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可以语冰

图片发自简书App

“砰”~这是第n次和心心言语不和,周周关上宿舍门,用了六分力,一半小心谨慎,一半怒不可遏。当然,怒不可遏在心里。周周现在还不是个干脆的人,不会用‘打一架’的方式来处理问题。

打一架的方式是覃方提出的,覃方是周周的高中同学以及大学同学。她曾经说:“你和你们宿舍的心心再言语不和,拜托不要用像冷战这样的冷暴力来处理问题好吗,打一架多好,打完了又可以又欢天喜手挽手的去吃火锅。”

周周仿佛能通过这段话看到覃方挥斥方遒,指挥天下的样子。真干脆。周周想。但是我不是个干脆的人。心心也不是。说不定打一架的方式会变成我打她而她不还手,从冷暴力变成暴力。

心心是周周的室友,是和她每天同进同出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逛街的人。她待周周特别好,又会为他人着想,而且两个人又是那种内敛,温温柔柔的性格,所以很快在这个来自四面八方的大学宿舍里结成了同盟关系。刚开始关系还不错,可是时间久了矛盾就出现了。

心心喜欢看动漫,喜欢看小说尤其是耽美;而周周喜欢看韩剧,尤其爱悬疑推理剧,喜欢看书,各种类型都看除了耽美。两个人通常是你讲你的动漫耽美,我讲我的韩剧案子。两个人讲的口干舌燥的,彼此望望,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在听。

心心喜静不喜动,她的格言是生命在于静止。通常周末都是待在宿舍睡觉看动漫,能坐着就决不站着,能躺着就决不坐着。如果外卖能送到宿舍里而不是宿舍外,她完全会在宿舍从周五下午待到周日晚点名。而周周却是喜欢什么都去尝试一下,她想每天晚上去跑步,她想周末出去逛逛。两个人常常会在周末因为出不出宿舍去吃饭而闹得不愉快。

心心期末的时候喜欢在宿舍复习,对于成绩也是一种得过且过的态度。而周周期末喜欢在自习室去复习,家境不好的她希望能拿到奖学金。两个人在期末的那段时间说不不了几句话,通常是心心还在睡的时候周周就已经出了宿舍门,晚上周周回来太累就更不想说话,偏偏心心也是不爱说话的人。两个人在这个时期的友情降到冰点。

心心宽容而大度,周周通常觉得愤愤不平的事,心心却提也不提。周周有时候向心心抱怨,问她心里会不会觉得不舒服不好,而心心仿佛从来都没当回事。久而久之,周周就不敢向心心抱怨了,抱怨了也收不到想要的话,还会从这鲜明的都比中看到自己的小肚鸡肠。再后来,周周连八卦都不想和心心说了。别人朋友都是一起谈八卦一起各种吐槽,从而拓展到各方面的话题,友情迅速升温。从然而心心和周周少了这种沟通方式。

老天证明,心心和周周都是好姑娘,她们两个人也是在乎彼此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的话越来越不投机,甚至到了无话可讲的地步,冷战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周周也知道求同存异,也有很多人这样劝过她,她也尝试过,可是好像没有什么效果。这次也只是因为简单的报考英语六级的事,两个人有了分歧。

周周走出宿舍打算去找覃方吃饭,然后跟她说说她又和心心冷战了。走着走着突然想到覃方对她说一段话。

你请别人做一件事,你想让别人做的是百分之百,而你表达的是百分之九十,别人别人听到的只有百分之八十,记住的是百分之七十,真正理解的只有百分之六十,执行的是百分之五十,而真正做到的只有百分之四十,让你满意的却只有百分之三十。谁都没错。

或许是我们的沟通这件事客观上就存在问题,而我们却将客观的问题问责于主观,所以问题越来越大。

夏虫不可以语冰。不同层面上的问题根本不能当一件事讲。

下次我或许能用‘打一架’来解决问题了,这样既节省精力,又节约时间。简直就是节能又环保啊。也许以后我会干脆些。

周周这样想着,转身又回了宿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