。”他的声音没有惊慌失措,更没有惊奇。

“她在同警察讲话。”我像做贼一样压低嗓子,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用靠背抵着门,好像警察就在门外一般。“你怎么会有我电话号码?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警察会找你?”

电话那头没说话,他好像在思考问题。过了一会我以为信号不好电话已经挂了的时候,他说话了:“我犯了事,很大的事,以后,永远都不能同伊莉莎在一起了,”他顿了顿,“我想让你帮我转告伊莉莎,她是好姑娘,值得更好的男人爱她。我们之间就算了,忘了我吧。谢谢她,我,”他好像很痛苦,“我爱她。再见!”

“余航!余航!”电话那头只有嘟嘟嘟嘟嘟的声音。

现在我该怎么办?明明接到了余航的电话,要去同警察讲吗?不讲就是知情不报,会被当作同犯对待。可是如果讲了,会不会是出卖了他?

我拖着麻木的两条腿,大脑不想下楼,可脚已经在前后交错地前进了,虽然走得很慢。

警察们正在同包先生包太太和伊莉莎一一握手,感谢他们配合工作。

我的嗓子忽然很干,张开口觉得发音困难。

“警察先生,我,我,我。”我半天都说不出话来,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矛盾。

包先生和太太皱着眉头看我,隔着空气伊莉莎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她的眼睛里有道犀利的光,像一双手在摆,“不能说不能说。”可她分明什么都不知道。

我咽了口水,神情有慌张。

“请问您有什么事?”警察面色平和,声音里有威严。

“我刚才,我刚才。”紧张时刻我开始结巴。

叮叮叮叮叮,其中一个警察的电话响起来,他马上接起电话:“我是史密斯警官。”

我舒了口气。

“哦,是吗?好的。我们知道了。马上过去。”

我紧张地握着自己的手,手心里都是汗。

“王小姐您想说什么?”

“刚才余航,不,杰夫-余打电话给我。不过他什么都没说。我问他在哪里他也没说,就说自己做了很大的错事,跟我们告别,然后就挂了。还有,他的电话没有来电显示,所以我不知道他的号码。”我把手机递过去给警察看。

警察接过手机,认真看了看最近通话记录,便还给我。

伊莉莎的脸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肌肉都扭动在一起,我害怕她怪我,特地没敢正视她的眼睛。

“没事,谢谢你王小姐,把这么重要的信息告诉我们。刚刚收到同事电话,余航已经被抓住了,他在机场,正想办登机手续回中国。现在我们要赶回警察局,这是我的名片,如果想到什么刚才没想到的细节和信息,麻烦你们打给我们。谢谢你们包先生包太太,还有包小姐。今天打扰了。”

我怯怯地握住警察递过来的手,点头同他们告别。

包先生和太太送警察们走出门口,门一关上,伊莉莎一口气把我拉上二楼她的房间,用力关上门,“王茜姐,余航同你说了什么?“

一想到他与她的告别,我心里其实很难过。不管他犯了什么事,直到逃跑还在想着她,只可惜他们注定有缘无份。

我把伊莉莎按在床边,“伊莉莎,今天的事情应该挺严重的。虽然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你们今生应该是无缘走到一起了。”

开场白一定要惨烈些,心理建设很重要。

“快说王茜姐,我只想知道他对你说了什么。”伊莉莎像个木偶,脸上已经没有先前的紧张和担忧,仿佛余航被抓住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这个告别真的很重要,这是她和余航故事的结局。

结局已经写定,对白真的重要吗?

“他说你值得更好的男人,你们之间就算了吧。”我很犹豫要不要把余航说他爱她的那句话告诉她,因为我知道,这只能增加她的痛苦。

“就这么多?”她如机器人一般地问我。

“就这么多。”

“我知道了,姐姐我好累,想睡一会。”她突然低柔的声音让人特别怜惜,忽然间我很害怕她会做什么傻事。

“伊莉莎,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明天又是新的一天,答应姐姐,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睡一觉,明天太阳升起来的时候,一定会有新的希望。好吗?”

伊莉莎抬起头,眼睛里都是寒冷,她没有答应我,默默躺下,直直地,像一条努力跳上岸的鱼,失去了活力。

我帮她把被子拉好盖好,轻轻地走出了房间。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