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文/夏上水


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一个关于一个画家的故事,也是一个关于家的故事。

什么是家,家是什么,在这里面,有作者的诠释。


(一)爸爸,120只能救我一次

可能在一个孩子的眼里,家是一盏灯,家是一个屋檐,家是一张柔软的床,也可能是爸爸妈妈的叮咛和爱......

爸爸和妈妈要分开的时候,茜茜10岁。

那一年,2016年。

“茜茜,我们决定把选择权留给你,你是选爸爸,还选妈妈?”苏强征求女儿茜茜的意见。

“我谁都不选。”

“茜茜,爸爸只是要离开妈妈,不是要离开你。”

“没有了妈妈,这个家还是家吗?”

“茜茜,你马上会有新的妈妈,我们会有一个新家。”

“那只是你的新妻子,不是我的新妈妈。”

“她也会像妈妈一样的疼你,还会每天教你画画。”

“她会给我做韭菜饺子吗?她会跑到十公里外的郊区给我买野生栗子吗?她会在我生病时抱着我睡吗?”

“我们会住一个大大的房子,里面会有专门的保姆来照顾你的生活。”

“没有了妈妈,房子再大,心也孤单,我只要自己的爸爸妈妈,我只喜欢原来的家。”茜茜的眼里泛出了泪水。

“好吧,你就在家里跟着你妈妈吧,我会常来看你的。”苏强无奈地说。


“没有了爸爸,那不再是一个完整的家。爸爸,不要离开妈妈,不要离开我,好吗?”茜茜哭了起来。

“茜茜,爸爸和妈妈已经没有爱了,必须分开了。”

“你们没有爱,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家?没有爱,又为什么会生下我?我究竟是你们爱的种子,还是你们爱的奠祭品?”

“茜茜,不要这么说。爸爸妈妈以前有爱,现在没有爱了。”

“你们那么随心所欲,是不是对我也一样,以后也不会再有爱了?”

“茜茜,这是两种爱,两种不一样的爱,茜茜永远是爸爸的最爱。”

“妈妈也曾经是你的最爱!她为了你,不顾外公外婆的反对,不在乎你当时只是一个穷画家。”

“茜茜,爸爸在感情上,的确亏欠着你妈妈,希望你能原谅爸爸。”

“爸爸,你走吧,带着你的荣耀和成功,去你的新家,过你的新生活。”

“茜茜,你要干什么。”

“我身上流着你的血,现在我还给你。”茜茜说完,用桌上的水果刀向自已的静脉划去。

“傻孩子,你怎么就这么倔强呢。120......”

“爸爸,120只能救我一次,救不了我冰冷的心。”

“好吧,茜茜,爸爸的小公主,爸爸和妈妈不离了,再也不分开了,我们要好好的一家人,永远幸福的在一起。”苏强紧紧抱着流血的茜茜,流下了热泪。

“爸爸,我想爷爷奶奶了。”

“茜茜,等你伤好了,我们和妈妈一起回小河村。”


(二)艺术的路很不好走

家是春季的雨水,滋润着我们这些花草;家是冬天的炉火,为我们除去心中的寒意。

时间回到15年前的2001年,小强提着沾灰的旅行包,回到了湖北老家小河村。这是他今年第二次回家了。

“小强,饿了吧,妈妈给你去做吃。”妈妈丢掉手里的农活,迎了上来。

“妈妈,毕业都一年了,还没有找到个正经的工作,我真没脸回家。”

“傻孩子,不要这样说,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找工作难,累了就回家。”

“妈,我爸呢?”

“省城修高速公路,你爸去那边工地了。”

“爸身体差,去工地能吃得消吗?”

