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不去打扰你平静的生活

法国巴黎:街头小馆。良辰美景,才子佳人,在这样一个浪漫的地方,如果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岂不是最大的辜负?


还没下班就接到了好友苏君的电话:下班了陪我去喝酒!

我想前几天复活节放假刚聚过,今天才过了两天。

不过年不过节的想去喝酒一定是有情况,我问他:怎么了?

苏君没有多说,苦笑着说:心里憋屈,见面详聊!

一路地铁左转右转,到了苏君预定的中餐厅。

中餐厅是苏君选的,古色古香,墙壁上贴着古典壁画,一副十年前怀旧的风格,看来很符合他现在的心情。

“她要来巴黎了!”刚见到苏君,他就激动的跟我讲。

“她?哪个她?”花了几秒钟,我才反应过来:还能有哪个她,除了他那个念念不忘的初恋。“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们俩不是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吗?”

看到我反应过来,苏君笑了笑:表示这才是有默契的基友,不用解释就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偶尔会偷偷看一下她的微博”苏君顿了一下:“其实上次看已经是大半年前了,昨天晚上又去点了一下,突然发现她下个月来巴黎出差。”

我不忍心打断他:“人家都已经是两个娃的妈了,你现在还在惦记着吗?”

他苦笑了一下:“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叫你出来喝酒的原因。”

接下来,苏君又把他对我们讲过很多遍的往事,又重新碎碎念了一遍。

苏君和他的初恋是国内同一所大学同届的同学,但当时他们彼此并不认识。

大三的时候,他们都到法国尼斯去交流学习两年。在一次朋友聚会上,他俩认识了彼此并发现是校友。

刚到国外,语言不通、生活不通、学习不通,什么都不通。

尤其是租房,在法国这边,一般而言房子里没有任何家具。床、桌子、椅子、台灯、等等统统需要自己买。如果光是买还好办,但要把家具从商店搬回家,对一个女生来说显然是难度太大。

遇到困难先找校友,一来二去,他成了她的专属搬运工。他们就熟络了起来,从校友变成了熟人。

这样的熟人关系持续了半年直到除夕夜。在海外的留学生大部分都是孤单的,除夕的时候大家聚会把酒言欢。聚会完毕已是凌晨一点,自然是他送她回家。

霓虹闪烁,夜色静谧,帅哥美女夜归,暧昧的情愫开始在两人心中萌生。

但这种美好的感觉只持续了半个小时:送她回到家时,他们发现她家被撬了。

她吓的大哭,他帮她报警、录口供、陪她,忙完这些已经是凌晨五点了。

接下来,不知道是那天被凉风吹的,还是被吓的,平时不怎么爱生病的她发烧了。

他陪了她整整三天,熬粥、买菜、做饭,然后帮她重新换房子、搬家。异国他乡,举目无亲,遇到困难时,如果有熟悉的朋友来帮一把的感觉真的会是温暖无比。

这个时候,两人的关系就差一层窗户纸了。

南法的天气一年有300天都是晴天,更有迷人的蔚蓝海岸。

他约她去海边散步。

落霞与孤鹜齐飞,海水共长天一色。

微风吹起她的发,他觉得她美极了。

良辰美景,才子佳人,在这样一个浪漫的地方,如果不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岂不是最大的辜负?

他捅破了窗户纸,两人由暧昧关系正式升级为恋人。

接下来的一年,他们的足迹遍及了整个欧洲大陆。

在伦敦大本钟前,她望向他的时候,眼里满满的都是情,如同一汪秋水:“跟你在一起真好”。

在巴塞罗那圣家堂,他握着她的手温柔的说:“我要带你看遍全世界的美好。”

在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看着橱窗女郎,她揪着他的耳朵威胁道:“如果你以后敢来这样的地方,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在卢森堡阿道夫大桥,他默默的想:“我一定会更加的疼你、爱你”。

在布鲁塞尔撒尿小童前,她窝在他的怀里撒娇:“以后我们也会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宝宝。”

在布拉格广场,她和他都许愿“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永远在一起”这句话永远都不要说那么早,因为在命运面前这句话是这么的苍白无力。

美好的时光匆匆过去,转眼就到了毕业季。何去何从是缠绕在恋人心中不散的阴霾。

他拿到了巴黎的读博offer,导师是专业最牛的大牛。

她拿到了澳洲布里斯班的工作offer,单位是业内人士听到了就会两眼放光的单位。

两人的offer都会给他们带来一个灿烂的未来。如果想要继续在一起,势必要有一个人放弃。

二十岁出头,是最好的年纪。和众多少男少女一样,最好的年纪总是想要飞的更高。于是他们决定各自继续各自的offer。

分开前一个月,他们一起去了瑞士少女峰。

看着冰雪与山峰、阳光与浮云,他们说:如果我们能在这里隐居一辈子,该有多好?

他们像电视剧里面一样约定:我们不分手,八年以后,你若未嫁,我若未娶,我们就结婚吧。

一个月后,他送她去了机场。不可避免的,抱头痛哭。

从此两个人的人生像过了相交点的直线一样,越离越远。

刚分开的日子,每一天都特别的难熬,每天他们都在QQ聊一会,或是写邮件。

“今天我这里天气不错,巴黎呢?”

“今天我去看考拉了,好可爱,萌萌哒!”

