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中的麋鹿(二)

1983年,我在寻找着一个故事

文 / 禺诚

女孩在棉花上跳着,蹦蹦哒哒,可开心了。四周飘着花的香味,是粉色的味道。她迷迷糊糊的,好像醒了。“这是哪儿?”女孩眨巴着眼睛。这个房间好大啊,她穿着袜子在房间里晃着,感觉什么都很新奇。这个黑色的电视机好薄啊,怎么还连了一个黑箱子,女孩奇怪地看着它,“开关在哪?”她盯着它,琢磨了半天。“找到了,按钮在这啊!”她按了下黑箱子上的开关,没过一会儿,电视就开了。“竟然是彩色的呢!怎么没有声音?好奇怪的电视机啊!”这时,门开了,女人端了一碗面条上来。“可可饿了吧,来,把面吃了。”“请问……这是哪儿,还有现在什么时间。”“你家啊,又不记得了?现在是下午三点半。”女人看着她说着,眼神里满是哀愁。“我想问得是现在是哪一年?”“啊?2022年啊,怎么了?”女人疑惑的问。“天呐,2022年,这是怎么回事?”女孩跌坐到了地上。“可可,怎么了?身体还是不舒服?”女人赶忙上前扶她。她推开了女人的手说道,“啊,没什么,只是睡久了,头还有点晕。”“没事就好,我把面搁这了,记得吃啊。”“嗯”。

女孩坐在床边思考着,回忆着当时发生的事情,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若是能找到那个林子也许还能回去呢!现在暂时先住在这里,到时候再作打算吧。”女孩自言自语。这天夜里,她没怎么睡着,明天的一切都让她感到不安和好奇。一直想着,一直想着……

“咚咚咚……”韩静从梦中惊醒,看了下钟,六点二十了。“哦对,今天礼拜一,要上学呢,我怎么忘了,爸爸一定先去学校了。”“可可起来了吗,等下送你去学校。”门外传来了男人的声音。“爸爸还没走吗?哦不对,这不是我家!”女孩嘀咕着。“嗯,知道了。”女孩回应着门外的声音,迅速穿好放在靠倚上的衣服。“这裙子怎么这么短啊,还有这个褂子和男士西服一个样,天呐,几十年后的人审美……”女孩摇了摇头。


她坐在男子的车上,扎了一个马尾辫,很是清秀。女孩凝视窗外,一座座高楼直插云霄,不太澄澈的天空弥漫了一层又一层的雾气。周一的早晨车子格外的多,男子开得小心翼翼。“这个学校未免也太大了吧,光这一栋楼就和我以前的学校差不多大了。”女孩环顾四周,小声的说。“爸爸先去公司上班了,晚上来接你。”“嗯嗯!”女孩羞赧的笑了。自记事以来,爸爸还从未接过自己放学呢,“看来呆在这里也不错嘛,还多了个妈妈。”女孩在校园里逛着,到处看新奇的东西,心情愉悦。“可是,我是哪个班的呢?”“夏珂,你好了呀!”女孩回过头,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学生向她打招呼。韩静微微一笑,“你是?”“我是你同桌啊,我妈说的没错,你果然失忆了。哎呦喂,这么可爱的同桌你都不记得了,好叫人桑心啊!”“好像有点印象。”“对吧,我就知道你还记得我,么么哒!”女学生挽着韩静的手,一起到了班级。

明晃晃的班级,一群热闹的学生,大家七嘴八舌的聊着天,男孩子围在一圈,也有几个女生围在在里面,一会儿笑,一会跺脚。大部分的人都拿着一个长方形会发光的东西,手指在上面划来划去,百无聊赖。韩静一步一步走进教室,有些低头的男孩子抬头瞥了一眼她,接着还是低头,有些女生看着韩静的方向小声议论着。韩静望着这个班,真是大的不可思议,还有太多的东西都没见过。“夏珂,愣着做什么,这是你的位子。”同行的女生一把把她拉了过来。“这是这些天的笔记,不要太感激我哦!”同桌把一个长长方方的东西递给她,和大家手里的东西不太一样的是,它大些而且没发光。“这是笔记本?”“pad都不认识啦!”“怎么看?”同桌一脸不可思议地望着她,说道:“你怕是生病生傻了吧!”


第一节语文课过得还算安稳,而且还被老师夸奖了呢,她挺开心的!后面的数学课倒是把她听得云里雾里。“好不容易来了次穿越,却还要恶补这些课本。唉,真的是知识改变命运啊!”“你在嘀咕些什么呢。”同桌把脸凑了过来。“没有啊,就是觉得这数学挺难的呢!”“我也这么觉的,非要学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学了总归是有用的吧。”同桌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夏珂,“你以前可不会说这种话的,看来还没完全清醒啊,摸摸头。”“我没事啊,你不用担心。”韩静微微紧锁了眉头,低头不语。后面的课也都没了兴致,大半是听不懂,还有这个同桌,这个班级以及这个时代的一切,都让她感到迷茫与自卑,还有一种顶替了别人的罪恶感。“这都是些什么啊,1983年的我和莫名其妙来到2022年的我,怎么都活得这么狼狈不堪!”韩静的眼眶有些湿润,趴在桌子上。“夏珂,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夏珂,睡着了?王子溪,你喊下她,太不像话了,上课竟然还睡觉。”同桌戳了戳韩静,小声说:“哎,老师喊你回答问题呢!”韩静抬起头,“喊我?哦对了,我叫夏珂。”,韩静猛地站了起来,脸颊微红。全班哄堂大笑,老师气得鼓鼓的,“太不像话了,不想回答问题就直说,还有忘了自己名字的人啊!”被老师这么数落了一番,韩静差点哭了,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要知道1983年的韩静可是个乖巧的好好学生,哪里受过老师的打骂呢。

“今天和同学们相处的怎么样啊?”男人问着副驾驶位子上的女儿。“还好吧,不过……”“可可,怎么了?有什么事就和爸爸说,我会保密的。”男人温和的笑容吸引着她,“我爸要是也能这样爱我该有多好啊!”女孩在心里想着。“哦,也没什么。就是今天的课都听不太懂,一直这样也不太好吧!”男人惊异的望着女儿,片刻,说道:“哇,我的女儿现在竟然担心起学习啦,看来你现在成熟了不少,会考虑自己的以后了。这不是问题,我会给你找些家教的。”“哦,那好。”韩静回答着。

上一章               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内容简介: 记得小时候邻居家有个姐姐,经常抱着我睡觉,还总爱把我的眼睛蒙起来,经常让我猜.....后来我长大了,她...
    A王者惜沫招代理阅读 810评论 0 2
  • 我们生活在一个数字化的时代。工程师如何计算您的生活质量,企业如何确定您的需求,政治家如何预测您的意见。这些数字你从...
    lzl727阅读 381评论 0 1
  • 作者:徐志摩 我不知道风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聪云阅读 136评论 0 0
  • 清明风至之时正值阳春三月,此时南方草长莺飞,春意盎然。宋时诗人吴惟信诗云:“梨花风起正清明,游子寻春半出城。日暮笙...
    朝阳花开陌上桑阅读 85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