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仿《三侠五义》卷尾词

《三侠五义》卷尾原词(朱敦儒):
日日深杯酒满,朝朝小圃花开。
自歌自舞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
青史几番春梦,黄泉(红尘)多少奇才。
不须计较与安排,领取而今现在!

狗尾滥仿一试:

草莽代行公道,忠贤力践清裁。
或仁或义本当该,自信从容慷慨。
侠气纵缘闲事,江湖必有由来。
一朝了却旧情怀,留与亲朋挚爱。

有人说,用朱敦儒这首词作为《三侠五义》的卷尾词,将诗、酒、花为乐事的闲淡生活作为三侠五义归隐的期许。这或许与原书风格一致,也能反应作者的旨趣。

然而,这种归隐结局却令人怅然。

《三侠五义》之所以能成为当今一大IP,当然是因为它风流闲逸而又积极进取的当代价值,而非清而淡之、空而远之的漫漫归隐路。

就算要归隐,也应该是干净利索、不带走一片云彩,却又随时可以准备卷土重来,再度傲笑江湖!

仅以此心情,小记。感谢各位书友,奉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