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顿饭之后,我想逃离这座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九九八十一种说辞哄自己开心。

这两顿饭,分别是大年三十、大年初二,在爷爷家和外婆家吃的。每一口饭都像石头般直击内心,异常难忍。

在高考过后,我就给自己加上了一个笼子,不成功像一张符贴死在头上。过去了两三年,失败者的禁锢也久久不能解除。

不善言辞,不会讲话。我不能能说会道的祝福别人心想事成。于是笨拙的口舌让我的头颅紧紧的低下,成了别人眼中的不懂事。不怪别人,只怨自己。二十岁的我还不能学会长大,还未接受成人世界的规则,未迈步即认输。很多人不了解,越是小城市,才更需要所谓的关系和套路,很多人的努力都是需要人缘奠基的。我想离开,去靠我自己的血肉,哪怕头破血流。

家里有一个哥哥,是公认的成功,从我们那走向了魔都。往往成功的人最有话语权,才有资格说出愤世嫉俗的话。因为都经历过,或者是他没有经历但是成功过,所以我的所有努力或者是微不足道的付出,都是云淡风轻的。我以最低的姿态来到尘世间,任人践踏,假装不在乎任何人的鄙夷眼神和嘲讽语句。我不奢望我有一天能在众人面前抬起头,我没有本钱,输是我一直的归宿。

过年回家,我最怕别人问我一个问题,你未来要做什么。其实我对我的未来很胆怯,不敢好高骛远,不甘自贱于人。我又怕自己的大话一出,最终自己颜面无存。我又怕我自己都处在迷茫风暴的中心,未来一片黑暗,无路可寻。很多事我们努力的去解决,很多事情我们努力过都没有出口,很多事情都与我们无缘。

我不想留在这里,一个知道我全部过去的地方,一个太了解我以前的地方。我刚愿意去用几年换一个新的自己,把成长留在异乡,把归途留在故里。

像拿破仑一样,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生于何方,但深深记住了滑铁卢,因为无论输与赢,都是拿一生所换。若杨帆,则不回头,一路浪花闪电为伴。若归途,则不留恋,一路伤疤荣誉在畔。

我这两顿饭虽不至于让我成长,但会让我思考良久。这个地方、这个笼子,禁锢我太久。我想先离开,等待一天,重新归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