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背包客的感悟——我的行囊里装的就是我所认识的世界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年的时候,家庭聚会聊天,我们都计划着明天过了春节的一次旅行,我说,“我想去厦门或者扬州!”

同桌的一个亲戚姐姐说“真羡慕你,我都不敢一个人去外地,老板让我去外地出差我都对老板说怕走丢了不敢去,你说外地多乱呀,经常有……”

说实话,我的这个亲戚35岁,要不是和我一起坐火车去趟天津,她都不知道火车要怎么坐!一聊天总是说,“听谁说哪个地方可乱了,哪个地方的人素质可低了!哪个地方可宰客了!我可不敢去。”她总是用她听说的告诉我这个世界有多危险多不堪!

而做了好几年背包客的我,特别想告诉她,世界非她所想的那么不堪,但我却没那么做,对于一个思维固化的人来说,一切的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我只能再次告诉自己的,作为一个背包客,把世界亲自装进行囊当中,你才会深刻的认识它。

说实话,四月初的厦门背包之旅,我并没有在江南水乡那么深刻,有一种入宝山空手而归之感,我觉得厦门宜居,旅游资源相对没那么丰富,厦门给我留下的,或许只是海风吹拂着凤凰花,带来的星星点点的暗香。

我只能在鼓浪屿上寻找清末民国各国领事馆的遗迹,在曾厝垵感受一下小渔村的兴衰,这种感觉和普通的跟团游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我觉得我可以离开厦门的时候,我微信联系人里,一个当年在西塘古镇认识的厦门的背包客联系我了,他看到了我的朋友圈,特意联系我,说要尽地主之谊带我游厦门的“有意思”的东西!

他姓钱,具体叫什么名字直到我现在写关于他的故事我也不知道,就叫他钱哥吧!认识他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当背包客的时候,我们在去往西塘古镇的路上认识的,认识他至今,他的形象一直没有变,披肩的长发炸成马尾,乐意去健身房练出的腱子肉,下颌就这碎碎的胡子渣!看起来很像一个搞艺术的。

说实话,第一次背包客,在西塘古镇,我是对这个世界怀有戒心的,那个时候的我也像我亲戚家姐姐一样,觉得这个世界是不安全的。所以,和钱哥的这次萍水相逢,我从内心里也只觉得是萍水相逢,互相留个微信,第二天,他去了苏州,我回了北京,我们的联系也只停留在微信,感觉上比点赞之交的关系好一些。

慢慢的,那个第一次去西塘古镇的我渐渐成熟,从一次次经历当中知道了或多或少的背包客的奥义,而从心态上讲,慢慢的随遇而安不可以强求。

就好比大学毕业后四散的同学,如果他们来到我居住的城市,如果主动联系,我一定会陪伴,而这些年,我或多或少的也走过他们所在的城市,因为在大城市生活,出行的时间成本和机会成本的高昂,我养成了一种独立的性格,也不愿意打扰他们本就忙碌的生活,所以我不会主动联系他们。

但钱哥不同,即便是萍水相逢,他也总是对我说相逢即是缘,他说怎么也要带我转转再让我返程。

我们相约在厦门大学。从厦门大学出发,他带我参观南海普陀寺,猫街,中山街,铁路公园,带我去厦门的老街,品尝最地道的沙茶面,虾面,四物汤!期间不停的向我介绍他眼中的厦门,以及他认为最惬意的厦门旅行方式。

下午,钱哥送我去火车站“我知道可能厦门这个城市对你来说没那么深的感悟,但我尽力了,祝你一路顺风!”

我们并没有告诉彼此接下来可能去哪里旅行,就像钱哥说的“随缘”我们也彼此清楚,此刻的再见只是一声道别,因为我们彼此都知道,世界那么大,我们一定会不期而遇,所以一切煽情的话都显得那么多余!而对于我们的关系来说,我们都不会刻意的把自己做成一张名片去介绍给对方,只是希望在一次次相遇和交谈当中彼此了解对方即可。

这件事换成一个旁观者可能会显得那么不可思议,但是我和钱哥都懂得这个道理,一个背包客的信仰——把世界装进行囊里,世界就是你的!

你需要做的不是听别人说,而是亲自体会,就像体会这座城市的风土人情,是否有收获?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说不定哪一天我还回来,就像在每一段旅行中邂逅的友情,或者爱情,萍水相逢的缘分不一定让你浅尝辄止。努力追寻的可能也只不过一世执念!因为,世界在你的行囊之中,也许转角之后,我们会在世界的某一点上不期而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