“今天上班被老板骂了,心情不太好……”

……

终于熬到了寒假,他坐飞机去看她。从巴黎到布里斯班没有直达的航班,要先花12个小时飞到香港,再花9个小时从香港飞过去。

他来到她的城市,走过她来时的路。

虽然很累,但很值得:这是来之不易的幸福。

回到巴黎之后,他们继续保持联系。

“今天我搬家,唉,没有人可以帮忙,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今天我们单位聚会,晚上很晚回来,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孤身一人在海外的困难,她重新经历了一次,只是这一次,他再也没有办法帮她解决了。

“今天我去看大堡礁了,跟尼斯的海一样美,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今天我看到袋鼠了,比想象中要肥硕,要是你在我身边就好了。”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相隔半个地球,渐渐地,现实开始露出它狰狞的一面。

她的邮件回复的越来越慢,QQ回复的越来越少。

他心里已经预感不对,但仍旧怀有侥幸心理。

他祈祷那一天来晚一点。

但那一天终于到了。

她给他写了一封长长的邮件,大概意思就是说:你以后不用每天给我写邮件了,我现在不方便。

他追问。

她说:我有新男朋友了,一直不知道怎么跟你讲……他是比我大三岁的师兄,半年前的事。

他在瞬间泪奔:说好的八年之约呢,怎么说不算数就不算数了?

从此,两个人的人生远离的速度变得更快。

这个时候,似是为了应景,餐厅里放出周董的歌曲,

“从前从前

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风渐渐

把距离吹得好远

好不容易

又能再多爱一天

但故事的最后

你好像还是说了

拜拜”

故事的最后,还是说了拜拜。

虽然知道结局不外乎这样,但结局揭开的一瞬间还是血淋淋。

刚开始他很愤怒,觉得是她先放手,觉得是她抛弃了他。于是他删掉了电脑里他们所有的照片。

他失魂落魄的沿着塞纳河从埃菲尔铁塔走到巴黎圣母院,又从巴黎圣母院走回埃菲尔铁塔。

他在塞纳河边一遍喝酒一边流泪。电脑里面的照片可以删除,脑袋里的回忆能删除么?

他想在这里坐整整一晚上,但巡夜的警察把他送回了家。

“现在想想,其实她真的挺替我考虑的,告诉我分手也是在周末,这样可以最低程度减小对我的影响”。

他在宿舍睡了整整一个周末,醒来之后决定用工作来麻痹自己:以前美好的回忆现在变成了毒药,当你不想那些毒药自动闪现在眼前时,最好的办法便是转移注意力。

于是他像疯了一样工作,早上6点就起来,到实验室工作到晚上12点再回去。

还真是管用,当你专心手头的工作时,确实会忘记不愉快的事情。

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系主任找他谈话了。

法国人并没有加班的习惯,大家喜欢悠闲的生活。“有人投诉你经常晚上来加班工作,如果你这么勤奋,会给他们带来了压力”系主任说:“而且晚上来加班也不安全,还浪费能源。”

好吧,既然不能在实验室加班了,那么只好在家里加班。

但在家里加班有个坏处就是,眼睛还是不是的想去扫一下QQ。

只是那个灰色的头像已经不会再跳动。

这样半生不死的生活过了大概一年。

有几次,他终于忍不住给她QQ留言,但她并没有再回复。

但他已经不再像刚听说分手时那么愤怒,他开始慢慢的理解她:

异国他乡,你让一个女生在需要帮助的时候怎么办?

自己又不在他身边,帮不了任何忙。

但有些事情,必须需要男人帮忙。

海外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优秀的男人。

分手了,日子还要继续。

“听说她的新男朋友做生意很厉害,在澳洲做的风生水起。”从朋友的朋友那传来的小道消息让他心里有点小难受。

于是他更加勤奋的工作,是偷偷的勤奋。

他努力的工作得到了导师的赏识,发表了大量的顶级论文,最终留在巴黎拿到了教职。

“谢谢你,在最美好的年纪,陪我看遍山水。”

“谢谢你,给我留下这么多美好的回忆,让我的青春没有白过。”

“谢谢你,最分手的时候,也要把对我的伤害降到最小。”

“谢谢你,在分手以后仍然激励我,拿到这里的教职,是送给我最后的礼物”

当然这都是后话。

在他们分手四周年的时候,他去了瑞士,在雪山下住了一个月,算是对过去的告别。

只是偶尔在夜里,他还会想起她。

他经常还是会回忆那些过去的美好,那些美好的回忆像糖果一样甜蜜。

只是这些回忆变得越来越模糊,像是那些糖果吃一次便少一些。

于是爬起来偷偷的搜她的微博,远远的看一下她现在的生活。

但也仅看看而已,不会再点赞,更不会再留言。

时间终究是最好的疗伤药,似乎就要治愈由于空间带来的失恋。

“那你打算联系她再见一面吗?”我问。

“其实我也就是这么一说而已”他苦笑了一下,“不然就直接联系她,不会叫你出来陪我喝酒了。”

“她现在过的很好,老公很爱她,她也很幸福,家庭和睦,事业顺利。”

“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不去打扰她平静的生活。”

听到这句话,我觉得他已经释怀了。

我见过不少的恋人分手后,由爱生恨,如同杀父仇人。见面必骂,不见面也骂。你们当初真的爱过吗?

我也见过不少恋人分手后,由恋人降级为备胎,藕断丝连,继续打情骂俏。话说你们不觉得尴尬吗?

分手之后怀有感恩之心的人很少能有。

有些分手,谁都没有错。

错的是我们过早的相遇,不能陪你一辈子。

错的是命运大手的拨弄,谁也无力抵抗。

至于见面,大可不必。因为各自已经有了新的生活。

更无须了解她是否过的好不好。

如果知道她过的比你好,或许你会难受。

如果知道她过的比你不好,或许你会更加难受。

更何况,无论她现在过的好与不好,与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你现在爱的、回忆的其实已经不是她了。

只不过是自己心中的影子,和那时的青春。

既如此,不如不见,不如相忘于江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