“没事,我和你爸再干两年,就可以给你盖栋房子,你结婚就不用愁了,村里的小青一直在等你。”

“妈,我真不该去读这个大专。”

“孩子,不要有这种思想,多读点书,好过游手好闲。”

“妈,我想把我学的画画再努力一下,我太喜欢画画了。”

“妈妈支持你,小强,你一定会有出息的。”

“妈,我在城里买了好多画画的教学光盘,我以后就在家对着电脑学,不过你和爸爸要管我白吃白喝。”

“说什么傻话,家里不多你一双筷子,你就安心学画画。小强,饭菜好了,我们吃饭。”

小强和妈妈正在吃饭,这时小青提着一瓶菜子油走了进来。

“小青,正好我做了饺子,来,一起吃。”妈妈热情地招呼小青。

“那怎么好意思。”小青的脸有些红了。

妈妈向小强撇了一眼。


小强忙上前,接过小青手里的菜子油,一边放桌上,一边说:“小青,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你不是说最喜欢吃我妈包的饺子吗,来,坐下。”

“小青,听说,你爸的油厂又扩大规模了。”小强的妈一边给小青夹饺子,一边问。

“是的,霞姨,又盖了一个榨油车间。”

“那你不是更忙了?”

“是啊,我现在用摩托车往县城送油,一个人真有点忙不过来。”

“小青,你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大了。”

“一点小买卖吧。小强哥,你这次回来,还出去吗?”

“我现在就准备在家里自学画画了。”

“好啊,以后可以经常来找你玩了,我最喜欢看你画画了。”

“小青,也就你喜欢看我的画了,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

“小强哥,不要这样说,我一直看好你,虽然我不太懂,但我觉得只要你坚持,你的天赋一定可以施展出来的。”

“艺术的路很不好走,现在有梦想的人太多了,能成功的只是凤毛麟角。”

“我会永远支持你的,如果你觉得整天画画太累,你可以到我爸的油厂去。”

“去你的爸的油厂?”小强惊讶地问。

“你可以上半天送油,下半天和晚上画画,这样也不会太闷。”小青笑了笑。

“是啊,小强,小青为你考虑得多周到,妈看完全可以。”

“那怎么好意思。”

“小强哥,就当你帮我,我正缺这样的人手。”

“好吧,谢谢你小青。”

“来,小青,趁热吃。”妈妈又给小青夹了一碗饺子。


图片来自网络

(三)先买个房子

曾经有这么一道心理学测试题:一个家庭与一个女人,你会选择什么?

据说最好的答应是:选择一个有女人的家庭。

时间回到2006年,经过5年的日思夜练,小强的画终于开始被社会关注,在县城也小有名气。

“小青,我们都不小了,我们结婚吧?”小强拿出了戒指。

“小强,那你为什么要和我结婚?”

“小青,你为我默默付出了这么多,我要给你一个家,给你一个永远的承诺。”

“你现在事业蒸蒸日上,你以后会踫到更好的女子,而我只是一个卖油女。”

“小青,不要这么说,没有你,也不会有我小强今天。”

“你是因为责任,才要和我结婚吧?”

“因为爱的责任。”

“有你这句话,我也心满意足了,可我却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爱着我吗?”

“现在已经不爱了,你忘了过去吧。”小青哭着跑了出去,留下一脸茫然的小强。

垂头丧气的小强回到家里。

“小强,你怎么啦?”

“妈妈,我向小青求婚,她却说不爱我了。”

“唉,小青这孩子命苦啊。”

“怎么要这么说,妈妈?”

“一年前,小青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她患有先天不孕症。”

“难怪,这一年里,她一直都有意避着我。”

“小强,现在她家的油厂生意却衰落了,我们家都欠小青家一份情啊。”

“妈,不管她能不能生孩子,已经不重要。”

“小强...”

“是的,妈妈,我要娶小青。立刻,马上。”


“你怎么又来了?”

“我岳父家,怎么不能来。小青,你今天如果不戴上这个戒指,我就不起来。”

“我们缘份已尽,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小青,有没有孩子,已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要有你,有你就有家。”

“没有孩子,那不是一个完整的家。”

“小青,除了孩子,我们什么都有了。”小强上前抱住了小青。

“你真的不后悔?”

“小青,我们这一生,痛苦和骄傲,都要一起拥有。”

“可是我太喜欢孩子了。没有孩子的家,终归太冷清了。”

“我们可以去抱养一个,好吗?”

