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故事的结束,意味着另一个故事的开始

从前车马慢,书信远,很多故事的进程都耽搁在了路上,一生只够讲一个故事,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古代爱情故事普遍凄美,无非是没有像飞机和高铁一样的交通工具,也没有像微信和微博一样的“社交”软件。

在社交媒体泛滥的时代,无限加快了故事的进程,上一秒对一个人的海誓山盟,下一秒就能复制粘贴带到另一个人的眼前。

我们将一个人拉入“黑名单”,必然会将另一个人“通过好友验证”;我们被一个朋友圈“走好不送”,也代表着被另一个朋友圈“欢迎光临”……


故事既是素材,既然人才是故事的核心,那自然也是素材的核心。

一个素材的成立,必然要有各种因素的衬托。这些因素,一定由另一些人和另一些人组成…

每一个人在我们人生的故事里,我们在每一个人的人生故事里,都是素材而已。也是这些素材,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

每个人的故事在人生的弥留之后,都是完整的,你认为不完整是因为你还活着。

在我的认知范围里有三种情,即亲情、爱情、友情。

爱情可以转换成亲情或友情,友情也可以转换成爱情或亲情,只有亲情是永远无法改变的。

也只有亲情,才是最持久的情分…


讨论这个话题时,雷宇先生(化名)反驳:不对,还有一种情,叫做奸情…

我愣了一下,又仔细琢磨一下,对呀,奸情也是一种情呀。不过那必然是两厢情愿的,反之就构成犯罪了。

但这种情是注定不能成立的,如果非要算的话,也可以勉强归类到爱情里。只不过它是畸形的爱情,是丑陋的爱情,注定永远在道德的认可范围以外。

潘金莲和西门庆的奸情,谁又能断定他们有没有爱情的存在呢?蓄意谋杀亲夫才是他们遗臭万年的原因。


雷宇先生和白雪小姐(化名)是通过一段奸情认识并组成家庭的,不过不是他俩的奸情,而是雷宇先生前妻和白雪小姐前夫的奸情…

他们在认识之前各有各的家庭,雷宇和前妻有一个帅气的儿子,白雪和前夫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离婚后雷宇带着儿子,白雪带着女儿。他们有两个共同点,都是婚姻的受害者,都是单亲家庭。

他的前妻和她的前夫很快合法的苟且在一起,留下一对儿大可怜和一对儿小可怜各自生活。

喜欢攀比是人们的共性,不同的是雷宇和白雪攀比的是谁比较惨,一来二去觉得对方还不错,两个孩子也能愉快的玩在一起,于是他们就走在了一起。

同样的破碎单亲家庭组合在一起,对于两个孩子来说,或许能把伤害降到最低。

对于他们来说,之前的一段故事已经结束,新的故事正在愉快的进行。


他们的人生故事里缺不得这段素材,缺了,就注定不完整。

这不再是用私刑“浸猪笼”惩戒奸情的时代,也不再是一封休书决定命运的时代,也能说明再也不会有谁离不开谁。

素材只是素材,它刻在记忆的最深处,哪怕触到了会痛,也是因为当初对这个素材的期望太高,期望它能成为整个故事核心的情节…

已经过去的故事情节自然是历史,既然历史注定无法改变,何不设定好之后的人生故事,毕竟那只确定后续故事情节的笔,在自己手里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