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文招亲 【龙凤钗】第七章 前往夜枭

成员:
傅人
孩子与蝶
刚刚好小姐
小福贵大叔

目录【比文招亲】


文/傅人

一鸣看着龙尾镖低声笑了一声,龙尾镖是夜枭组织的信物,见镖如见夜枭首领,当年一鸣要离开夜枭之时,夜枭的首领掷出此镖,其中的意思是:他日若想回夜枭,持镖来见。

可当时的一鸣并没有领情,自负如他,加入夜枭只是为了看看自己的分量如何,离开是注定的,自然坚决果断。

如今龙尾镖又现,还当我是夜枭中人么?一鸣没有接镖,任凭它插在朱红色的大门上。

“我若重回夜枭,那你岂不是名正言顺地拿了我的龙骨剑?”一鸣看着龙尾镖,冷声问道。

白天之时,他与阿板的父亲商议,两人准备明日一起前往夜枭,虽然黑衣人只给了他们七天的时间,而夜枭总部在极南之地,从这里前去,怎么也得五日左右的路程。

就一鸣与胖达的轻功而言,虽然能减少赶路的时间,但为了拓桑与阿板,却也容不得耽搁。

第二日,接龙客栈门外出现了两匹快马,皆在嘶鸣,似乎已经按耐不住要奔驰的欲望。

一鸣锁上了客栈的门,胖达就站在他的身后,秋风卷下落叶,两人的身影显得有些萧瑟。

“我继承祖业接手接龙客栈,恐怕是年少时杀戮过盛,与妻子厮守多年,却依旧膝下无子,亡妻之后,我得养女拓桑,自认为可以安享晚年,可拓桑又被夜枭掳了去,胖达,你说这是不是报应?”

一鸣站得笔直,龙骨剑负在他的身后,却一点都没有往日的那中豪气英发,有的只是落寞。

“报应?是啊,天道轮回,谁又说的清楚?”

胖达人如其名,身形很丰满,往日里总是笑眯眯的,好像什么不好的事他都不会放在心上,人称为活弥勒,此时却也满脸愁容,阿板是他的独子,子有危难,其父能安乎?

子女被人绑去,生死尚且未知,要是放在他们年青的时候,一鸣可能会一人一马,持剑杀进夜枭,可两人毕竟年事已高,行动之前总会多思虑一些。

“上马!”

一鸣踏风跃上了马匹,马自然是胖达准备的,两人不再踌躇,是时候上路了。

胖达跃上了另一匹马,丰满地身躯十分灵敏,他身着盔甲,那是他年轻时的战甲,只是多年不穿,如今再穿上,身体却有些跑形了。

胖达宽阔的背上背负着一件器物,通体被烂布包裹着,形似龟壳,猜也是玄武盾,响彻天下的四大神器之一。

传说在上古年间,自星辰天宇之外坠下一只魔兽,引得阴阳倒转,山洪暴发,亿万生灵受灾。

百姓们苦不堪言,恨不得将这只魔兽抽筋扒皮,将其称之为‘夕’!

这个时候,大地上的四大守护神,青龙、朱雀、白虎、玄武挺身而出,与夕鏖战于冥海,但由于夕战力无匹,最后四大神兽只得燃烧自己精血唤醒天罡之力。

天罡之力威势浩大,与青天之上生成了一个涡旋,夕不敌,它的身躯被撕裂成四份,分别被四神兽封印在体内。

四神兽在这一战中耗尽了精血,失去了神力的它们从天宇上跌落,便化成了龙骨剑,凤头钗,白虎印以及玄武盾。

这四件神器分别被四神兽的后人保管,时间淡去,距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寻常百姓已经几乎没有人知道当年的事情了。

神兽的后人们相信他们的始祖可以再次唤回神力,所以世世代代都守护着神器,这也是一鸣为何费尽心思从夜枭中退出接手接龙客栈的原因。

一鸣的父辈也包括一鸣皆认为,接龙客栈有朝一日定会接始祖青龙归来。

清风拂白杨,马蹄踏尘埃,雨打芭蕉叶,露洒湿长靴。

一鸣等人自启程来日夜不间断,两日后,这两匹健壮的马匹也猝死在路途上,两人遂脚踏枯叶,用轻功赶路,不到四日光景,一鸣与胖达终于停了脚步。

不远处是一座火山,还有岩浆不断地从山的缝隙中流出,还未靠近,一鸣便感到一股股炙热的气浪冲刷着自己。

“什么味道?”胖达疑问。

一鸣听闻后身体一怔,马上从怀中掏出两颗药丸,递给了胖达一颗,自己服下了一颗,因为火山中不时会有毒瘴之气排出,这夜枭为了他人入侵,其首领便率众活动于一座活火山之中。

一鸣出身于夜枭,自然知晓此事也有应对的方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