“好的,你不是喜欢女孩吗,我们就抱一个小梦莉。”

“好的,我喜欢小梦莉。”

“我们在县城,先买个房子,我已经有了首付,有了房子,就是一个真正的家了。”

“在房子这件事上,你要按我的意见来。”

“你说,什么规格的,一定照办。”

“我们先不买房子,你用这钱去读自费研究生,将你的绘画再提升一下。”

“房子是给你和梦莉准备的,没有房子,我们的家就不像家。”

“房子不急,我们先可以租的。只要有心爱的人在身边,到哪都是家。”


(四)给我和TA一个家

时间滴答滴答,时间回到2008年。

小强和小青已经喜结连理,并且抱养了2岁的茜茜。

在小青的要求下,小强没有在城区买房,去省城读了研究生。

小青在省城开了一间粮油铺,带着茜茜,给小强加油。

小强在省美术学院,师从大名鼎鼎的吴教授,加上小强的聪明好学,小强的绘画天赋开始在全国崭露头角。

因为绘画的需要,小强常去吴教授家。

吴教授有一个16的小女儿吴歌,她也是从小学画,常热情地叫小强“师兄”。

小强常热情地和她交流绘画心得,因为当时吴歌还小,小强并没有往心里去多想,只是叫她“小师妹”。

同样有这样一道心理测试题:如果要你在你爱的人和家人做一个选择,你会怎么做?

这道题可能不是那么好回答,尤其对于一个男人来说。

由于有了吴教授的专业指导,再加上吴教授在绘画界广深人脉的渗透,天赋过人的小强在美术界一路青云。

小强和小青一起,慢慢的在省城买了房。

茜茜也一天天长大,三口之家,过着幸福而平静的生活。


时间到了2015年,吴歌也23岁了,她也从北京的美术学院毕业。

小强没有想到他在北京的一次画展,给他的生活,给他的家庭带来了一场地震。

为了庆祝小强北京画展的成功,小强的几个朋友,还有吴歌,去酒店庆祝。

接下来,故事有些老套,小强和吴歌都喝大了。

男人有两种情况下最容易犯错误,一是面临太多选择的时候,二是喝醉酒的时候。

故事更老套的是,不久吴歌怀孕了。

“强哥,你不是一直说,有了孩子才是一个真正的家吗?”

“吴歌,是我对不住,我已经有了一个家了。”

“是你在酒店说你爱我,我才跟你进房间的,我并不是一个随便的女孩。”

“我做了错事,是我的不对。”

“你只需要回答我,爱还是不爱?”

“吴歌,我不知道。”

“那就是不爱。”

“吴歌,我是个有老婆和女儿的人,我身上有家庭的责任。”

“你脱我衣服的时候,怎么没有说责任?我现在怀孕了,难道你就没有责任?”

“你把孩子拿掉,我给你一大笔补偿,好吗?”

“你们男人是不是觉得,你们就是救世主,可以用钱摆平一切?”

“吴歌,你要让我怎么做?”

“做孩子的爸爸,给我和TA一个家。”

“除了家,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除了家,我什么都不要。”

“……”


(五)我叫吴悔

家的前面 ,有你扬长奔跑过的街

家的後面 ,有你哭泣笑闹的房间

如果这次你没说再见 ,是为了要我想念

这一面星空下/你的气味/盘据着我的周围

那一句忘了说的,我好爱你/你听见了没...

(摘自A-Lin演唱的《家》)


2017年夏天,苏强带着小青,还有女儿茜茜,一家子远去美国旅游,并特地去了W美术学院看一个画展。

丈夫和女儿专注于看画展,小青便坐在一个角落里休息。

小青无意间发现一个五六岁的华人男孩在旁边玩耍。

这个男孩的脸像极了老公苏强,在强烈好奇心的驱动下,小青走上前和他聊了起来。

“小朋友,你会说中文吗?”

“我妈妈是中国人,我当然会说中文了。”

“小朋友,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玩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我的爸爸妈妈就是这所学校的老师,我当然会在这里玩了。”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吴悔。”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