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左眼日记》-毛笔(1)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刘大牙的病好了,依旧每天去店里做生意,他们两口子对我的态度出奇的好,平时弄点什么好吃好喝都往我店里送,他们也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我跟他们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不要总放在心上。这天刘大牙又拿了一兜苹果给我送来,说是他家亲戚自己种的叫我尝尝,我收下苹果让刘大牙坐下喝茶,刘大牙刚坐下就神神秘秘的给我说,老蔡好像惹上事儿了。

他这一说还真提醒了我,确实好几天没见老蔡了,我问他出啥事了,刘大牙神秘的说,好像是和什么大仙儿有关,说老蔡去老李的老家进货去了,好像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现在俩人都病在了外地,回不来了。老李是我们市场一个卖文房四宝的,平时老李写写画画的还挺有样的,这老蔡一个卖玛瑙的,他怎么会和老李去进货呢?俩人平时最多就是一起打个牌,偶尔俩人去喝个酒,没有太多生意上的往来,怎么这俩人会玩到一起去呢?我正纳闷,只听刘大牙的老婆在叫老刘,说是来客户了,老刘起身往外走,走时回身冲我坏笑着说:“我怀疑老蔡没去进货,估计又跑啥地方聊骚老娘们儿,被人家爷们儿抓住了,可能找个借口养伤呢!”说完一路小跑走了。我正喝茶琢磨这事儿呢,刘大牙这么一说差点没给我呛死,我一通咳嗽,心想也是,老蔡确实有这毛病,见女的就走不动道,还记得前俩月新来了一个卖翡翠的姑娘,老蔡天天往人家店里跑,一坐就是半天,让我遇到好几次,跟人家聊天眼睛就跟俩钉子似的总往人肉里钻,后来人家老爷们来店里,这才逐渐消停下来。

两天之后我发现真的有些不对劲啦,因为这几天我留意到老蔡和老李确实都没开门营业,老李我不是很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偶尔聊几句,这老蔡我是太熟悉,基本每天都会去我店里晃悠一圈,而且他一般没啥事总是泡在店里的,怎么这段时间一直没开门呢!我随手给老蔡发了条微信,可是半天也没见他回复,我店里今天也挺热闹来了几拨客人,这一忙活也就忘了老蔡的事了。店里快下班的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我一看,原来是老蔡来的电话。我拿起电话还没说话就听老蔡结结巴巴的说:“圣哥啊,赶紧来救命吧!出事儿啦!”我叫老蔡别急,先把事情说清楚。老蔡根本顾不上细说,只讲这事儿必须我去才行,说了没几句话老蔡那边的信号就出了问题,断线了。没一会儿收到一条老蔡的短信,上面写“救命,浙江湖州茅岭镇茅竹坪,齐海福家。”我再给老蔡打电话那边提示不在服务区。我隐隐觉得这次的事情绝不是玩笑,于是我把店里的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又给刘大牙说了一下事情的情况决定第二天就出发去找老蔡他们。

其实那里并不难找,一天后我到了茅竹坪,眼看去整个村子也并不落后,柏油路直接修到村口,我找了个村民问了是否有个叫齐海福的,没想到还真有,这下到叫我放了心,一路上一直觉得自己这样冒失前来有些莽撞,这样看来,老蔡确实是遇到了麻烦。

一路打听来到了齐海福家,可是大门紧闭,我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声,“你找老齐?”冷不丁一句话给我吓一跳,转身一看,一个中年男子,身后还跟了条大黄狗,“对,家里好像没人,您知道人去哪儿了吗?”我说。“这几天都没在家,前几天好像有客人找他,带客人上山了。”男人边说边指向身后的那座山。“进山啦?几天都没回?赶紧派人去找啊!肯定遇到危险啦!”我急忙说道。听我这么一说,这男人倒是笑了起来,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老齐是个做笔的工匠,虽说整个村子很多家都作笔,但是老齐做的最好,说是祖上几辈儿都是以此为生,这老齐在山上有个简易房,他经常一个人在那里做笔,一呆就是个把月,用城里的人说,就算是个工作室,所以有时候会带客人上山看货。这男人说在山上看的货多是精品。

我是一心要找老蔡,毛笔我压根就不感兴趣,我问男子是否可以带我去找老齐,男子犹豫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黄狗说:“我叫大黄带你去吧,也不远,它认得路的。”说完便用当地话冲着黄狗说了几句,这狗倒是聪明,听完后冲着男子叫了几声,转身就向山的方向走去,我道了谢便跟了过去,这黄狗扭身仰头看了看我,又向它主人那里看了看,男人冲它挥了挥手这才又闷着头向山上走去。

山路倒是不难走,但是我边走边觉得自己有点儿二,一条狗给我带路?怎么这么不靠谱啊!可能用惯了导航,真是无法接受这种带路方式。大黄狗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走着,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的山路,大黄狗冲着前面叫了两声,我隐约看见不远处一片树林里有座灰色的房子,房子外围用树枝围起来一圈简易的篱笆,再走近时,看见一个人歪倒在一口大缸的边上,我上前一看,这不就是老蔡吗?我连忙呼喊老蔡,老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见到是我立马来了精神“哎呀!圣哥,是你吗?我没做梦吧!真的是你吗?”边说边激动的拉扯我的衣服,我还没来及安慰他,老蔡忽地从地上蹦起来,“圣哥,你咋进来的?快!快带我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忙问:“老蔡,这到底是咋回事啊?老李呢?你俩这到底是怎么啦?”老蔡根本顾不上搭理我,“圣哥,你告诉我你是咋进来的?是不是走这边的路?”一边说一边拽着我往外走。

老蔡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头,一直拽着我走,而且走的还很快,无论我怎样问他,他都不再回答我,我就踉踉跄跄被老蔡拽着走了有十来分钟,就听老蔡带着哭腔的骂到:“操你奶奶的,还是这里,还是这里,就是走不出去!”一路我只顾着看自己脚下,老蔡一骂,我这边抬头望去才发现又回到了那座房子跟前。“看见了吧!你不是问我出啥事了吗?就是走不出这破房子。”老蔡几乎崩溃的喊道。“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鬼打墙吗?”我略带些兴奋的说,因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还充满了好奇心。“哼!鬼打墙!这要只是个鬼打墙就好了,天一黑,就等着受罪吧!”老蔡说着话时平静里带着绝望。院子里有个小石桌,我扶着老蔡坐到石桌上,点了颗烟递给老蔡说:“快说说,到底咋回事?”垂头丧气的老蔡接过烟,开始给我讲述了事情的始末缘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