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 /自由书写/当你灵魂自由时,就不会控制别人的自由

发自内心去接受,换一种视角去看,发现家里的声音和谐许多。其实我觉得不和谐,因为那个不和谐因素就是我,只是不敢承认罢了,不是所谓家人不理解你,不是说不到一块儿去,当然个人心性习惯都存在差异,但那不是产生不和谐的真正原因。外部的和谐,先决因素是内在声音的统一。总是轻易认为是别人的问题,兴许是你站歪了呢。即便是对方的问题,因为那是不可控因素,只能引导,难以改变他人的习性。通过参加活动这几周的自由书写,理清一些头绪,光铭老师曾告诉我,查找你愤怒的缘由。今早,爸爸说:我觉得你总觉得外界的话都是针对你的,其实我们只是想讲给你听。而你老在对话里反驳我,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你总驳斥我,这样我会在你面前觉得没有成就感。

这,我才察觉自己跑偏了。太过于想要维持自我,不自觉的带着攻击性,并不想把自己的攻击性和缺少安全感归咎于小时候不在父母长大。成长过程中没有修得好的心性。现在所做的,除了想达到内在的统一也想修得心性上的完整。突然想到一些小时候和朋友相处中的故事。我曾在意朋友超过父母,是否是由于小时候环境突变从姥姥家接我回父母身边,我一直觉得不安。在情感上没能保持贯通性,偏我那时是敏感木讷的性子。我一直压抑了心里的活泼啊,所以总放不开,可即便察觉到放不开,也无法逼自己一下子绽放。以为自己从不会试探,其实还是试探了,做的过分又不理人家,或许是想知道这种情境下你是否离开我。有些事情做的绝然,是因缘和人心意的结合,当时太想抓住一些爱了,独属于我的。小孩子的做法真是粗暴简单。青春期的心理变化真是变幻莫测。在想眼前解的时候,竟悄悄解开以前的疑惑和结。

你在抱怨的时候,其实相当于在做另一件事,就是推开对方。当你想表达,我希望你怎样怎样……的时候,你已经在开始抱怨了。

手机突然关机想说的话没保存上,很sad啊。

把爱说出口有疗愈的作用吧,晚间和妈妈打电话,最后她说累了,我说我要最后说一句话:妈妈,我一直都很爱你的。她回答:谢谢。我说:我知道你也是。说完忍不住想落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