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结

越发觉得,这世间所有的心烦意乱都来自欲求不满。

让我暂且将这世俗浮云都抛开,在清润的细雨中,就这样静静地走着,雾气将远方的山染成了水墨色……

山城的冬雨真是极妙,竟不比秋雨凄怆冷清,免了夏季的咄咄逼人之势,带着一丝春意欲来的生机,细如丝,柔如绢,点点滴滴,落在肩头、发梢……深吸一口气,深感五脏六腑都被冬雨浸透了。小呷一口,品出香樟、银杏的风味。当细雨将草木浸润,就好似有神明在想着如何酿就人间最好的佳酿。我,一个小小的人,何其有幸能小酌这世间美酒,吐纳之间,甚是陶醉。

陶醉其间,想起了苏东坡。正是年华最盛之时,总爱学着东坡感受“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奥妙,任雨歇在眉间心头,将我也化作这佳酿中的一部分。就这样傻傻地遥想着,不怕细雨弄花了我厚厚的镜片,也不怕感冒,要学东坡一样惬意自在。忽然想起,东坡行人还是有雨具傍身的,那便是蓑衣。

古时的蓑衣与油纸伞这两种雨具,我怕是更中意前者。油纸伞好似太易多情,总和那痴痴缠缠的爱情故事有所瓜葛;而蓑衣,朴实无华,总让人想起在雨中卖力耕作的农人、在江雾缭绕的船头唱着山歌捕鱼的渔人,更有一行不拘小节的文人穿着蓑衣且行且歌去探访名山……这样想着,自己竟困惑了,我是更像那欲念横生的油纸伞?还是像那出世脱俗的蓑衣?

罢了罢了,也不再多寻烦恼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