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努力

我有一个朋友,素日独居。哪怕平时再忙,周末在家,也坚持扫洒应对。洗衣服、整理房间、做正餐,配上雅致的餐具和文艺的餐布,拍照留念。我和她说笑,有这些闲散时光,文章不知能写多少篇。她却回应,日常是她的宗教。

太多时刻,我并不理解何谓日常的宗教。奔波与劳顿连绵无期,不尽的文章要写,大量的事情亟待处理,“债务”追身,难有喘息之机。除了适当婉拒和提升效率,似乎也别无他法。日复一日,节奏愈快,生活的半径也愈益缩减。

有相似感受的人,想必不算稀罕。工作之初,或许还有周末的消闲。约上三五好友,或运动,或远足。哪怕懒在家里,也是悠长的午后,泡一杯清茶,翻几页闲书。但结婚生子之后,计时工具便开始衔枚疾走,悄无声息地改变了生活的样态。

可能也是为此,断舍离的观念,或者日系的生活方式店铺,才如此打动人心,进而跻身流行。那种清简的观念,以及具象呈现的家居名物,予人一副理想生活的图景。仿佛如是装点,不仅有助旨趣的提升,更意味着难得的从容。

而收获从容,恰恰比赢得金钱与声望更加困难。毕竟,外在的挣取只消努力加上时机,向内的追寻却事关时时刻刻的选择。有时候,选择是放弃之难。另一些时候,选择又要和逃避之易划上等号。

很多当口,沉浸于工作,以挣钱、精进为借口,内心里,却满是对琐碎现实的厌倦。而真正的生活,从来爬满虱子,只是我们怯于承认罢了。逃避家务、逃避陪伴,还要以成全自己为说辞,可能也是成长中必经的烦恼。

仔细想想,努力每每也会让生活脱离常规轨道,带向另一番偏执。沉溺于一件事,循环往复,以至自我膨胀,和世界的关联难免要不断削弱。而对大多数的普通人来说,将生活过平顺,有抵御风险的能力,已经是莫大的功绩

以前读纪德的《人间食粮》,有金句记忆至今:“你永远无法理解,为了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眼下明了,生活不只是美好的种种指涉,它也和庸碌、卑微、徒劳紧密相关。要对这些晦暗发生兴趣,所需的付出,自然更为艰巨。

想明白这一点,也就知晓,窗明几净寄寓了美好生活的渴望,佳肴美馔蕴藏着和睦家庭的密码。凡此种种,并不比日进斗金或深孚人望来得轻贱分毫。

与其因为泯然众人而惶恐不已,不如在众生中觅得自我,学会接受最普通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