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我特别害怕某些情商高的人!

1

李晴就是一个情商特别高的女孩。

我和她同时进公司,每天上下班坐一路公交车。她很健谈,讲的话句句让人舒服。我以为我交到了职场上的第一个朋友。

李晴也很聪明。在这个关系盘根错节的部门里她很快就摸到了加入老员工小团体的钥匙。没几天就见到她挽着小团体大姐头的胳膊出入食堂。两人阵阵耳语,亲密非凡。

但从那阵之后,李晴待我的态度就180度翻转了。我们坐一路车,上下班避不开照面。她突然变得很内敛,见到我上车,她就笑笑,然后自顾自低头把玩手机。下了车她加快步子走到我的前边,我跟上去,她又再加快些步子,稳定的和我保持二三百米的距离。

后来我知道,是我刚刚入职时言行招大姐头讨厌了。李晴为了和她站在一队,便主动疏远我。

你看,有时候虽然你喜欢情商高的人,但她不一定喜欢你。

因为我在部门不受老员工小团体的待见,就只能愈发在做事上殷勤、仔细。

李晴常常把最辛苦最不讨好的活丢给我。比如叫我去寄快递,500份,密密麻麻的地址一个个对。

我拒绝,她就把邮件抄送给所有领导,有理有据地点名安排我寄送。

你看,即使你不开罪情商高的人,也无法保证她不来欺压你。

李晴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在办公室大声打电话,当然,大多是公务电话。讲话声音响反而显得她工作卖力。

她与人通话时总是亲切、友善,恨不得和你掏心掏肺。但是只要一挂电话你就能听见她的妈卖批。

这些人包括不限于:合作伙伴的对接人,公司的人事、行政、财务、法务,其他部门的领导、同事…最后我发现,除了李晴加入的那个小团体的成员,其他人都是她口中的妈卖批。

我从这公司跳槽后,有一次领导跟我说:这块工作以前你们单位谁负责?你去找他打听打听吧。

我虽然满口诺诺,却不敢去问李晴。我仿佛已经听到她挂完电话后,和她身旁的大姐头在尖声嘲笑我这个妈卖批的声音。

对于这样情商高的人,讲真,我怕!


2

周梦也是一个情商很高的女孩。

我和她大学做过一段舍友。她是本地人,活泼,爱玩。我是书呆子,内向,寡言。所以平时并不一起活动。而且是近乎零交集。

有一次,我撞见她和上一届的班草在德克士吃炸鸡。本想和她打个招呼就走,没想到她和学长介绍完我是她舍友后,还不肯放我走,扑上来对我好一阵嘱咐:“你吃中饭了吗?别饿着呀,你胃不好,老过饭点才吃饭对身体不好。要不要先吃点我买的炸鸡垫垫,可好吃了?”

我当时一阵懵圈:我胃不好,我自己咋不知道?

你看,虽然你平时没啥用,但有时候也能是情商高的人自我包装的工具。

这件事情倒也罢了。有一次我从外边回宿舍,正好听到她和一个同级男生的电话,让我不得不凶了她。

那天她应该没察觉到我回来,正用她对异性一贯嗲嗲的语气煲电话粥:“人家不是故意晚上爽约的了啦…都是安雅不想来,我又不能把她一个人丢在宿舍了啦…毕竟是好姐妹…要陪她的了啦…人家真的很抱歉了啦…”

因此当她回头看到我站在身后时,瞬间就惊出了一身冷汗。

情商较低的我对于这种事情也是单刀直入:“你晚上不是约了班草学长吗?为啥说是陪我?”

周梦见状便笑嘻嘻地迎上来赔礼道歉,并保证向那个同班的男生解释。

你看,你的用处其实还很大。情商高的人拿你做盾牌,她良好的形象就能保全了。

后来,我不跟周梦一个宿舍了。但依旧能从舍友口中听到她的传说。

据说以前苦追周梦的一个男生和隔壁班小妹在一起了。周梦当夜就把那男生约出去谈心。回来后,男生和隔壁班小妹就吹了。

小妹这是初恋,哭得稀里哗啦。

晚上熄灯卧谈时,舍友A说:“你们说该怪小妹傻呢还是那个男的渣呢?”

舍友B说:“小妹这情商哪里玩得过周梦呀!”

舍友C说:“周梦啊,真不知道是我们女人的偶像还是敌人?!想向她学习又有些觉得她可耻。”

你看,情商高的人即使做了坏事,也叫人又爱又恨。而那个受害最深的小妹就只有嚎啕大哭和有苦难诉了。


3

故事讲到这里,肯定会有人反驳我:你这说的就是一个职场老油条和绿茶白莲婊的故事。这哪里是情商高的人?

情商高在有些人的定义里是近乎完美的性格存在,我们暂且不论。

但是在许多语境下,人们确实用这个词来表达对李晴和周梦这样在职场和情场如鱼得水之人的羡慕。

对于这样情商高的人我很害怕,因为我尚且弱小,卑微,毫无利用价值。

也许有一天我变得强大、富有、功成名就了,她们也会极尽所能让我开心。但我还是更珍惜那些在我弱小时仍愿给我一点温存和帮助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